【原創】《爝火記》 清末道門的詭異傳說 皇極生象 玄潭尸蟾 息城人鲞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09-29 07:55:48 點擊:261247 回復:5413
脫水 打賞 看樓主 設置

字體:

邊距:

背景:

還原:

上頁 1 2 331 下頁  到頁 
  《爝火記》
  五行歸土,分二氣而定三才,九轉元神成一體;
  八卦分金,播四時以成六紀,七星打劫歸十宗!
  ——題記
  一、水厄

  光緒廿一年的中州大地,雖然早已入了孟秋時節,但依然悶熱難耐,即使坐在樹蔭之下,也感覺不到一絲兒涼風。老人們都說,天上下火,秋老虎來了。能在這樣的天氣里無憂無慮玩耍的,大概只有天真爛漫的孩童,這不,在吳樓村東頭那株合抱粗的古柳下,正有五六個孩子在追逐嬉戲。他們都是吳樓村的,論起來還是本家。吳樓村有八九十戶人家,祖上據傳是從汝州遷來的,看到這里土地肥沃人煙稠密,就在此落腳生根,經過幾代瓜瓞繁綿,竟也成了一個小小的村落,便和周邊的村子一般無二。

  要說村子里唯一有點特別的,就是村東南棗林旁邊的吳秀才家。吳秀才大名孝全,自幼熟讀經史,十六歲便接連通過縣試府試院試,其在院試的考卷被當時的學政推為最優,眼看著飛黃騰達指日可期。不料后面卻功名蹭蹬,連續五次鄉試不第,遂絕了榮華富貴的念想,在家中開了一個私塾,一面贍養老母吳林氏,一面潛心教授自己的獨子吳緒昌,盼著他能功名有成。吳緒昌也真夙慧早達,才七歲便已熟讀四書五經,旁人看來艱澀難懂的程批朱注,他隨口便能解釋得頭頭是道。此刻的吳緒昌也在那幾個玩鬧的孩子之中,不過他最是矮小瘦弱,才跑了一會兒就累得氣喘吁吁,靠著大樹呼哧呼哧喘成一團。

  “小昌,快來抓我們呀,攆不上就是大烏龜!”其他幾個孩子見吳緒昌駐足不追,都停下腳來起哄。

  吳緒昌將小辮子往腦袋上一盤,眼珠滴溜溜轉了兩轉,猛地站直了身體,大叫道:“你們才是大烏龜哩!”拔步便向幾名玩伴趕去。剛剛跑出幾步,卻生生定住了腳,眼神愣愣地盯住前方。

  幾個孩子都覺得奇怪,他們順著小昌的眼神向前望去,就看見前面靠近村口的位置站著一個孩子。這個孩子大約八九歲的樣子,穿一身藍布褲褂,看起來大約比小昌要高半個腦袋,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肉白皙如雪,不像是窮人家的孩子。吳樓村的孩子們平時雖然都在附近瘋玩兒,但是對于這個陌生的孩子,誰也沒有見過。

  那個孩子看見小昌愣愣地盯著他,抬起腳步慢慢地靠了過來。他走路的方式很奇怪,不像一般的孩子那樣連蹦帶跳,而是重重地拖著步子,一步一步地挨了過來。

打賞

329 點贊

主帖獲得的天涯分:0
舉報 | | 樓主 | 埋紅包
樓主發言:2875次 發圖:0張 | 添加到話題 |
作者:木子阝日 時間:2018-09-29 08:08:43
  之前一直在追樓主的闡幽錄,被樓主的文字深深圈粉!如今樓主又出新作,馬不停蹄趕來支持?。?!
  • 陟云子: 舉報  2018-09-29 09:17:11  評論

    感謝李陽兄支持!
  • lum003: 舉報  2018-12-02 12:17:44  評論

    評論 陟云子:昨天剛剛看完《闡幽錄》......
剩余 4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木子阝日 時間:2018-09-29 08:10:53
  希望有更多的朋友能夠在這里找到一片小天地,愛上這里。也希望樓主能夠再創佳績,為大家帶來更多佳作,在此先謝過樓主啦!
我要評論
作者:愛上肥波的光頭強 時間:2018-09-29 09:03:04
  支持樓主新作,期待更多精彩!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09-29 10:50:36
 ?。ㄕ模?br>
  他走到小昌跟前開口問道:“我能和你們一塊兒玩兒嗎?”聲音雖然不大,但每個字都說得異常清晰,泠泠然仿佛碎玉相擊。小昌被他的聲音吸引住了,不由自主地就點了點頭。

  小昌這才發現,這個人前胸有碗口大一塊水漬,連帶著衣服都濕漉漉地貼在身上。在他右胳膊上還有一塊指甲大小的泥污,隱隱泛著綠藻的痕跡,但他似乎對此渾然不覺。

  其他孩子這時候也圍攏了過來,他們七嘴八舌地問道:“你是哪個莊上的?”“你叫啥名?”那個孩子對這些問題置若罔聞,他伸出右手食指點了點自己:“你們跑,我來追?!?br>
  孩子們在意的其實并非他的來歷,只是出于天性中的好奇才會如此,見他愿意陪大伙兒一塊玩,便也沒人繼續追問下去。在這些吳樓村的孩子當中,年紀最大的是小昌的堂叔荻生,他一面飛速跑開,一面大聲嚷著:“好,等我查十個數你再來追!”他口中念叨著數字,小昌等孩子四散向外奔逃。荻生有意念得很慢,等十個數數完,孩子們和他已經隔了十多丈。荻生料定對方無法追趕,將兩手神氣地往腰間一叉:“你追吧!”
  聽聞荻生的喊叫,那個孩子活動了一下手腳,大踏步地趕了過來。不過他第一個追的卻并非荻生,而是離得最遠的小昌。小昌一愣神,掉轉頭撒丫子就跑。

  小昌跑出去沒幾步,就聽得后面腳步咚咚,聲音越來越近。他扭轉頭一看,嚇得舌頭半天縮不回去,剛才對方還在老遠以外,怎么眨眼間就追到自己背后了?就在他錯愕的瞬間,對方的右掌已經拍到肩頭,隨之而來的是一句冷冰冰的自言自語:“一個!”小昌心頭大駭,奮力聳動肩膀,那孩子似乎也沒想抓住小昌不放,小昌一下子便掙脫出來。這工夫他的指端無意間觸到了對方的胳膊,只覺觸手冰涼徹骨,宛似摸到了大冰塊子,他全身禁不住機靈靈地打了一個寒顫,雖是在酷熱之中,雞皮疙瘩還是一下子都起來了。他剛要開口問對方手怎么會這么涼,卻見對方早已跑到數丈開外,正全力以赴地追趕荻生。
剩余 2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09-29 11:57:16
  這本書的主人公是在《闡幽錄》中出現過的戰東道翻垛子吳緒昌,主要講述他在加入戰東道之前的一些經歷,希望大家能夠喜歡,也希望得到各位師兄一如既往地支持!
我要評論
作者:ty_拽拽130 時間:2018-09-29 13:32:14
  之前一直在追樓主的闡幽錄,被樓主的文字深深圈粉!如今樓主又出新作,馬不停蹄趕來支持?。?!
剩余 1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as4755931 時間:2018-09-29 14:35:46
  一句話沒有了
我要評論
作者:sxlmw 時間:2018-09-29 15:09:33
  靜待書更...
我要評論
作者:溏楓 時間:2018-09-29 15:44:23
  火速留名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09-29 16:33:45
 ?。ㄕ模?br>
  荻生拽開大步,就像一道閃電一樣劃過田埂間的土路,然而這不知從何而來的怪孩子分明更快,小昌雖然全神貫注地盯著,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門,幾個起落已趕到荻生身后,同樣一巴掌拍在了荻生的后脊梁上。荻生聽到他喊出“兩個”,雖然滿臉不服,但既然被趕上了,自也毫無話說。而那怪孩子腳步不停,又去追其他人了。

  吳樓村的孩子們雖然腳步迅捷,但很快大家都發現,別看這怪孩子走路姿勢古怪,但論到奔跑速度,這些人中可沒一個是他的敵手。不過片刻之間,大家紛紛落入他的掌握。而換成其他人來追,卻沒有人能攆得上他。

  這種追逐游戲都是大家水平相當才有意思,而如今那怪孩子明顯比其他人高出一大截,自然讓大伙兒覺得索然無味。因此玩了一會兒之后,荻生首先提議:“咱們玩點別的吧!”其他孩子都點頭附和,但究竟玩什么,卻沒人給出個準主意。他們成天聚在一塊兒掏鳥蛋、捕知了、捉蝗蟲、烤麥穗,凡是能玩的都玩過,的確沒什么新鮮玩意兒能讓所有人都提起興致。

  就在這時那怪孩子開口了:“我有一個好去處,保證你們都沒去過?!北娙说奈缚谝幌伦佣急坏趿似饋?,有心急的孩子更是大聲嚷嚷:“你快說是哪里?有啥好玩的東西?”那怪孩子嘴角上翹,露出兩排雪白的牙齒,小昌正站在他的對面,將他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里。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這笑帶著些古怪。但聽他一字一頓地說道:“東大坑?!?br>
  一聽這話,孩子們一下都沉默了。東大坑就挨著村東吳三丁家的兩畝水田,吳家先祖剛遷到這里時也是個溜平地兒,只不過后來人口漸多,家家都要取土建房,當時的族長擔心取土不均惹來宗族內斗,便讓大家都去村東頭取。到后來不僅僅是蓋房子了,就是壘個豬圈、墊個雞窩大家也從坑里取土。時間一長,那兒便成了一個深達數丈,方圓百來丈的大坑。每到夏季霖雨沛降,坑中總會存些積水。這坑里又不和外面的河湖溝岔相通,最后成了一個死水泡子。不過雖說是一潭死水,但年深日久里面也生出一些水藻青苔,再后來有人發現內中竟也有魚有蝦,但這種死水坑中的魚蝦土腥味兒極重,無論怎么做都不好吃,所以里面的魚蝦并沒有捕撈。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09-29 18:07:44
  晚上還有一更,自己先頂起來!
剩余 1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ty_137540892 時間:2018-09-29 18:32:56
  很喜歡樓主的風格,樓主的文章一直在看,期待樓主能再接再厲,再有創新,給我們帶來更好的文章!
我要評論
作者:SXM0214 時間:2018-09-29 20:21:43
  支持支持支持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09-29 21:19:04
 ?。ㄕ模?br>
  要是僅僅如此也沒什么特別的,奇就奇在東大坑十多年前曾經接連淹死兩個人,而且死得都頗為蹊蹺。第一個死的是村里剃頭匠吳順的媳婦兒小荷包。小荷包從娘家回來,抄近路從東大坑回家,被坑邊一塊石頭絆倒了,腦袋恰好栽進了坑邊的淺水里。當時還是白天,路上行人不少,有村里的人碰上,趕緊把她從水里拽上來。原以為她只是磕了一下,不會有什么大礙,但翻過身來一看,嗆進嘴里一口水——死了!小荷包并非善終,因此沒進吳家的祖墳,吳順心疼媳婦兒,特意在村外請人給找了個好地葬了。

  吳順平時為人和善,當天前去幫忙的人不少?;蠲ν炅吮娙艘坏阑貋砣琼樇页燥?。路過東大坑時,光棍吳小四非說自己干了半天活,全身都是臭汗,得下去洗個澡。一眾老少爺們也樂得看他出洋相,說你下去就下去唄。吳小四脫了個精赤條條,一個猛子扎下水去,向前躥出老遠。眾人在岸上說說笑笑,想等他洗完了自己出來,過了半天才有人想起來他有一陣兒沒露腦袋了。面面相覷之下,兩個青壯后生跳下水去,結果他們摸了半天,總算在渾濁的水下找到了吳小四。這家伙也不知中了什么邪,在水下努著腮幫子,瞪著兩牛眼,死死地抱住一塊大石頭不放。那兩后生大著膽子想要將他的手指從石頭上扒下來,結果沒能成功。他們鳧出水面,又喊來幾個膽大的人一同幫忙,總算將吳小四連同那塊石頭一起推到了岸上。

  按道理說剛死的人身體都是軟乎的,可吳小四卻硬梆梆的像塊榆木疙瘩,怎么樣都無法改變姿勢。村里人無奈,只好將吳小四連同石頭埋了。普通的棺材盛不下吳小四,族里的人給他釘了個木頭盒子,他像癩蛤蟆一樣蹲在盒子里,兩只已經渾濁的眼珠依然努力地瞪向前方。到后來村里都流傳著一句俏皮話:吳小四下水,大白天見鬼!

  正因為有了小荷包和吳小四的前車之鑒,東大坑才成了村里的禁忌之地,不單單是孩子,就連壯似牛犢的車軸漢子都很少往那邊靠。小昌從小就聽過奶奶嘮叨,說什么東大坑里有鯰魚精,專吃細皮嫩肉的小孩,當時就嚇得小昌一個勁往奶奶懷里拱。此時聽那怪孩子說出東大坑的名字,他立時怯怯地出聲反對:“我奶奶說了,不讓我去那里玩?!蹦枪趾⒆悠财沧?,看那意思,分明是在嘲笑小昌膽小。
作者:愛上肥波的光頭強 時間:2018-09-30 06:57:48
  早上支持樓主!
我要評論
作者:魔鬼筋肉貓 時間:2018-09-30 08:42:33
  @陟云子 :本土豪賞1個碼字光榮(100賞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寫書,好女要碼字?!?a class="dashang-btn" href="javascript:void(0);">我也要打賞】
我要評論
作者:木子阝日 時間:2018-09-30 10:05:49
  頂樓主
我要評論
作者:汪寶寶來啦 時間:2018-09-30 10:43:29
  @陟云子 :本土豪賞1個(100賞金)聊表敬意,對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a class="dashang-btn" href="javascript:void(0);">我也要打賞】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09-30 11:54:59
 ?。ㄕ模?br>
  荻生年紀雖說比小昌要大,但若讓他挑頭帶領大伙兒去東大坑玩,那也是萬萬不敢的。但他是吳樓村這幫孩子的頭,平時外村的孩子來村里鬧事,他總是挺身而出,第一個沖上前去,與對方爭出個高低上下。若是說不攏了動上手,他也總是頂在最前,即使是被打得鼻青臉腫也毫無怨言。此刻他見對方藐視小昌,心頭那把火苗騰地一下子躥了起來,他沖那怪孩子嚷道:“東大坑就東大坑,誰怕誰呀!”那個怪孩子淡淡道:“好,誰不去誰就是小狗!”荻生將下巴一揚,右手重重地拍在胸脯上:“對,誰不去誰就是熊蛋包!”

  兩個人賭咒似地互相瞪了一眼,齊齊邁步向東大坑走去。其他孩子相互看了看,也都各懷心思地跟在了荻生后面。唯有小昌牢記家里人的囑托,雙腳和陷進泥淖中一樣半天沒挪窩兒。他爹吳孝全雖說是飽讀詩書的碩儒,但對小昌是出了名的嚴厲,小昌見了他爹跟耗子見了貓似地。若是讓爹知道了他去東大坑,一頓責罵是免不了的,說不定還要挨笤帚疙瘩。然而荻生走出兩步,眼角瞥見小昌沒有跟上來,便又跑回來不由分說地拉起小昌:“走,今天咱都去,不能讓外人小瞧了吳樓村的爺們!”小昌拗不過,只得和他們一同走了,一邊走他還一邊拿“長者賜,少者不敢辭”安慰自己,心說荻生是自己的長輩,爹平日里總是將孝悌友愛掛在嘴邊,只要我不下水,這事兒總還有轉圜的余地。

  幾個孩子來到東大坑邊上,正是日影西斜時分。分開幾叢稀疏的蘆葦,一個鏡面似的水泡子赫然呈現在眼前。夕暉投射在平靜的水面上,現出萬點粼粼的波光。這里不像村中那樣熾熱,甚至有微微的涼風從對岸吹來,而那些波光也就在涼風的吹送下瀲滟著層層漾開,一路蕩到腳下的淺灘上。小昌雖然也綜合其他孩子到鄰近的清水河中戲水,但這樣的美景卻還是第一次見到,原來這里并不像奶奶說的哪樣蝦仁,因此禁不住有些呆怔。
我要評論
作者:愛上肥波的光頭強 時間:2018-09-30 13:57:42
  這里的小昌和闡幽錄中的反差有些大呀。
我要評論
作者:公子柳2018 時間:2018-09-30 14:01:02
  樓主新作,支持支持
我要評論
作者:oookuku 時間:2018-09-30 14:48:50
  前排占位置,謝謝樓主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09-30 16:41:30
 ?。ㄕ模?br>
  那邊荻生卻已和怪孩子在口上較上了勁:“你說吧,玩點啥?”那怪孩子目光遙遙望向遠處,一對眸子像兩汪深邃的玄潭,竟有些深不見底的意味:“平地上你們攆不上我,水里你們同樣也不行?!陛渡幕鹩直还捌饋砹?,他自負水性精熟,平時在清水河中不換氣可以撐上一盞茶,哪能受得了這個激,他質問那怪孩子:“誰說的?我就行!”那怪孩子未受他情緒的影響:“那咱們就比試比試,我自己算一幫,你們算一幫?!陛渡俸倮湫Γ骸安挥盟麄儙兔?,我一個人就能贏你,你劃出道來吧!”那怪孩子說道:“平時游水咱們身子都在水里,那算不上啥本事,誰能從這面游過去再游回來,身子在水面上露出的多就算誰贏,怎么樣?”荻生傲然不懼,并且生恐他反悔,馬上接道:“一言為定!”又看向小昌、英杰他們幾個:“你們都給我作證,免得他一會兒抵賴!”英杰大聲道:“放心吧,我們都盯著呢,他賴不了的!”

  荻生甩掉短衫,只穿一條犢鼻褲下了水。只見他伸胳膊蹬腿,如同靈活得白魚一樣躥出去六七尺,來到水稍微深一些的地方,而后嘩地一聲探出濕漉漉的小腦袋和半個身子,緊接著他上身挺直,借著上浮之力就勢將雙腿向內一盤,自然而然地交叉在了一起。人在水中原本需要憑借雙腳踩水才能不沉,他這樣一盤身體立刻向水下沉去。但他不慌不忙,保持著上半身的盤坐姿勢,兩腿有節奏地擊打水面,打彎的雙腿宛似兩片槳葉,膝蓋擊在水面上劈啪作響,但見水花翻濺不歇,他不僅沒有沉下水去,反而在雙腿的擊水下緩緩向前行進。英杰等人雖然早就見識過他的水性,見此也齊齊喝了聲彩,一個個興奮得小臉通紅。荻生此時整個上半身都在水面以上,遠遠望去便似漂在水上一般。而他有意炫耀,雙手在胸前合十,便似一個禪定的老僧一樣。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09-30 18:48:13
  休息一下,一會繼續更新!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09-30 20:11:09
 ?。ㄕ模?br>
  荻生這樣雖然看似瀟灑,但其實要比一般的游水累得多。而且他這么做速度也不可能太快,只能在水面上緩緩前行。初始時他仗著一股銳氣,尚能鼓勇奮進,但漸漸地速度就慢了下來。不過好在這時也到了對岸,他濕淋淋地上了岸,活動活動腿腳,沖這面比了個手勢,又以同樣的姿勢折返回來。

  夕陽這時已貼近天際線了,西天被映得一片緋紅,它將最后溫婉的余光灑在水面之上,幻化出一片金色的澄澈。荻生依然努力地晃動雙腿拍著水面,只是速度越來越慢,似乎有些力不從心。英杰、小昌他們幾個人見荻生慢了下來,心都像是被揪住了。他們大聲喊道:“荻生,快過來??!”荻生聽到了他們的喊話,抬起頭來沖小昌他們張張嘴,似乎說了句什么,但因為距離太遠,誰也沒有聽清。

  太陽慢吞吞地在視線中移動著,像是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做著徒勞的掙扎,忽然就徹底地墜落下去。水面上搖曳生輝的金光立時不見,現出了它污濁的本來面目,周遭的空氣似乎也一下子陰冷起來。小昌有些害怕了,他踮起腳尖,拼命地沖荻生揮舞著胳膊。然而他卻看到荻生一個趔趄,似乎不勝負荷,他的右手因為驟失平衡而向外側伸出,但這個動作卻加劇了重心的失衡,只見他的身體迅速下沉,水面很快沒過了他的胸口,然后是他的嘴巴和眼睛,最后連高高舉起的右手指尖也被吞沒了。

  同來的幾個孩子中,英杰他們足足呆愣了片刻才明白發生什么事情,幾人都手足無措地哭出聲來。而再去找那個怪孩子時,只見蘆葦叢中空空蕩蕩,哪還有他的影蹤?事到如今,小昌反而冷靜下來,他厲聲喝道:“哭什么?你們哭荻生就能從水里出來了嗎?咱們趕緊回家,告訴家里的大人,讓他們快點救荻生。金壽,你家離荻生家最近,你去告知他爹?!睅兹寺犘〔灾欣?,都止住了眼淚,分頭向家中跑去。小昌心頭有如數只老鼠亂抓亂撓,說不清究竟是什么滋味,只顧悶頭猛跑。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09-30 21:39:14
  乙丑日,連載第二天,感謝朋友們的支持!
作者:蛋蛋的蛋沒了 時間:2018-10-01 05:22:03
  開始追了
我要評論
作者:愛上肥波的光頭強 時間:2018-10-01 07:01:15
  繼續支持樓主!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1 10:53:07
 ?。ㄕ模?br>
  小昌跑出去沒有半里地,猛可里撞到一人身上,他抬起頭剛要道歉,右耳朵卻已被一只鋼鉗似的大手拎住,同時傳來的還有一聲斷喝:“猴兒崽子,你跑什么?”小昌抬頭一瞅,才發現這人正是自己的嫡親叔父吳孝長。此刻他戴著個范陽斗笠,手里提著一副豬大腸,看樣子正準備回家。別看他和吳孝全是一奶同胞,兩個人的性情卻大不相同。吳孝全自幼浸淫經書,可謂腹有詩書氣自華,因此行事內斂深沉,莊中人對他無不敬仰,但和他卻總覺得生分;吳孝長小時候最頭疼的就是讀書,爹娘把他送進私塾,他卻總是想辦法捉弄塾師,為此沒少挨戒尺的敲打,但最后也沒讀出個子午卯酉,只能說認識幾個字,比不識字的莊稼漢好上一些。雖然如此,他卻生性豁達開朗,喜歡交結各路江湖朋友,內中也不乏三山五岳的奇人異事。就是平日在莊里,遇到誰家有個周轉不開的事兒,他也竭盡所能傾囊相助。因此這位吳二爺雖沒有十分的本事,但在鄉民中的地位卻比吳孝全更高。

  小昌和這位二叔素來親近,見是他心頭一喜,當下顧不得解釋許多,只是拉著他的衣襟:“二叔,荻生掉進東大坑里了!”吳孝長吃了一驚,罵了兩句娘,當下跟在小昌后面往東大坑跑去,一邊跑他還一邊責怪小昌:“都說了東大坑你們不能去,怎么還偏偏往那頭跑?”事關荻生的性命,小昌無暇多做解釋,只是道:“您先別問了,回頭我原原本本向您說?!?br>
  叔侄兩個人來到東大坑邊上,吳孝長焦急地問道:“在哪里?”小昌用手點著坑中最深的位置:“就在那邊?!眳切㈤L摘了斗笠,撇下那副豬大腸,顧不上脫衣服,徑直便躍入水中,朝小昌指的位置游了過去。到了水面正中,他深吸一口氣,頭拱入水面以下,水上便只剩下了兩三圈漣漪,在風中蕩了兩蕩就消失不見了。
我要評論
作者:愛上肥波的光頭強 時間:2018-10-01 14:02:22
  樓主,有一個問題想要請教一下,學習《周易》從哪里開始好一些呢?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1 14:46:30
  @愛上肥波的光頭強 2018-10-01 14:02:22
  樓主,有一個問題想要請教一下,學習《周易》從哪里開始好一些呢?
  -----------------------------
  強哥,這個問題在《闡幽錄》帖子里有人提過,我的看法是,還是從文白對照版開始看,了解了爻辭之后慢慢深入好一些。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1 15:58:40
  一會兒還有兩更,朋友們繼續頂帖支持哈!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1 16:48:40
 ?。ㄕ模?br>
  小昌在岸上焦急地等著,只覺度日如年。好半天吳孝長腦袋拱出水面,抹了一把臉上的水珠,大聲問小昌:“是在這里嗎?我怎么沒找到?!毙〔龑㈦p手攏在嘴邊:“就是那里,你再仔細找找?!眳切㈤L重又潛入水中,又過了片刻才終于在腋下夾著一個小腦袋瓜探出水來,不用問那正是荻生了。

  這時得到消息的村民都陸續趕來,包括荻生的老爹劁豬匠吳衡真。吳老爹跺著腳罵道:“這個該挨板子的孽障,可氣殺我了!”話雖如此說,但當吳孝長游到岸邊時,他卻第一個搶過去拉住荻生,雙手托著他抱上了岸。眾人一同圍攏過來,只見荻生雙目緊閉臉白如紙,肚子中灌滿了水,鼓得如同熟透了的西瓜。吳樓村靠近清水河,以往也經常遇到溺水的情況,村民們一般都會將溺水之人面朝下橫放在牛背上,再緩緩趕著耕牛前行,牛邁步時左右顛簸,便將人肚中的水全都控了出來,這人也就得救了。因為在附近找不到耕牛,吳衡真就將兒子背在背上,不住地上下晃動身體。荻生的腦袋隨著他爹上下擺動,猛可里噴出一股水箭。

  眾人面上一喜,都說道:“好了好了,救過來了?!眳呛庹鎸鹤訌谋成戏畔聛?,看見兒子雖然喘息粗重,卻仍是雙目緊閉,開口問道:“荻生,你怎樣?”荻生恍如未聞,仍如風匣子一樣地喘。旁邊有人說道:“這肯定是被水激著了,帶回家熬點姜湯去去寒氣也就好了?!眳呛庹婀烂鹤右矝]啥大礙,便沖眾人做了個羅圈揖:“那我就先帶著這小兔崽子回去了?!庇譀_吳孝長深施一禮:“今天多虧你出手相助,改天到我家喝酒去?!眳切㈤L正將濕衣服從身上除下來,攥成一團擰干,聞言笑道:“好說好說,往后免不了叨擾?!?br>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1 20:04:08
 ?。ㄕ模?br>
  吳衡真帶著荻生走了之后,村民們也紛紛散去,吳孝長將擰干了的濕衣服重新披在身上,牽了小昌的手,問道:“你還沒說呢,這到底是咋回事?”小昌不敢隱瞞,就將那個怪孩子怎么引誘大家過來戲水的事原原本本說了。吳孝長聽完之后緊鎖眉頭:“這孩子來得蹊蹺,莫不是鄰近哪個莊子的人和咱們村有仇,故意派他過來的?”小昌想起他的古怪之處,便又補充道:“二叔,他除了特別白以外,身上還很涼,我碰到他胳膊的時候,就跟觸到冰塊子似地?!眳切㈤L一言不發地聽著,倏爾眉頭又舒展開來:“沒事,這人只要有形有質,就不怕他飛上天去。明兒個我委托幾個朋友多打聽打聽,早晚把這小子揪出來,看看誰這么膽大包天,吃了熊心豹子膽,敢來咱吳樓村啰唣?!毙〔牰暹@么一說,方才信服地點點頭。

  叔侄倆正準備回家,吳孝長猛然想起,自己來的時候是提了一副豬大腸的,下水的時候只想著救人,就將它隨手往地上一擱,也不知去了哪里。小昌聽二叔這么一說,趕快幫忙尋找。適才人多眼雜,眾人的注意力又都在溺水的荻生身上,誰來管這么一副豬大腸?小昌回到二叔當時下水的地方,放眼一瞧,并沒見到豬大腸的蹤跡。他又向前走了幾步,猛然見到蘆葦叢里有些血糊糊的東西,扒開來一看,卻正是那副豬大腸。只是它不知被什么東西啃過,弄得油乎乎的一團糟,白花花的肥油和紅鮮鮮的大腸混在一起,看起來別提多惡心了。吳孝長也跟了過來,見到這樣情不自禁地哀嘆一聲:“唉,今天晚上的下酒菜可沒了?!边€是小昌機靈:“二叔,我給你煮鹽水花生吃,只是這事兒別告訴我爹?!眳切㈤L笑罵道:“猴兒崽子,就你的心眼多!”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1 21:12:47
  丙寅日,連載第三天,感謝朋友們的支持!
作者:公子柳2018 時間:2018-10-01 22:20:53
  加油↖(^ω^)↗
我要評論
作者:愛上肥波的光頭強 時間:2018-10-02 07:02:50
  早上來支持樓主!
我要評論
作者:木子阝日 時間:2018-10-02 09:07:03
  頂樓主!
我要評論
作者:記憶滿天飛 時間:2018-10-02 11:02:12
  又看到樓主開新貼了,樓主文筆精妙!辛苦了!頂一下讓更多人看到!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2 12:08:17
 ?。ㄕ模?br>
  二、蛤蟆

  吳孝全、吳孝長兄弟倆在吳樓村東南角比鄰而居,雖說早已經分家,但兩家在內墻之上又鑿出一個角門,隨時可以互通有無。吳林氏雖然由吳孝全贍養,但吳孝長家若做了什么好吃的往往也會就近端過來,而小昌也常常會溜到二叔家玩,總而言之,這哥倆雖然脾性不同,但相處還很融洽。

  小昌跟著吳孝長進了家,沖他扮了個鬼臉,然后從角門一溜煙地跑回自己家。吳孝長盯著他的背影,口中笑罵:“這小子的鬼勁比我大哥可強多了?!彼贿厯u晃著腦袋一邊進了屋,他媳婦早就做好了飯食單等他回來,因此他自去吃飯不題。

  單說小昌溜回了自己家,一進門便被父親叫住了:“這會兒才想起來回家,上哪去了?”小昌料定沒人將剛才的事捅給吳孝全,隨口胡謅道:“剛從二叔那邊回來?!眳切⑷樕先缯謬浪?,呵斥道:“今天又玩了一整天,早上讓你讀的《序卦傳》又沒看吧?”小昌早上出門時,幸而掃了一眼桌上那本《十翼注疏》,大致內容倒還記得一些,于是開口背了一段。吳孝全聽他背得一字不差,面色和緩了一些:“今天這事就算了,下次要再這樣瘋玩,家法處置!”

  小昌吐吐舌頭,不敢胡亂搭話,還是吳林氏心疼孫子,她顫顫巍巍沖吳孝全說道:“我看你是讀書讀迂了,他一個孩子整天到晚地學能成嗎?當初我不也時常讓你們哥倆去玩嗎?”吳孝全不敢回嘴,垂了手道:“母親教訓的是?!眳橇质喜荒蜔┑負]揮手,卻將小昌慈愛地摟在懷里:“和奶奶說說,都玩什么啦?”小昌扳著手指頭,忽閃著眼睛道:“玩的東西可多啦,藏貓忽、捉知了猴、打飛錢……”奶奶打斷了他的話:“咱玩這些都行,就是不興上東大坑,聽到沒?”小昌乖巧地點點頭,心中卻暗想奶奶呀奶奶,你哪里知道我今天不僅去了東大坑,還差點出了人命哩!不過看吳林氏的樣子,他可不敢將實情說出來。
我要評論
作者:愛上肥波的光頭強 時間:2018-10-02 14:47:49
  樓主加油!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2 17:35:10
 ?。ㄕ模?br>
  小昌娘一直在灶下忙活,這時候已經將地瓜粥、腌菜和菜餅子端上了桌,小昌伸長脖子向桌上一望,發現還有一小碟鹽煎肉。這是在臘月的時候選用上好豬肉切成大塊用鹽腌上,吃的時候切成薄片兩面掛上面糊放進鍋里煎黃,是小昌最喜歡吃的東西。小昌娘見兒子直勾勾地盯著肉不放,在他后腦勺上拍了一巴掌:“這是給你奶奶吃的,你不準亂伸筷子,聽到沒?”小昌點了點頭,忽而想起答應過二叔給他送鹽水花生,這事兒可不能忘了,否則明天他定會嘲笑自己,于是便開口問:“娘,灶下還有沒有火炭?”他娘說道:“剛填的高粱稈子已經燒得差不多了,你問這置啥?”小昌說道:“我想煮點鹽水花生吃?!彼锏溃骸澳悄闳グ??!?br>
  小昌便去抓了一把今年新刨出土的帶殼花生,用水淘了淘扔進鍋里,又捻了一撮兒鹽,蓋上鍋蓋后往灶膛下塞了一些秸稈,安心地回屋吃飯了。那盤鹽煎肉名義上是給奶奶吃的,但吳林氏最疼孫子,看小昌眼巴巴地盯著哪能吃得下?因此不住地往小昌碗里搛,惹得吳孝全都看不下去了:“娘,他是小孩,吃東西還在后頭呢,不用給他?!眳橇质习蜒垡坏桑骸澳銈兛葱〔喟嗍?,衡真的兒荻生都比他高出老大一塊,都是你平日里刻薄的,不吃點好東西哪能長大個?”吳孝全不吱聲了。

  吃罷飯小昌一推飯碗,來到灶臺旁掀開鍋一看,鹽水花生熱氣騰騰地已經煮好了。他揀了一個剝開殼一嘗,卻有些淡了。他心說淡就淡吃,二叔不是總說咸中有味淡中香嘛。他盛了一碗從角門端到隔壁,吳孝長卻早已用完晚飯了,但他還是笑咪咪地留下了花生,又叫媳婦給小昌洗了兩個香瓜塞到他懷里。小昌一手托著一個香瓜,樂顛顛地就往外走。剛走到角門那里,忽然聽到遠處傳來兩聲蛙鳴,似乎頗為凄厲刺耳。每到夏秋時節,無論是清水河還是村旁的小溝岔,都會生出不少蹦蹦跳跳的蛤蟆。它們在黃昏時分往往鼓噪不休,這倒也并不稀罕。今天這蛙鳴聽來頗有些反常,小昌按捺不住心思,極想去瞧個究竟。不料剛走到家門口,卻見老爹已虎著臉站在那里:“這么晚了還要出去瘋玩?趕緊回屋抄《弟子規》去!”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2 19:33:21
  一會兒繼續更新!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2 20:32:46
 ?。ㄕ模?br>
  小昌無奈,只得乖乖地回了屋,對著羊油燈抄了起來??伤睦飬s還惦記著那兩聲蛙鳴,心說若是能抓到一只兩只,也好和英杰金壽他們炫耀炫耀。不過老爹看管得這么緊,今天顯然是沒啥機會了。

  小昌心浮氣躁地抄寫完“出則悌”一節,交給吳孝全過目。吳孝全見他筆記潦草,顯系心不在焉,于是又將他狠狠呵斥了一通,并罰他作一首詩。小昌才思敏捷,寫了一首五言絕句,吳孝全以為平仄粗合,唯獨缺乏意韻,但看小昌呵欠連天,最后不輕不重地數落他幾句,還是放他睡覺去了。

  小昌躺在床上,頭腦反而清醒起來,也不似剛才那樣困了?;叵肫鸢滋彀l生的事情,幾乎就如做夢一般。那個怪孩子究竟是什么來路?他在眾目睽睽之下怎么就沒影了呢?按說荻生是他們之中水性最好的,東大坑的水面也并不十分寬闊,他怎么會像中邪一樣一下子就沉了底,還咕嘟嘟喝了那么多水呢?這些問題在他心中盤桓往復,不過就算是他想破小腦袋瓜,也得不出一個準確的答案。

  漸漸地他眼皮有些沉重,就在此時,忽然又聽到了蛙鳴,便和黃昏時聽到的一般無二,蛙叫聲凄厲刺耳,仿佛直直扎入心中。他一個激靈從床上坐了起來,側耳聽聽,外面卻又闃寂無聲。待到他重又躺下翻了個身,蛙聲又長一聲短一聲地叫了起來,似乎就在村東頭不遠的地方。他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幾次想要出去看個究竟,然而看看老爹的書房仍舊燈火通明,便知他又在熬夜謄寫文章,自己若是出去必定會被他逮個正著,因此不敢造次,只能乖乖躺下。不過那蛙聲卻仍叫個不停,擾得人心煩意亂。小昌一開始還想憑著困意沉沉睡去,后來發現這件事難比登天,就一骨碌爬起身來,將兩張描紅的草紙揉成團塞進耳朵中,蛙聲這才不那么刺耳了。也不知什么時分,他終于在疲倦之中睡著了。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2 21:09:58
  丁卯日,連載第四日,感謝朋友們的支持!
作者:愛上肥波的光頭強 時間:2018-10-03 07:33:15
  早上支持樓主!
我要評論
作者:ty_137540892 時間:2018-10-03 09:04:08
  希望樓主繼續加油!期待繼續的更新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3 11:58:26
 ?。ㄕ模?br>
  次日早晨小昌是被他娘喊起來的,小昌揉揉眼睛,發現屋外尚有些幢幢的黑影,顯然比平常起床的時候要早一些。他迷迷糊糊地問道:“娘,怎么這么早就招呼我?”他娘道:“本來是想讓你多睡一會兒的,你爹說今天要去拜訪個故人,要早些吃飯,所以就把你給喊起來了?!毙〔犝f爹要出門,心頭竊喜不止,暗想爹這一出去,自己今天又可以無拘無束地玩了。想到這里精神倍長,一掀被子跳到地上,自去用銅盆打水洗臉漱口。他娘卻知小昌一向有賴床的惡習,不喊個三五嗓子是萬萬難起的,今天卻怎地如此反常,但她也只是暗暗納罕,嘴上叮囑小昌:“洗完臉就去堂屋吃飯?!?br>
  小昌來到堂屋,見他爹早已端坐在高背木椅上,換了一身簇新的黑色香云紗褲褂,腳上蹬著一雙躡云履,不僅頭上的一條大辮光可鑒人,連頦下的三綹長須也被重新打理過,那張微黃面皮容光煥發,看上去比平時倒要年輕四五歲。小昌上前問了安,吳孝全虎著臉道:“這些日子你東奔西跑,學問荒廢不少。本待近些時日好好給你夾磨夾磨,無奈又有俗務纏身,不得不虛應故事。今天你在家中,我已告訴你娘看著你,哪都不許去,就老老實實地讀《焦氏易林》,回來之后我要考較你,記住沒?”小昌垂手屏息,老老實實答應了。

  吃過飯后吳孝全自去訪友,小昌雖然面前攤放著《焦氏易林》,其實他一個字都沒看進去,而是支棱著耳朵聽外面的動靜。耳聽得吳孝全的腳步漸行漸杳,他從房中鉆了出來:“娘,我這盞羊油燈里沒有燈芯草了,我去外面捻幾根好晚上使用?!彼锏褂浀脜切⑷膰诟?,攔阻道:“你爹讓你安心讀書,等一會兒娘出去給你捎回來幾根也就是了?!毙〔涞剿锔袄囊滦洌骸安宦?,你捻的燈芯草有粗有細,點起燈來火苗一跳一跳的,有時候還往外濺火星子,上次我就將我爹的那本《龍文鞭影》灼了個大窟窿,惹得他大發脾氣?!彼锩髦〔钦医杩诔鋈ネ?,但她性子和順溫婉,面對兒子的伶牙俐齒,也找不出理由來反駁。
作者:愛上肥波的光頭強 時間:2018-10-03 14:13:36
  樓主加油更新,等著看吶。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3 16:57:48
 ?。ㄕ模?br>
  小昌的喊叫驚動了屋里的老太太,吳林氏走了出來,對兒媳說道:“他要玩就讓他玩去唄,在家里悶著好人也憋壞了?!毙〔辛四棠虛窝?,登時大喜過望,趴在地上給老太太磕了個頭,爬起來一溜煙地跑了。門外面英杰、金壽那些孩子早都出來了,小昌加入他們,幾個人立時熱熱鬧鬧地玩在了一處。

  英杰看見小昌圓乎乎的小臉樂開了花,問道:“小昌,啥事把你樂成這樣?”小昌喜道:“我爹今天出門看個朋友,沒人管我,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庇⒔艿溃骸靶〔?,你爹昨天沒揍你?”小昌知道他說的是昨天去東大坑的事,裝模作樣地“噓”了一聲:“我沒告訴我爹,他壓根也不知道?!庇⒔芷G羨地道:“唉,還是你走運,我回家后我爹不分青紅皂白就把我捆樹上了,拿小竹條子往我屁股上抽,我現在還疼呢?!苯饓蹚呐詼愡^來道:“是呀是呀,昨天回去之后我娘也揍我了,還說我再去還要再打,我以后可不敢去了?!庇⒔軕崙嵉氐溃骸斑@不都怪昨天那個穿藍衣服的,要沒有他激咱們,咱們怎么能去東大坑!下回看到他我非揍他一頓出氣不可!”他說著揮了揮小拳頭。金壽卻垂了頭:“我娘跟我說,這個小孩沒準是哪里來的花精柳怪,叫我們不要招惹?!?br>
  聽金壽這么一說,小昌想起了昨夜那古怪的蛙鳴,忍不住就說了出來:“昨晚你們聽沒聽到蛤蟆叫?那聲音可吵啦,我前半宿壓根就沒睡著?!逼渌麕兹艘煌瑩u了搖頭,英杰開口道:“小昌,你個小白眉耳朵里塞驢毛了吧,哪有這樣的事?”小昌左眉中有一根特別長的白眉毛,一直垂到眼角奸門的位置,所以英杰他們有時候就喊他小白眉。

  小昌不服氣,大聲地同他爭辯起來:“怎么沒有?我聽得真真切切,就在東頭這一片,連著吵了老長工夫。別說沒睡覺的人了,就是睡著的人也得被吵醒!”英杰笑了:“小昌你莫要胡咧咧。蛤蟆我們又不是沒見過,不就是呱呱的叫嗎?就算連成一大片,也只能吵到近便的地方,像你們家離水有多遠,就是有蛤蟆叫你也聽不見啊?!毙〔€要爭出個輸贏,金壽過來打圓場了:“好了好了,咱別吵了。昨天荻生掉水里了,也不知他怎么樣?咱們去看看他吧!”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3 19:20:18
 ?。ㄕ模?br>
  金壽的這個提議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贊同。幾個孩子溜到荻生家,推門一瞧,見吳衡真正在院子里推磨碾谷子,他們打聲招呼,問起荻生的情況。吳衡真嘆了口氣:“昨天回來之后就一直昏睡,到現在還沒醒呢!”幾個小伙伴溜進房中一看,只見荻生躺在一張竹榻上,身上覆了個薄被,面色晄白,鼻中喘氣聲倒是很響,呼哧呼哧和老牛也差不離。瞧這情況,和昨晚上從水中被撈出來時也差不多。

  小昌伸出小手,學著大人的樣子在荻生額頭上試了試:“這頭上也不熱啊,怎么就不醒呢?”英杰將手伸到荻生腋下,作勢給他撓癢:“荻生,還不快起來,瞧我撓你的胳肢窩!”荻生平時最怕癢,要在往常他早就跳了起來,但今天任憑英杰怎么撓,他都恍如未覺。金壽說話了:“莫不是生病了,咱還是讓三爺爺給請個郎中吧!”吳衡真在兄弟中排行第三,所以金壽、小昌等小一輩的孩子都喊他三爺爺。

  他們出來和吳衡真說了請郎中的事,吳衡真將腦袋一擰:“我有銀子也不讓禿子賺!再說荻生沒啥大毛病,將養兩天也就好了?!彼f的禿子是村里唯一的郎中吳孝滿,因為出來看病動輒就要幾斗谷子,同村的人都嫌太貴,幾乎沒人去求他。幾個孩子中小昌頭腦最清楚,他不慌不忙地說道:“三爺爺,我瞧荻生不像是尋常的骨蒸熱,萬一拖延久了,成了大病了那就麻煩了?!眳呛庹娴芍劬Γ骸澳阈『⒓壹业?,懂得什么,沒事一邊玩去吧!”

  小昌道:“三爺爺,話不是這樣說。有道是‘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得病容易去病難。一般的嗆水過一陣子也就緩過來了,哪有像荻生這樣一直不醒的?”吳衡真想想也覺有理,他問小昌:“那你看該怎么辦?”小昌道:“去外村請個郎中,看好了病大家也都放了心?!眳呛庹纥c點頭,暗想小昌雖然矮小瘦弱,但這一番話卻很成熟老練,不愧是秀才公的兒子。他將雙手在衣服上蹭了蹭:“行,我聽你的,馬上就去請郎中?!?br>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3 20:55:05
  戊辰日,連載第五天,感謝朋友們的支持!
作者:hotgun78 時間:2018-10-03 21:06:35
  支持樓主,已贊盼復!
我要評論
作者:愛上肥波的光頭強 時間:2018-10-04 07:06:14
  早上支持樓主!
我要評論
作者:有你陪伴我就快樂 時間:2018-10-04 07:33:49
  支持????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4 12:03:19
 ?。ㄕ模?br>
  工夫不大,吳衡真從旁邊的趙莊請來一位滿頭銀發的老郎中。老郎中平日里養尊處優,走起路來四平八穩,劁豬匠一向風風火火,哪里等得及,他將老郎中往背上一背,撒開兩腿便跑回來了。老郎中喘息未定,便被拽到了荻生床前。老郎中伸出三根指頭切在荻生的寸關尺三脈上,眉頭慢慢緊皺起來。吳衡真焦急地問:“怎樣?”老郎中道:“令郎脈象平和,胃、神、根三樣齊備,不像是生病之人,只是人迎、氣口兩處互有參差,與常人脈象不大一樣,這我卻是頭回見到。沒把握的事我也不敢妄下斷言,以免貽誤蒼生。你的酬勞我也不收了,你還是另請高明吧?!闭f著起身就要回去。吳衡真原想荻生不過是小來小去的毛病,哪想這老郎中竟也瞧不出個由來,不由一下急了,伸手攔住老郎中:“求您發發慈悲,救救小兒吧!”老郎中道:“醫者父母心,要是能救我焉有不救之理?實在是我學藝不精,沒有辦法哩?!闭f著推開呆愣的吳衡真,慢悠悠地出門去了,只留下屋里的幾個人面面相覷。

  吳衡真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哭喪著臉道:“這咋還看不出病根來呢?”小昌趕快安慰他:“三爺爺,您別著急,我回去找我二叔商量商量,他認識人多,沒準能找個好郎中?!眳呛庹嫦袷亲サ搅司让静荩骸靶〔?,那就多謝你了!”

  小昌領著一群小伙伴來找二叔,吳孝長剛從外面轉了一圈回來,正坐在椅子上喝早茶。聽小昌說荻生現在還昏迷不醒,他也覺得事情嚴重了。小昌問他用不用一塊跟去看看,吳孝長擺擺手:“我又不是郎中,能瞧出個什么來?我記得城關有位袁郎中,是祖傳三代的杏林技藝,專擅疑難雜癥,他或許能有辦法。你們在這里等著,我去找他?!毙〔退介T口,只見他跨上了家中那匹大青騾,向城關方向飛馳而去。
剩余 1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有你陪伴我就快樂 時間:2018-10-04 12:38:40
  只見他跨上了家中那匹大青騾,向城關方向飛馳而去。 __快去快回!
剩余 1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愛上肥波的光頭強 時間:2018-10-04 14:57:09
  下午繼續支持樓主,加油??!
我要評論
作者:記憶滿天飛 時間:2018-10-04 16:12:28
  樓主辛苦了!每天開看看。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4 16:54:12
 ?。ㄕ模?br>
  小昌他們都在焦急地等待著,不過吳孝長這一去就到了未牌時分才回轉,他仍是騎著那匹大青騾,和那個袁郎中并轡而行,瞧兩人紅撲撲的臉色,應該都喝了不少酒。小昌暗地里埋怨二叔怎地如此不分輕重,這會兒還有心思喝酒,但當著其他小伙伴的面,他也不好出聲質問。袁郎中徑直到了荻生家中,他翻開荻生的眼睛看了看,又把了荻生的脈,口中沉吟未決,又從包袱里取出一堆零碎兒,從其中揀出一根尖尖的小木條,在前面綁了一小團棉絮,撬開荻生的嘴巴伸進去,略略停滯片刻拿出來放在一塊黃乎乎的紙上。棉絮上沾了荻生的痰唾,那紙被洇濕的地方很快就轉成了墨黑色。

  眾人都聽說過銀針試毒的典故,說是銀針只要遇到毒質就變黑,因此有嘴快的已經問出來了:“這是不是中毒了?”袁郎中搖搖頭:“我這紙喚作陰陽符,乃是家傳的配方,主要是判斷人身體中陰陽二氣的此消彼長盈縮變化。人秉天地之精華而生,總需陰陽調和才好,若是陰陽大體中和,這陰陽符就不變色,若是陽氣重就轉紅,陰氣重就變黑??慈缃襁@架勢,這位小少爺體中陰氣太盛?!眳切㈤L道:“那要怎么治呢?”袁郎中道:“我這里有幾貼膏藥,你們拿去貼在孩子心口,每日一貼,若是有效便罷,若是無效也不必勉強?!痹芍姓f罷拿出膏藥,吳衡真千恩萬謝地付了腳程和酬勞,他自騎馬回去了。

  小昌見事情解決得很圓滿,便也和二叔一同回家。路上他埋怨二叔為何要和袁郎中喝酒,吳孝長解釋說,今天他趕到城關的時候袁郎中并不在家,而是出門和朋友泛舟游玩了。吳孝長不愿多耽擱時間,就巴巴地趕了過去,此時袁郎中正準備和朋友去吃飯。吳孝長和袁郎中只是泛泛之交,不便拂了人家的雅興,就主動出銀子請他和朋友吃了頓飯,袁郎中聽說這面的情況后也無二話,立刻就跟著吳孝長過來了。吳孝長還和小昌說,袁郎中最后那句話其實是活的,瞧他說話那意思荻生的病他并無把握治好。小昌問那究竟該怎么辦,吳孝長說這事兒處處都古怪至極,他上午出去的時候,看到附近幾個村莊都打探過,別人都說并沒有這樣一個孩子。他還叮囑小昌最近凡事都小心一些,可別再去捅簍子了。小昌吐吐舌頭,不敢再胡亂接話了。
作者:蛋蛋的蛋沒了 時間:2018-10-04 17:26:24
  喜歡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4 19:39:17
 ?。ㄕ模?br>
  當晚回到家里,卻沒有見到爹,和娘一打聽才知道,原來爹遇到了故人談得高興,托人捎來口信說晚上要抵足長談,今天就不回來了。小昌心頭暗喜,爹不回來就沒法考校自己功課,還能再輕輕松松晃蕩一晚上,等明早上再看書記誦也不遲。他是這么想的,也是這么做的,聽罷飯后就在院中逗弄二叔家的大花貓。他娘倒是三番五次地催他去讀書,可吳林氏對小昌眷顧得緊,小昌哪里將他娘的話放在心里?他在院中一直玩到天色全黑才戀戀不舍地到自己房中躺下,暗想若能天天如此就好了。

  他早已玩得疲倦,在床上很快便酣然入夢。也不知睡了多長時間,猛然間一聲尖利的蛙鳴直刺耳膜深處,他雖在酣夢之中四肢也禁不住抽搐了一下,瞬間就清醒過來。這一次蛙鳴清清楚楚,宛如就在耳邊,他自信絕不會聽錯。他側耳聽聽,娘和奶奶都已睡熟,自己若是趁此時出去應該不會被發現。主意打定,他一翻身下了地,在黑暗中摸索著穿上鞋,躡手躡腳地挨到屋子門口。他娘在晚上睡覺前都會拿一根木杠子頂在門后,以防有盜賊進入,小昌對此再熟悉不過,他找到木杠子,兩只胳膊抱住木杠子向后輕輕一拽,將木杠子拖到一旁,然后仔細地拿掉別在門上的木栓,小心翼翼推開木門,悄悄地溜到門外。

  秋天的夜晚比白天要涼爽許多,小昌剛從溫暖的被窩里出來,還禁不住打了個寒顫,但很快他就被這迷人的夜色深深陶醉。仰面向天上望去,耿耿星河縱貫中天,將天空分成兩爿,無數星星在沖他眨著眼睛。也只有在這清涼如水的夜色中,才會感覺它們是如此的真切,似乎一伸手就能將它們摘下來。小昌從小就愛看宸瀚中這些閃亮的精靈,爹也曾經教他認識過一些星星。此時他不費力地就找到了天河兩旁的天津四、河鼓二,那就是傳說中的牽牛和織女星了??上鼈兪卦谔旌觾砂?,永遠都不能相逢。小昌想到此處,不由暗暗嘆了口氣。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4 21:08:14
  己巳日,連載第六天,感謝朋友們的支持!
作者:記憶滿天飛 時間:2018-10-04 22:40:55
  好看!樓主辛苦了!
我要評論
作者:秋天的涼生 時間:2018-10-04 23:21:47
  支持樓主,追更
我要評論
作者:遍地狼煙2012 時間:2018-10-05 01:10:29
  樓主寫的很流暢,請繼續保持。
我要評論
作者:愛上肥波的光頭強 時間:2018-10-05 07:08:17
  早上支持樓主!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5 11:46:55
 ?。ㄕ模?br>
  蛙鳴聲又響了起來,因為是在外面,聽得比屋里更為真切,的確就在東邊不遠的地方。小昌更不猶豫,邁開兩腿借著星光向蛙聲處走了過去。這一走他才發現,雖然蛙聲聽起來很近,但實際上卻還有段距離。小昌不知不覺已走出了半里多地,回頭望了一眼,家那邊已是黑魆魆一片,沒有一點兒亮光,曠野之中只有深淺不一的腳步聲伴隨,顯得格外凄清。涼風一吹,他也隱隱有些后悔,幾次想要拔步回去。但每每有如此想法,那蛙聲卻又不合時宜地叫了出來,似乎能窺破他的心思一般。因此小昌雖然心下忐忑,但還是一步步走了下去。

  行出約有一刻鐘上下,小昌腳下踩到了軟乎乎的淤泥,細細聽去,蛙聲就在左近。他再向前走出兩步,有兩根調皮的蘆葦刺到了臉上,他毫不猶豫地將它們撥開了。眼前出現的赫然便是東大坑如鏡子一般的水面,它被星光照得熠熠生輝,像是鑲嵌了數不清的寶石。但最讓人驚詫的是,靠近岸邊的淺水中,有幾叢茂盛的水草鋪結成氈,淺水中不斷有大大小小的蛤蟆在蹦上跳下,像是下餃子一般??此鼈兡敲苊苈槁榈臉幼?,少說也有幾十只。內中有一只格外引人注目,它約有碗口大小,倨傲地蹲坐在草氈中央,像是一個俯瞰天下的君王??匆娦〔⒅?,呱地一聲從水草上高高躍起,足足跳出有四五尺遠近,落在岸邊一塊石頭上,借勢向前一躥,便已來到了岸上。

  小昌暗想,若能將這只蛤蟆抓住,明天也能在英杰他們面前炫耀一番,打定主意他猛地蹦過去,伸手向那蛤蟆抓去。哪知那蛤蟆一躍身便已高高跳開,小昌腳下一個不穩,撲通一跤栽在地上。好在岸邊都是綿軟的稀泥,這一下他倒沒有受傷。那只蛤蟆卻并不遠遠逃開,在他面前呱呱連叫數聲,似乎在嘲諷他的無能。他從地上爬起來,惡狠狠地瞪了那蛤蟆一眼,再次撲了過去。
作者:愛上肥波的光頭強 時間:2018-10-05 13:53:52
  再來支持!
我要評論
作者:蛋蛋的蛋沒了 時間:2018-10-05 15:26:34
  每天必來!
我要評論
作者:記憶滿天飛 時間:2018-10-05 15:34:58
  樓主辛苦了!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5 16:52:09
 ?。ㄕ模?br>
  這次他吸取了前次的經驗,不再死盯著蛤蟆的位置,而是預先判斷出蛤蟆的蹦跳方向。那蛤蟆見小昌撲來,又是故技重施,呱地一聲用力跳起,小昌伸手就在半路截著,一下子扯住了它一只又肥又壯的后腿,將它提到眼前一看,好家伙,這蛤蟆足有小半斤重,背上是青黑色的,只在不顯眼的位置有幾個血紅的點子。它被小昌捉到之后似乎頗為不服,雪白的肚皮一鼓一鼓的。其它蛤蟆見小昌抓住了它,一齊鼓噪起來。小昌抓到了這蛤蟆便心滿意足,也不理會其它蛤蟆如何,徑直提著這蛤蟆往家的方向走去。

  三、阿增

  回到家中小昌悄悄地掩上房門,豎起耳朵聽了聽,奶奶和娘仍酣睡未醒,自己出去幸喜無人得知。他暗暗得意,將門上的木栓重新插好,又將木杠子頂回原位。對于如何處置這只大蛤蟆,他在路上早已盤算過,自己床下有只往年腌鹽菜的小壇子,口小腹大,現在閑置在那里正好用來裝它。他到床下扒拉出那只壇子,將這只大蛤蟆生生塞了進去。小昌找來一個舊漆盤蓋在壇口上,又生怕蛤蟆撞開盤子逃之夭夭,遂又在上面又壓了個小板凳。做這一切的時候,他生恐這蛤蟆憋不住呱呱叫出聲來,但很奇怪的是,這蛤蟆自從被他抓住后就安分守己,一聲也不吭。小昌安排好這一切,將帶有污泥的衣服脫下來塞到墻角,預備明天娘不注意的時候洗了,否則她定然會嘮叨不休,因為捉到了這樣大的一只蛤蟆,他只覺四肢五骸無一處不通泰,很快就沉沉睡去。

  次日早上娘喊他起床吃早飯,小昌還看了一眼床下,小板凳還完好無損地壓在壇子上,那大蛤蟆一定老老實實地呆在里面。他放了心,安心地吃完飯,又在娘的催促下讀了幾頁《焦氏易林》。正在心下默記,吳林氏顛著小腳走了過來:“小昌,家里的線用完了,奶奶給你幾文錢,你去大方家看看有沒有白線,有的話就換幾轱轆?!毙〔饝?,從奶奶手里接過幾枚光緒通寶,一溜煙地跑出門去。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5 19:36:58
 ?。ㄕ模?br>
  等換完白線回來,卻在門口碰見了英杰。小昌嘴快,忍不住就將自己昨晚去東大坑抓蛤蟆的事說了。英杰卻知小昌一向膽小,更何況是在大半夜的,他怎么有如此膽量去東大坑?更不要說還捉了一只大蛤蟆。小昌見英杰不信,便將他拽進了家門。他先把白線給了奶奶,然后來到自己床邊,一看不由吃了一驚,那只小板凳不翼而飛,漆盤被磕落一旁,向內一瞅壇子中空空如也,壇底只有一些黃棕色的液體,泛出淡淡的腥氣,哪還有那蛤蟆的影子?他小嘴一扁,幾乎就要哭出聲來。

  恰巧這時他娘進來,他便問道:“娘,原來放在這兒的小板凳哪去啦?”他娘不明所以,輕描淡寫地道:“哦,早上簸簸箕的時候想找個凳子坐,正好看見這里有個板凳,就搬出去了?!毙〔凰佬?,又問道:“那你看沒看見壇子里有啥東西蹦出來?”他娘疑惑地道:“這就是腌菜的壇子,里面能有什么東西?”

  聽到這話,英杰眼角斜視著小昌,那意思是果然沒有吧,小昌哪里肯服氣,他將英杰拉到門外:“英杰,我敢發誓說我肯定抓到了那只大蛤蟆,一定是今早上我娘拿板凳的時候它蹦走了?!庇⒔軘[擺手:“小昌你就莫吹牛了,日頭明晃晃地,撒這個謊有什么意思?”小昌有些急了:“英杰你要這么說的話,咱們就非得看看不可,敢不敢和我去東大坑?”英杰一梗脖子:“小爺我有什么不敢的?但我有個條件,得把金壽他們都喊著,讓他們也做一個見證?!毙〔志o跟了一句:“你還得把你家那魚簍拿著?!庇⒔軉枺骸澳盟錾??”小昌道:“用它裝蛤蟆,今天抓到的蛤蟆都歸我!”英杰短促眉頭下的小眼睛眨巴了兩下,呼吸也急促了起來:“行!但要是沒有,你就得把竹蜻蜓借我玩三天,不,五天!”那竹蜻蜓是吳孝長給小昌做的,英杰一向甚為眼饞,此時小昌為了證明自己,什么也顧不得了:“都依你!”

  英杰回家取了魚簍,又喊上金壽和其他幾個玩伴,幾個人再次浩浩蕩蕩地向東大坑行進。其實這群孩子前兩天都受到過家里的警告,不讓他們再過來,但看到這么多人都在,他們也不再害怕了,眾人一同來到坑邊。
我要評論
作者:蛋蛋的蛋沒了 時間:2018-10-05 19:49:05
  已看完,待明天。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5 21:23:42
  庚午日,連載第七天,感謝朋友們的支持!
作者:遍地狼煙2012 時間:2018-10-05 23:17:08
  熊孩子,看著讓人捏把汗
我要評論
作者:魔鬼筋肉貓 時間:2018-10-05 23:41:05
  期待下文!
我要評論
作者:愛上肥波的光頭強 時間:2018-10-06 07:09:15
  早上支持!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6 12:04:38
 ?。ㄕ模?br>
  小昌老遠就指著蘆葦叢旁的腳印喊了出來:“看!那就是我昨天夜里踩的?!庇⒔懿粸樗鶆樱骸澳阏f的蛤蟆呢?我怎么一個也沒看見?”小昌瞪著眼在東大坑中一瞧,就看到了昨夜蛤蟆蹦上躥下的那片水草,他說道:“就在那邊!”在英杰他們的質疑聲中,小昌賭氣跳進了水中。那片水草的位置水并不深,即使如小昌這樣矮小的孩子,水也只能沒到小腹,因此他就那樣趟著水走了過去。走到水草近前,卻并沒見到一只蛤蟆,因為水中渾濁,小昌看不清下面究竟有什么,就用腳在水下胡亂踢了踢,猛然間卻覺得有什么東西在小腿上彈了一下,那感覺似乎便是蛤蟆。他心下一喜,彎腰向水中一摸,竟然便觸到一只滑溜溜的蛤蟆,反掌一抓,便將那蛤蟆提出了水面。他拎著那蛤蟆,得意地沖岸上揮舞著:“英杰,你看這是什么?快把魚簍拿過來!”英杰涉水將魚簍遞過來,小昌將蛤蟆扔了進去,又伸手向水下摸去,不過片時又捉到一只,握在手里的時候它還在拼命地蹬腿晃腦袋。

  英杰原本只想在岸上看小昌的笑話,此時見水下不僅有蛤蟆,而且似乎還為數不少,便也加入進來。岸上的孩子們見兩個人忙得不亦樂乎,也紛紛湊過來幫忙。有道是眾人拾柴火焰高,在這些小弟兄的幫助下,那小小的魚簍中不一時已被塞進了二三十只蛤蟆,而水下的蛤蟆似乎并未減少,大家隨手伸進水里便能摸到。這蛤蟆得來的如此容易,眾人都是聞所未聞,在歡欣鼓舞的同時大家也不免心中疑惑:這個地方怎么會有這么多蛤蟆呢?不過這個念頭只在大家心頭一閃而過,誰也沒有說出來。

  孩子們在水中抓蛤蟆,一開始只顧著忙活自己的,到后來漸漸不滿足于單一的將蛤蟆扔進魚簍,而是相互比起誰抓的蛤蟆更大。慢慢地,有人發現離那叢神秘的水草中心越近,抓到的蛤蟆越大,而如果離得比較遠的話,抓到的自然就小一些。為了能在比賽中壓同伴一頭,大家越來越向那叢水草中心靠近,有的孩子為了能占一個好位置,不惜將同伴向外推搡。瞧他們那興高采烈的樣子,早將前幾天荻生落水的事丟在一旁。
我要評論
作者:蛋蛋的蛋沒了 時間:2018-10-06 13:24:05
  師傅,有妖精。
我要評論
作者:愛上肥波的光頭強 時間:2018-10-06 15:12:47
  樓主加油!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6 16:49:31
 ?。ㄕ模?br>
  大家玩到興頭上的時候,也不知誰喊了一句:“這片水草下都是蛤蟆,咱們不如把它們都掀開,看看能不能逮到更大的?”此言一出,立時得到了其他人的附和,大家把手放在水草之中,各自選了一個容易發力的位置。英杰舉起手,高叫道:“我喊一二三,大家一塊用力!”他數到三的時候,幾個孩子一齊向前掀動那片水草。沒想到那片水草表面上看連成一個整體,其實非常松散,眾人手上稍微使勁,整片水草就全部被掀開了,大小蛤蟆紛紛從水面躍出,濺起的水花前后相疊,迷住了孩子們的雙眼。待到他們紛紛用胳膊擦去臉上的水珠,然后定睛向前面望去,不由一下子魂飛魄散!

  只見那密密的水草當中,赫然躺著一個穿著藍色褲褂的孩童,他全身并未腐爛,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肉白皙如玉,面目更是栩栩如生,只在胸腹間完全洞開,所有內臟都空空如也,內里被流水沖刷得泛白,就好像一頭剛被宰殺的肥豬一般,不用問也知道這些蛤蟆為什么都聚到水草叢中了。而再一看他的面孔,眾多孩童都感覺有如一桶冰水兜頭而下,從頂門上一直涼到腳后跟,因為這副面孔和前天跟他們在一起玩的那個怪孩子全然相同!包括小昌在內,所有的孩子腿腳都軟了,也不知誰率先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叫喊,大家從泥水中拔出腳,魚簍和蛤蟆也都不要了,一個個連滾帶爬地往家跑。

  吳樓村村民都是樸實的莊稼人,他們遵從先祖訓示和鄉約民規,既不會坑蒙拐騙,也不會偷奸?;?,像這種兇案別說碰到了,就是平生聽都沒聽說過。這些孩子回家后一說,立時整個村莊都轟動了,在地里耕田的放下鋤頭,在家里紡線的扔下織機,在外頭納涼的舍了板凳,大家一窩蜂地來到東大坑瞧熱鬧。續后連同周邊的幾個村莊也聞風而動,村民們三五成群地從四面八方涌來,將東大坑圍了個水泄不通。

  小昌回家后本來死活不愿意再出來,他二叔吳孝長卻說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真要是像你說的那樣,這事兒不弄個清楚明白怎么行?走,跟我一塊去看看!”也正是有二叔撐腰,小昌才敢跟到東大坑,不過這次他站在了人群背后,說啥也不愿意往前擠了。
作者:記憶滿天飛 時間:2018-10-06 19:31:34
  樓主辛苦了!每天來看看。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6 19:52:42
 ?。ㄕ模?br>
  轄境之內發生這樣的大事,如何能不驚動官府?過了一個多時辰,知縣大老爺的轎子已經來到了東大坑,一同來的還有一班衙役和縣里的老仵作,人群被衙役硬生生地分開了一條道路。老仵作先抻頭向水里望了望,然后叫了兩個伴當下水將那孩童從水中撈上來,前前后后驗了一驗,填了尸格,又跑到知縣耳邊低語了幾句。知縣點點頭,提高了嗓門問道:“這孩童有誰認得?”圍觀的人群中有人站出來給知縣叩頭:“回大老爺,小人瞧著這臉面,像是伊家寨伊秉業員外的公子阿增,他家兒子兩個月前走失不見,當日他家人說,穿的就是一身藍褲褂?!币良艺嚯x吳樓村有十五六里地,中間還隔著好幾個村莊,但和吳樓村同屬一縣管轄,因此知縣說道:“把他的家人傳來?!痹缬醒靡蹅淞笋R,飛身報信去了。

  因為有知縣在場,圍觀人群不敢大聲喧嘩,只能私下里嘀咕幾句。小昌好奇地拉拉吳孝長的衣角,低聲問道:“二叔你看出來這人是怎么死的嗎?”吳孝長收起了平日里揮之不散的笑容,一臉嚴肅地道:“有青天大老爺在,別多話?!毙〔UQ劬?,只能講一肚子疑問悶在心里。

  過得片刻,外面起了一陣喧嘩,衙役帶著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過來了。這中年人青白臉色,身穿月白色的綢緞長衫,左手大拇指上還套著個晶瑩圓潤的白玉扳指,一望可知不是黃土里刨食的農民,而是有一定地位的士紳。他走到知縣面前跪下了:“草民伊秉業給大人磕頭!”知縣溫言道:“令尊伊老爺子是鄉中耆宿,一向秉公好義,上次蝗災開設粥廠,本縣也曾打過交道,心下佩服得緊。這說起來和你也不算外人,你且起來,去那邊看看那人你是否認識?”

  伊秉業來之前雖然已有所準備,但向前走了兩步,一見地下的孩童,還是立刻跪坐在地上拊膺痛哭:“阿增,我那苦命的兒??!你怎地會在這里?都是爹娘照顧不全,才讓你魂歸幽壤??珊奚n天怎就如此狠心,讓我兒中道夭折??!”他說著膝行到知縣面前:“懇請大老爺明鏡高懸,緝拿兇手歸案,為犬子阿增昭雪冤仇!”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6 21:20:48
  辛未日,連載第八日,感謝朋友們的支持!
作者:愛上肥波的光頭強 時間:2018-10-07 07:07:59
  早上支持樓主!
我要評論
作者:有你陪伴我就快樂 時間:2018-10-07 07:28:14
  早上好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7 11:51:27
 ?。ㄕ模?br>
  知縣長眉一軒:“依本朝律令,凡兇案必有尸格為證。本縣秉公持正,自當依照律法行事。老周,把尸格讀一遍?!崩现芫褪悄莻€仵作,方才他早已填好尸格,此時聽聞縣令有命,便扯著破鑼嗓子讀了起來。當眾人聽到“周身所驗無傷,顯系溺斃”之時不由一陣嘩然。真要是溺死的這人怎地胸腹大開,又完全沒有腐爛的跡象呢?不過眾衙役可并不給鄉民們喧嘩的機會,他們連聲高喊“肅靜”,將鄉民們的議論都壓了下去。

  老周念完尸格,抬眼望望知縣。知縣道:“老周在本縣里當仵作已有幾十年,驗過的尸倒不知凡幾,就是刑部和大理寺也從來沒有指摘出半點兒瑕疵。爾等眾人休要啰唣,各自回家修習本業,勿得擅造謠讖。至于尸體,準予家人抬回安厝?!闭f罷徑直上了轎子,領班的衙役前頭開道,一行人返回城關去了。

  見青天大老爺走了,旁人也就搖著頭,在議論聲中紛紛散去。伊秉業仍然坐在地上涕泣橫流。見大家紛紛離開,他忽地伸手攔住了經過身邊的幾個村民:“你們不要走,和我說說我兒子是怎么被發現的?”那幾個村民見他如癲似狂,都側了身準備離開。伊秉業從懷中摸出一把銅錢,放在掌中直勾勾地看著他們:“你們若是告訴我,這些銅錢都歸你們!”內中有人被纏得無法,只能告訴他:“有幾個吳樓的孩子來這玩,就看到了?!?br>
  伊秉業張目在人群中一瞧,一下子就看到了正準備離去的小昌。別的孩子早就被嚇得屁滾尿流,哪里敢往前靠,在場諸人中他是唯一的孩童。此時見到伊秉業紅著眼睛湊了過來,心下先有三分害怕,往吳孝長身后縮了縮。伊秉業如同見到救命稻草一般,兩眼灼灼放光:“小兄弟,莫害怕,你是不是最早看見阿增的?”小昌下意識地點點頭,說道:“我們只在水邊上玩,看到那片地方有水草,過去一看就發現了?!睘榱吮苊獯碳さ綄Ψ?,他沒有講蛤蟆的事。

  伊秉業拉住小昌的小手:“你再仔細想想,在附近有沒有刀啊,斧子啊之類的東西?”小昌搖搖頭:“我們可沒看見?!币帘鼧I還要再問,一旁的吳孝長發話了:“我瞧你也是個體面的富戶,怎地如此纏雜不清?我家小昌牙都還沒出齊,哪里懂得你說的這些事?”趁伊秉業被說得發愣,他拉過小昌,頭也不回地走了。
我要評論
作者:愛上肥波的光頭強 時間:2018-10-07 15:18:45
  樓主加油!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7 16:56:40
 ?。ㄕ模?br>
  在路上小昌和二叔說道:“我瞧他也怪可憐的?!眳切㈤L道:“失了兒子哪有不心疼的?只是他如此不曉事,卻平白惹人生厭?!闭f到這里,忽見鄰居二嫂子慌慌張張地跑了過來,見到吳孝長上氣不接下氣地和他說:“快回家吧,你娘她不行啦!”吳孝長唬了一跳,將小昌抱在懷中就往家跑,二嫂子趿著鞋跟在后面。小昌心下砰砰直跳,奶奶吳林氏年紀并不算很大,一向又身體硬朗,早上奶奶還讓自己去買線,那時看起來與平時并無二致,怎么可能說不行就不行了?但二嫂子不是開玩笑的人,她這么說一定是親眼所見。

  待到吳孝長心急火燎地跑到大哥家中,還沒等進房門就已聽見一陣痛哭之聲。吳孝長心下一緊,三步并作兩步地跑進門中,只見吳林氏躺在床上雙目緊閉面色平靜,已是悄然去了。自己媳婦和嫂子兩妯娌正坐在床邊抹眼淚,一旁有四五個街坊在不住地勸說。同族兄弟吳禿子吳孝滿坐在板凳上,看著藥罐里熬的藥湯,頗有些垂頭喪氣。原來他也是準備去東大坑瞧熱鬧的,只是路過吳孝全家門時,正好碰到這碼事便先留下來救人。不料藥還沒送到病人嘴里人就沒了。

  吳孝長強壓住心頭的悲痛,開口問禿子:“孝滿,我娘得的是啥病,咋會走得如此之急?”吳孝滿張口結舌,好半天才道:“二哥,你莫急,聽我說。嬸子這病甚是奇怪,我進門時她四肢抽搐,口角流涎,我頗為懷疑是中了什么毒,但細細驗來卻又不像,我給嬸子扎了水溝、膻中諸處穴道,盼著能有所緩解,哪知病情來勢兇猛,非金石所能奏效,我這也是無可奈何了。二哥,你可要節哀順變??!”
我要評論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7 18:20:06
  十一假期即將結束,一會兒繼續更新!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7 20:04:32
 ?。ㄕ模?br>
  吳孝長滿心悲憤,將拳頭握得嘎巴嘎巴直響,可他也知道這事兒怨不得吳孝滿。吳孝滿于醫術一道不過初窺門徑,本領十分低微,也就能醫個頭疼腦熱,像這類疑難雜癥哪是他力所能及的?他長嘆一聲,從懷里摸出些散碎銀子遞給吳孝滿:“不能讓你辛苦這一趟,這些就權且算個酬謝?!眳切M推辭道:“使不得使不得!嬸子沒了我還得吊孝送些銀子哩,哪能要二哥的錢?”吳孝長道:“一碼歸一碼,你就收下吧?!眳切M也知主家必定還有些事要商議,略略推辭就收下銀子,推門離開了。吳孝長一面打發個老成街坊去通知大哥回家,一面在家里料理吳林氏的后事。

  吳樓村這一片雖屬河南管轄,但離著孔孟之鄉也不算太遠,因此紅白之事禮節最是繁重。一家老小正忙著給老太太做壽衣、扎孝帶子、布置靈堂,猛聽得屋中呱地一聲響,雖然吳家里外甚是嘈雜,但這一聲實在太過響亮,所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不由放下手頭的活計,尋找著聲音的源頭。只見老太太躺的床榻上,不知何時多出來一只碗口大的蛤蟆,正鼓著兩腮,向著眾人怒目昂首。

  小昌一看大驚失色,這不就是昨天夜里自己抓的那只蛤蟆嗎?當時自己只圖一時快活,哪里想得到這群蛤蟆都是靠吃人肉才養得如此肥壯?如果當時知道這件事,別說讓他下手去抓了,就是借他兩個膽子也不敢撩撥呀。進而他想起這蛤蟆明明已獲自由,卻不忙著逃生,仍然在屋中逡巡不去,奶奶莫非就是它害的?如果真要是這樣那自己可犯了大錯了,奶奶一向最疼自己,卻怎地落了個如此結局?

  前來吳孝全家幫忙的多是街坊和親友,有一個正在剪裁白布的漢子廣財,是小昌娘家的親戚,見到這蛤蟆踞坐床榻,有如活人一般賴著不走,不由怒從心上起:“哪里來的蛤蟆,瞧我不打死你!”說著拎著塊白布便欲上前。小昌見事情危急,大喊一聲:“別動!”廣財聽到小昌這么一喊,手里緩了一緩,就在此時,那蛤蟆從床上一躍而起,口中分叉的舌頭吐出老長,閃電般地在廣財手持的白布上舔了一下,那白布上頓時現出一道淡黃色的黏液。眾人鼻中都聞到了一股腥氣,只覺心口煩惡頭暈目眩,拿布的廣財在原地晃了兩晃,撲通一聲坐在地上,半天沒回過神來。再看那蛤蟆時,卻已一蹦三跳地出了門,呱呱大叫著遠去了。瞧著這蛤蟆耀武揚威的樣子,分明就是個有知有覺的人,哪還有一點普通蛤蟆的影兒?
樓主陟云子 時間:2018-10-07 21:14:19
  壬申日,連載第九日,感謝朋友們的支持!
作者:有你陪伴我就快樂 時間:2018-10-07 23:52:50
  看完睡覺
我要評論
作者:愛上肥波的光頭強 時間:2018-10-08 07:05:45
  早上支持樓主!
我要評論
作者:木子阝日 時間:2018-10-08 10:17:22
  一口氣追上大部隊,真好!
我要評論
作者:公子柳2018 時間:2018-10-08 10:34:10
  意猶未盡
我要評論
使用“←”“→”快捷翻頁 上頁 1 2 331 下頁  到頁 
發表回復

請遵守天涯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白金彩票 287| 440| 869| 530| 62| 572| 977| 449| 473| 992| 221| 371| 845| 719| 836| 716| 551| 77| 905| 767| 332| 260| 977| 491| 551| 164| 428| 167| 314| 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