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藥師》-上醫醫國,中醫醫人,下醫醫病,弘揚傳統文化,提升素質教育

樓主:李亮童話 時間:2018-09-12 15:03:16 點擊:14244614 回復:13459
脫水 打賞 看樓主 設置

字體:

邊距:

背景:

還原:

上頁 1 2 336 下頁  到頁 
  開篇——

  在很久很久以前,這故事大概要追溯到三皇五帝時期,那個時代,世界上有一個最大的惡魔,叫做“維”,維與眾生相伴而生,千百萬年來,生活在東土大陸上的人類與“維”的戰斗從來沒有停止?!熬S”成了人們眼中最大的惡魔。

  而唯一可以與維對抗的只采藥師。采藥師繼承了女媧娘娘的輝光,分為五大城邦,統治著東土大陸,這五大城邦分別是西南的螢火城,北方的雪城,東方的水都,西方的沙漠城以及南方的百業城。今天的故事就先從西方的沙漠城厚街講起吧。

  厚街是西野家族在沙漠城經營的中草藥交易場所,這里匯聚了來自全世界的藥材經營商。從小被人欺負又天生不會發光的15歲少年陳香正是厚街雪老山中草藥鋪的藥童。

打賞

1224 點贊

主帖獲得的天涯分:0
舉報 | | 樓主 | 埋紅包
樓主發言:3383次 發圖:0張 | 添加到話題 |
樓主李亮童話 時間:2018-09-12 15:05:02
  “師父,采藥師的職責是什么?”
  “救人?!?br>  “如果那人是壞人,該不該救?”
  “壞人自有法度定論,采藥師的職責是救人?!?br>  “如果那壞人又是仇人,該不該救?”
剩余 10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李亮童話 時間:2018-09-12 15:05:48
  第一章:入學考試邀請函
  東土大陸是一片被采藥師統治的世界,在這里,采藥師擁有至高無上的榮譽和權利。所有少年都夢想成為采藥師。但是要想成為采藥師首先得能夠發出輝光,只有發光才能拿到來自云霄學院的入學考試邀請函,拿到了邀請函,才有機會考入云霄學院,成為一名真正的采藥師。
  ——題記

  1,沒有實力替人出頭
  厚街是西野家族在沙漠城經營的中草藥交易場所,在這里匯聚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藥材商。厚街有一對母女,母親是一個寡婦,女兒名字叫阮小玉。
  阮小玉從小瘦弱,個子不高,為了減輕媽媽的壓力,替媽媽送藥材,不管風里雨里,她都會騎著那臺比她還高的玲瓏車去送藥。
  有一次下雨,路面太滑,由于她腳短,腳本來夠不著地又被長長的雨衣絆住,玲瓏車突然打滑,側翻,放在后備箱的麝香[開竅醒神]、橘皮[理氣]和何首烏[補血]全部甩落在大雨傾盆的馬路上。她顧不著自己有沒有摔傷,跪在被大雨浸泡著的藥材面前,傷心哭泣。
  厚街的藥童陳香與阮小玉青梅竹馬,情同兄妹。這天,他正好送完了一批藥材,從那座養牛場出來看見跪在雨中哭泣的小玉,走上前,幫她扶起玲瓏車,說道:“沒關系的小玉,我們再來送一次就好了?!?br>  沒想到小玉哭得更厲害,說道:“陳香哥哥,沒用的,他們一定不會放過我們的?!?br>  原來這些藥材正是送往城北高利貸公司。小玉媽媽之前借了高利貸,但是一年前就還清了,可在半年前,高利貸公司找到小玉媽媽,讓小玉媽媽每天按照配方為他們送藥材。
  小玉媽媽死活不答應,因為西野家族明文規定,一旦發現有人偷偷將藥材賣給高利貸公司就被視為走私行為,將被終身拉入黑名單,并永久不能踏入沙漠城。
  高利貸公司老大鄧賢士拿出之前與小玉媽媽簽訂的借款合同,說道,但你也別忘了,西野家族還規定,凡是做藥材生意的,如果被發現有向高利貸公司借款的行為,也要被拉入黑名單,并永久不能再踏入沙漠城。
  “求你放了我吧?!毙∮駤寢尮蛟诘厣习?。
  “只要你按照我的配方,每天準時為我送藥一年,我保證會把這張之前的借款合同燒毀?!?br>  小玉媽媽實在沒辦法,答應了鄧賢士。
  陳香極為憤怒,怒罵鄧賢士卑鄙。
  “陳香哥哥,現在該怎么辦?”小玉越哭越傷心。
  陳香將跪在大雨下的小玉拉起來,說道:“跟我走?!?br>  小玉跟在陳香后面,問道:“去哪里?”
  “找他們做個了結?!?br>  他們來到城北高利貸公司的時候,大胡子鄧賢士帶著他手下的人正在公司研究人參。見門口來了兩個小不點,由于雨天光線不好加上他倆穿著雨衣,大胡子鄧賢士嚇了一跳,以為來了兩只鬼。爾后才看清楚原來是厚街的藥童陳香和阮小玉,大笑道:“怎么了,小鬼,我的藥材送來沒有?”
  鄧賢士將手中的人參放下,看一眼戴在手腕上的手表,皺起眉頭,說道:“12:39,不好意思,”鄧賢士看著小玉,說道:“小鬼,你遲到了9分鐘。按照約定,我——”
  “閉嘴——”陳香將拎在手中被雨水浸泡過的藥材全部扔在鄧賢士面前,鄧賢士“哎喲喲”四處亂跳,生怕那些臟兮兮帶著油漬的水濺在他那條剛剛從南方買回來的昂貴西褲上。
  馬仔們上前攙扶鄧賢士。鄧賢士定了定神,惡狠狠地看著陳香,罵道:“你這個小雜碎,瘋了吧你?!?br>  “今天我帶小玉過來,只是警告你,從此以后,你的藥材,老子不送?!?br>  鄧賢士看著這個膽大包天的小鬼,笑道:“小鬼,你懂什么,這藥材是你說不送就不送的嗎?如果我把那份合同交給西野平川,你知道后果嗎?”
  “你可以拿那份合同嚇唬小玉和她媽媽,但是嚇唬不了我,只要我一口咬定這份合同是你偽造,并揭發你走私藥材的事實,你認為西野家族會站在誰一邊?”
  鄧賢士得臉色突然變得非常難看,走到陳香面前,說道:“你剛說什么?”
  陳香從不畏懼鄧賢士黑勢力背景,說道:“放了小玉和她媽媽,否則我告發你走——”
  鄧賢士不等陳香把“私”字說完,反手一巴掌打在陳香臉上,這一巴掌實在太重,將陳香扇倒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
  “陳香哥哥?!毙∮衽艿疥愊忝媲?,見陳香臉上留下的大嘴巴子以及嘴角上的血,心疼的眼淚流不停。陳香擦了擦嘴角鮮紅的血,看著小玉,笑道:“沒什么,我說過,一定會為你和你媽媽討回公道?!?br>  他從大理石地板上站起來,笑對著鄧賢士,說道:“姓鄧的,別人怕你,我可從沒怕過你?!?br>  沒想到這小子也是個硬骨頭,鄧賢士惡狠狠走向陳香,說道:“既然你這么有骨氣,那就讓我看看你有多經打?!?br>  鄧賢士又是一個勾拳狠狠得砸在陳香的肚子上,將他打飛,陳香感覺肚子都快要爆了,痛得連叫喊的聲音都沒有了,從半空中掉下來,落在冰冷堅硬的大理石地板上。
  “陳香哥哥?!毙∮窆蛟诘厣?,抱起了暈在地板上的陳香。
  鄧賢士收起了拳頭,看著小玉,說道:“好了,小玉,拉他走吧,在14:00之前再送一份,這事就算完了,懂嗎?”
  小玉哭著正要抱起陳香離開這里,沒想到陳香的身體突然變熱,從大理石地板上站起來,狠狠地盯著鄧賢士。鄧賢士以及眾馬仔目瞪口呆,剛剛不是被打趴在地上都快死了嗎,怎么還能站起來?這小子到底有多經打?
  “我說過的,從此以后你的藥材,老子不送?!?br>  陳香握緊拳頭打向鄧賢士,鄧賢士早已看出陳香強弩之末,故作頑強。一腳從天而降,把陳香踩在大理石地板上。陳香還想再做抵抗,可是掙扎了幾秒,再也動彈不得了。
  “小子,不要說什么告發不告發,我想你比我還明白,在這片崇尚強者的大陸,你只有成為采藥師,才能替小玉出頭,才能對我制裁。而現在,你只是一只弱雞?!?br>  陳香趴在地上什么也沒說。鄧賢士將腳從陳香身上移開,看著小玉,說道:“小玉,你帶著這個傻小子回去吧,從今天開始,我答應他,再也不會找你們麻煩了?!?br>  小玉背著受傷的陳香哥哥,一步一步離開了公司,走在雨中,走在回厚街的路上。
剩余 3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shileishihai 時間:2018-09-12 16:00:58
  碼一記
我要評論
作者:chenxu5983651 時間:2018-09-12 16:57:51
  你。
我要評論
作者:Biaosaoooo 時間:2018-09-12 18:11:42
  寫的很好特別的支持
剩余 1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pengbilin25 時間:2018-09-12 18:34:48
  樓主繼續加油 我們繼續支持!
我要評論
作者:誓師大會2014 時間:2018-09-12 19:37:13
  加油,快點真支持你一下。
我要評論
作者:羅錫文 時間:2018-09-12 19:58:32
  支持!
我要評論
作者:咖魅伽 時間:2018-09-12 20:20:10
  很好看!哈哈哈哈
我要評論
作者:郁子變胖了 時間:2018-09-12 21:10:02
  要急死人了
我要評論
作者:ty_134346068 時間:2018-09-12 21:48:20
  估計帖子要火,先占個座劉明
我要評論
作者:ty_134346068 時間:2018-09-12 21:53:25
  終于有能量了,趕快給你主貼點贊
我要評論
作者:特價機樣機專賣買 時間:2018-09-13 10:00:04
  好貼。
我要評論
樓主李亮童話 時間:2018-09-13 11:13:55

  2,危機四伏
  東土大陸最西側的沙漠城,那是靠地脈黑暗之地最近的地方。城墻上掛滿了沙蠶圖騰的黃沙顏色旗幟。城內有一條街道,叫做厚街,這是西野家族在沙漠城最大的中草藥交易場所。全世界中草藥商人都匯聚在這里。
  陳香正是厚街的小小藥童,從小到大,他一直跟著雪老山,替雪老山送藥。
  這天下午,他送完了最后一趟藥并沒有急著回去,而是調轉黃色電動車的方向,前往西城。他想在今天,去做一件那天答應了小玉的事情。
  在這片被采藥師統治的東土大陸,沒有什么比成為采藥師更榮耀的事情。但是要想成為采藥師首先得拿到來自云霄學院的入學考試邀請函。
  每逢初夏時分,云霄學院便會通知各城城主派人前往百業城請回入學考試邀請函。只有請回邀請函,所在城市的孩子們才能統一考試。
  沙漠城城主西野平川本想自己親自前往百業城請邀請函,但是恰逢這段時間城內出現了一批神秘分子。他不知道這些神秘分子最終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以他多年的經驗來看,一定與馬上到來的邀請函資格考試息息相關。
  為了確保即將到來的考試順利進行,他只能留守府內,每天待在書房盯著那幅龐大的沙漠城全城地圖,點點畫畫,布置安防,確??忌桨矡o事。因為這些考生才是東土大陸的未來和希望,他絕對不允許這群神秘分子傷害到孩子們。
  西野府邸正在西城。府內,三公主西野驚鴻見父親忙得額頭冒滿,從旁座起身,倒上一杯茶,走到父親面前,說道:“父親喝杯茶休息一下吧?!?br>  西野平川搖搖頭,未曾看一眼自己的女兒,繼續盯著地圖,生怕哪個地方的防備有漏洞。
  西野驚鴻生得俊俏,眉宇開闊,目光犀銳,今年15歲,恰是考試的年紀。前幾天由于姐姐西野望蜀前往云霄學院請入學考試邀請函去了,讓原本捉襟見肘的人手顯得更稀少。
  每天看著父親徹夜難眠,茶飯不思,更為即將到來的考試擔憂。驚鴻疼在心里,想來自己也大了,自告奮勇要為父親排憂解難,說道:“父親,請讓我去調查這個案子吧?!?br>  父親大跌眼鏡,看著這個黃毛丫頭,說道:“驚鴻,你還小,保護好自己就夠了,這是大人的事情?!?br>  “父親,我已經15歲了,就讓我擔起西野家族的責任吧?!?br>  這句話讓身為父親的西野平川很震撼,沒想到年紀輕輕的驚鴻似乎早已明白什么是責任??墒沁@個案件不是兒戲,怕是對驚鴻很不利。父親終歸不敢答應。
  但是驚鴻執拗,父親很無奈,于是給了她一個端茶倒水的打雜工作,讓她協助自己整理材料。但驚鴻絲毫不敢怠慢,只要能為父親緩解壓力,做什么她都愿意。
  “報——”府外傳來一連串急促的馬蹄聲,西野平川放下手中的筆,來者正是北門太守。北門太守雙手抱拳,半跪在城主面前,說道:“我們在城北外發現一具采藥師的尸體,他的輝光被吸干,只剩下一具干尸?!?br>  “誰這么大膽?”西野平川如坐針氈,立刻跳起來,焦急地問道。
  “貓頭鷹?!?br>  “可是去年不是已經剿滅了嗎?怎么又死灰復燃?”
  “末將正在加派人手清查?!?br>  “一有消息馬上匯報?!?br>  “是?!?br>  看著北門太守騎馬遠去,西野平川的臉色非常難看,驚鴻問父親:“父親,到底發生了什么?”
  父親原本不想讓女兒知道的,但是女兒長大了,就算現在不告訴她,以后她也會找到答案。況且這件事情兇多吉少,告訴女兒也讓她有一個防范。說道:“一年前,東土大陸出現了一種專門吸食采藥師輝光的動物,這種動物就是貓頭鷹?!?br>  “可是采藥師不是東土大陸最強的存在嗎,為何貓頭鷹敢吸食輝光呢?這不是向全天下采藥師宣戰嗎?”驚鴻問道。
  “也許他們就是想向全天下采藥師宣戰?!?br>  “什么?”驚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貓頭鷹的出現,讓東土大陸所有的采藥師陷入危機。為了查清貓頭鷹的來龍去脈,去年云霄學院院長陳凌云特別派出了兩位非常優秀的采藥師前去調查,雖然后來我們摧毀了貓頭鷹巢穴但是這兩位優秀的采藥師卻犧牲了。如今吸食輝光的貓頭鷹再度出現,實在蹊蹺?!?br>  “那我們怎么辦呢?”驚鴻問道。
  父親還沒來得及開口,門外又有來報。
  “報——”
  府外有一陣倉促的馬蹄聲,來者正是西門守城士兵:“報城主,大事不好了?!?br>  “什么事?”
  “有人爬上了烽火臺??!”
  西野平川慌忙跑出西野府邸,望向烽火臺。只見烽火臺上站著一位穿著一身黃色工作服的15歲瘦弱少年。那少年正是厚街雪老山門下的小藥童陳香。
  沒有一刻安寧,多事之秋啊。西野平川氣得想吐血,指著士兵們罵道:“你們到底怎么守的烽火臺?怎么讓那小子跑上去的?”
  士兵們跪在地上,不敢說話。都怪人手不夠,守衛不嚴,陳香這小子趁看守烽火臺的士兵沒有在意,偷偷爬上了烽火臺。
  陳香見城主居然也在,身邊還帶了一個丫頭,不僅沒有緊張,反而興奮,點燃手中早已握住的柴油火把,西野平川嚇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擔心什么來什么,緊緊盯著陳香,喊道:“小王八蛋,你在干什么?千萬不能點燃火盆?。?!”
  火盆一旦被點燃,沙漠城整座防線的烽火臺都將被點燃,東土大陸隨即宣告進入戰爭防備階段。烽火戲諸侯,一旦點燃,而發現并無戰事,四大城邦要對沙漠城問責,這可是掉腦袋的大事。
  陳香不知輕重,揮舞著火把,向城主喊道:“城主,你在最好了,借這個機會,今天我要向你們宣布一件重大的事情,我一定會成為東土大陸最強采藥師?!?br>  這聲音嘹亮,響徹寰宇,震驚黑夜。
  西野平川好氣好笑又好急,近乎哀求,說道:“小王八蛋,你趕緊下來,千萬別點燃火盆?。。?!”
  “哈哈,”陳香并沒留意什么火盆,依然沉浸在要成為最強采藥師的幻想之中,叉著腰,一邊搖晃著柴油火把,說道:“城主,您得對我有信心啊,好歹我也是厚街的藥童,我若成了最強采藥師,您臉上也有光不是?”
  西野平川的嘴上功夫完全不是陳香的對手,驚鴻見狀,正是為父親排憂解難之機,說道:“父親,讓我來?!?br>  驚鴻繼承了西野家族光榮血統,加上自身天賦和努力,15歲,在這個大多數孩子都還未開化的年齡,她不僅能散發出黃沙顏色的輝光,而且還能嫻熟的運用輝光。
  看著三女兒的輝光運用瀟灑自如,作為父親,大為震驚。
  “哇——什么?!眲偛湃魃l出來的輝光已經足夠讓士兵們震撼,沒想到三公主居然召喚出了西野家族圖騰沙蠶寶寶,士兵們驚爆了眼珠子,剛才只是跪著,現在完全癱坐在地。
  “三公主15歲就能召喚圖騰了,這得強到什么樣的存在呀?。。。。。?!”
  西野平川也對女兒這幾年的自學自悟能力感到不可思議。
  陳香雖然站得高,卻也將西野驚鴻這一系列操作看得清清楚楚,沒想到比自己還小幾個月的三公主驚鴻不僅能夠發光還能召喚圖騰。這才是真正的采藥師嗎?
  沙蠶寶寶送驚鴻平穩落到了烽火臺,隨后消失,陳香望著她那冷艷的雙眼不禁打了一個寒戰。
  西野驚鴻看著這個做事不顧后果的小子,罵道:“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會害死很多人?烽火臺是戰爭的訊號,一旦被點亮,多少人將背井離鄉,你以為很好玩嗎?”
  “喂,”陳香鼓足了底氣,用火把指著驚鴻,說道:“別以為你是女孩子大吼大叫我就不敢還嘴。我幾時說過要點亮烽火臺的?”
  “那你跑到烽火臺來干什么?”
  “你沒聽到嗎?我只是站在這里向所有人宣布,我一定要成為最強采藥師?!?br>  “那你告訴我,怎樣才能成為最強采藥師?”
  “誰不知道,只有發光才能成為采藥師?!标愊阕煊?。
  “你能不能發光?”
  “我——”
  強如驚鴻,一眼就能看穿陳香不會發光,說道:“你連光都發不出來,怎么能拿到云霄學院的入學考試邀請?怎么成為最強采藥師?你還是趕緊回去修煉吧?!?br>  “我不回去,”對于驚鴻的意見,陳香抗拒,也很絕望,說道:“我站在這里怎么了?我向你們宣誓要成為最強采藥師怎么了?誰規定我不能上來的?”
  “那你告訴我,為什么要成為采藥師?”
  “你這樣的天才,又怎能理解別人的痛苦?不管怎么修行多么努力都發不了光,發不了光就成不了采藥師,成不了采藥師,這輩子都要被人欺負,保護不了朋友,保護不了任何人?!?br>  陳香越說越激動,眼淚流不停。
  驚鴻一時心軟,語氣也平和了很多,問道:“這就是你要成為采藥師的理由嗎?”
  “去年我還很弱,弱小的我根本保護不了妹妹,后來她因為絕望離開了這里。我望著她離去,悲痛萬分。于是告訴她,有一天,我一定會站在沙漠城最高的地方,告訴這個世界我會成為最強采藥師?!?br>  陳香擦干了眼角的淚水,看著驚鴻,看著這位真正的采藥師,說道:“我以為這樣做,小玉妹妹就會回來,可是我太天真了,如果不能像你這樣成為真正的采藥師,就算小玉回來,我還是保護不了她啊?!?br>  如果爬到烽火臺就能給別人帶來希望,那么猴子都比他強。陳香傻笑一聲,他笑15歲的自己為什么比猴還要幼稚?要想成為采藥師,終歸靠實力。爬到烽火臺,不過就是一個笑話。
  也許這也是小玉的絕望吧,小玉對自己已經絕望了,所以她走了。走了也好,不會看到自己的窘境。
  他抱著深邃的火把,縱身跳下懸崖。
  再見了,所有的一切。我終于知道也終于承認,我太弱了,就算我再努力修煉也發不出光啊。
  呵,采藥師,永別吧。
作者:u_96600712 時間:2018-09-13 11:21:09
  一二三,不簡單……
我要評論
樓主李亮童話 時間:2018-09-13 12:13:17
  2,危機四伏
  經過多日照顧,陳香的傷漸漸好轉,小玉卻在收拾自己的行囊,陳香從床上坐起來,望著小玉的背影,問道:“小玉,你——”
  小玉什么都沒說,將行囊整理好,背在身上,就在她要跨出房門的時候,陳香不顧身體的疼痛,從床上跳下來,光著腳,追了上去,緊緊抓住小玉的手,問道:“小玉,你要去哪里?”
  小玉依然頭也沒回,背對著陳香,臉上都是落寞。
  “留在這里吧,我一定會成為最強采藥師,一定能保護你的?!?br>  沒想到這句話強烈刺痛了小玉的內心,小玉使勁甩開了陳香的手,啜泣著跑出了房間,跑出了厚街,離開了沙漠城。
  望著漸漸遠去的小玉,陳香內心悲涼。

  東土大陸最西側的沙漠城,那是靠地脈黑暗之地最近的地方。城墻上掛滿了沙蠶圖騰的黃沙顏色旗幟。城內有一條街道,叫做厚街,這是西野家族在沙漠城最大的中草藥交易場所。全世界中草藥商人都匯聚在這里。
  陳香正是厚街的小小藥童,從小到大,他一直跟著其中一家藥鋪的老板雪老山,替雪老山送藥。
  這天下午,他送完了最后一趟藥并沒有急著回去,而是調轉黃色玲瓏車的方向,前往西城。他想在今天,去做那件一年前答應了小玉的事情。

  在這片被采藥師統治的東土大陸,沒有什么比成為采藥師更榮耀的事情。但是要想成為采藥師首先得拿到來自云霄學院的入學考試邀請函。
  每逢初夏時分,云霄學院便會通知各城城主派人前往百業城請回入學考試邀請函。只有請回邀請函,所在城市的孩子們才能統一考試。
  沙漠城城主西野平川本想自己親自前往百業城請邀請函,但是恰逢這段時間城內出現了一批神秘分子。他不知道這些神秘分子最終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以他多年的經驗來看,一定與馬上到來的邀請函資格考試息息相關。
  為了確保即將到來的考試順利進行,他只能留守府內,每天待在書房盯著那幅龐大的沙漠城全城地圖,點點畫畫,布置安防,確??忌桨矡o事。因為這些考生才是東土大陸的未來和希望,他絕對不允許這群神秘分子傷害到孩子們。
  西野府邸正在西城。府內,三公主西野驚鴻見父親忙得額頭冒滿,從旁座起身,倒上一杯茶,走到父親面前,說道:“父親喝杯茶休息一下吧?!?br>  西野平川搖搖頭,未曾看一眼自己的女兒,繼續盯著地圖,生怕哪個地方的防備有漏洞。
  西野驚鴻生得俊俏,眉宇開闊,目光犀銳,今年15歲,恰是考試的年紀。前幾天由于姐姐西野望蜀前往云霄學院請入學考試邀請函去了,讓原本捉襟見肘的人手顯得更稀少。
  每天看著父親徹夜難眠,茶飯不思,更為即將到來的考試擔憂。驚鴻疼在心里,想來自己也大了,自告奮勇要為父親排憂解難,說道:“父親,請讓我去調查這個案子吧?!?br>  父親大跌眼鏡,看著這個黃毛丫頭,說道:“驚鴻,你還小,保護好自己就夠了,這是大人的事情?!?br>  “父親,我已經15歲了,就讓我擔起西野家族的責任吧?!?br>  這句話讓身為父親的西野平川很震撼,沒想到年紀輕輕的驚鴻似乎早已明白什么是責任??墒沁@個案件不是兒戲,怕是對驚鴻很不利。父親終歸不敢答應。
  但是驚鴻執拗,父親很無奈,于是給了她一個端茶倒水的打雜工作,讓她協助自己整理材料。但驚鴻絲毫不敢怠慢,只要能為父親緩解壓力,做什么她都愿意。
  “報——”府外傳來一連串急促的馬蹄聲,西野平川放下手中的筆,來者正是北門太守。北門太守雙手抱拳,半跪在城主面前,說道:“我們在城北外發現一具采藥師的尸體,他的輝光被吸干,只剩下一具干尸?!?br>  “誰這么大膽?”西野平川如坐針氈,立刻跳起來,焦急地問道。
  “貓頭鷹?!?br>  “可是去年不是已經剿滅了嗎?怎么又死灰復燃?”
  “末將正在加派人手清查?!?br>  “一有消息馬上匯報?!?br>  “是?!?br>  看著北門太守騎馬遠去,西野平川的臉色非常難看,驚鴻問父親:“父親,到底發生了什么?”
  父親原本不想讓女兒知道的,但是女兒長大了,就算現在不告訴她,以后她也會找到答案。況且這件事情兇多吉少,告訴女兒也讓她有一個防范。說道:“一年前,東土大陸出現了一種專門吸食采藥師輝光的動物,這種動物就是貓頭鷹?!?br>  “可是采藥師不是東土大陸最強的存在嗎,為何貓頭鷹敢吸食輝光呢?這不是向全天下采藥師宣戰嗎?”驚鴻問道。
  “也許他們就是想向全天下采藥師宣戰?!?br>  “什么?”驚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貓頭鷹的出現,讓東土大陸所有的采藥師陷入危機。為了查清貓頭鷹的來龍去脈,去年云霄學院院長陳凌云特別派出了兩位非常優秀的采藥師前去調查,雖然后來我們摧毀了貓頭鷹巢穴但是這兩位優秀的采藥師卻犧牲了。如今吸食輝光的貓頭鷹再度出現,實在蹊蹺?!?br>  “那我們怎么辦呢?”驚鴻問道。
  父親還沒來得及開口,門外又有來報。
  “報——”
  府外有一陣倉促的馬蹄聲,來者正是西門守城士兵:“報城主,大事不好了?!?br>  “什么事?”
  “有人爬上了螢火塔??!”
  西野平川慌忙跑出西野府邸,望向螢火塔。只見螢火塔上站著一位穿著一身黃色工作服的15歲瘦弱少年。那少年正是厚街雪老山門下的小藥童陳香。
  沒有一刻安寧,多事之秋啊。西野平川氣得想吐血,指著士兵們罵道:“你們到底怎么守的螢火塔?怎么讓那小子跑上去的?”
  士兵們跪在地上,不敢說話。都怪人手不夠,守衛不嚴,陳香這小子趁看守螢火塔的士兵沒有在意,偷偷爬上了螢火塔。
  陳香見城主居然也在,身邊還帶了一個丫頭,不僅沒有緊張,反而興奮,點燃手中早已握住的柴油火把,西野平川嚇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擔心什么來什么,緊緊盯著陳香,喊道:“小王八蛋,你在干什么?千萬不能點燃火盆?。?!”
  火盆一旦被點燃,沙漠城整座防線的螢火塔都將被點燃,東土大陸隨即宣告進入戰爭防備階段。烽火戲諸侯,一旦點燃,而發現并無戰事,四大城邦要對沙漠城問責,這可是掉腦袋的大事。
  陳香不知輕重,揮舞著火把,向城主喊道:“城主,你在最好了,借這個機會,今天我要向你們宣布一件重大的事情,我一定會成為東土大陸最強采藥師?!?br>  這聲音嘹亮,響徹寰宇,震驚黑夜。
  西野平川好氣好笑又好急,近乎哀求,說道:“小王八蛋,你趕緊下來,千萬別點燃火盆?。。?!”
  “哈哈,”陳香并沒留意什么火盆,依然沉浸在要成為最強采藥師的幻想之中,叉著腰,一邊搖晃著柴油火把,說道:“城主,您得對我有信心啊,好歹我也是厚街的藥童,我若成了最強采藥師,您臉上也有光不是?”
  西野平川的嘴上功夫完全不是陳香的對手,驚鴻見狀,正是為父親排憂解難之機,說道:“父親,讓我來?!?br>  驚鴻繼承了西野家族光榮血統,加上自身天賦和努力,15歲,在這個大多數孩子都還未開化的年齡,她不僅能散發出黃沙顏色的輝光,而且還能嫻熟的運用輝光。
  看著三女兒的輝光運用瀟灑自如,作為父親,大為震驚。
  “哇——什么?!眲偛湃魃l出來的輝光已經足夠讓士兵們震撼,沒想到三公主居然召喚出了西野家族圖騰沙蠶寶寶,士兵們驚爆了眼珠子,剛才只是跪著,現在完全癱坐在地。
  “三公主15歲就能召喚圖騰了,這得強到什么樣的存在呀?。。。。。?!”
  西野平川也對女兒這幾年的自學自悟能力感到不可思議。
  陳香雖然站得高,卻也將西野驚鴻一系列操作看得清清楚楚,沒想到比自己還小幾個月的三公主驚鴻不僅能夠發光還能召喚圖騰。這才是真正的采藥師嗎?
  沙蠶寶寶送驚鴻平穩落到了螢火塔,陳香望著她那冷艷的雙眼不禁打了一個寒戰。
  西野驚鴻從沙蠶寶寶身上跳下來,站在螢火塔,平視著這個做事不顧后果的小子,罵道:“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會害死很多人?螢火塔是戰爭的訊號,一旦被點亮,多少人將背井離鄉,你以為很好玩嗎?”
  “喂,”陳香鼓足了底氣,用火把指著驚鴻,說道:“別以為你是女孩子大吼大叫我就不敢還嘴。我幾時說過要點亮螢火塔的?”
  “那你跑到螢火塔來干什么?”
  “你沒聽到嗎?我只是站在這里向所有人宣布,我一定要成為最強采藥師?!?br>  “那你告訴我,怎樣才能成為最強采藥師?”
  “誰不知道,只有發光才能成為采藥師?!标愊阕煊?。
  “你能不能發光?”
  “我——”
  強如驚鴻,一眼就能看穿陳香不會發光,說道:“你連光都發不出來,怎么能拿到云霄學院的入學考試邀請?怎么成為最強采藥師?你還是趕緊回去修煉吧?!?br>  “我不回去,”對于驚鴻的意見,陳香抗拒,也很絕望,說道:“我站在這里怎么了?我向你們宣誓要成為最強采藥師怎么了?誰規定我不能上來的?”
  “那你告訴我,為什么要成為采藥師?”
  “你這樣的家族,這樣的天才,又怎能理解我們這些普通人的痛苦?不管怎么修行怎么努力都發不了光,發不了光就成不了采藥師,成不了采藥師,這輩子都要被人欺負,保護不了朋友,保護不了任何人?!?br>  陳香越說越激動,拿著火把的那只手在顫抖,眼淚流不停。
  驚鴻一時心軟,語氣也平和了很多,問道:“這就是你要成為采藥師的理由嗎?”
  眼看驚鴻的氣勢也下來了,陳香的神經沒有之前繃得緊,他慢慢放下了指著驚鴻的火把,像個做錯了是的孩子,低著頭,說道:“去年我還很弱,弱小的我根本保護不了妹妹,后來她因為絕望離開了這里。我望著她離去,悲痛萬分。于是告訴她,有一天,我一定會站在沙漠城最高的地方,告訴這個世界我會成為最強采藥師。
  “我以為這樣做,小玉妹妹就會回來,可是我太天真了,如果不能像你這樣成為真正的采藥師,就算小玉回來,我還是保護不了她啊?!?br>  如果爬到螢火塔就能給別人帶來希望,那么猴子都比他強。陳香傻笑一聲,擦干了眼角模糊的淚水,他笑15歲的自己為什么比猴還要幼稚?要想成為采藥師,終歸靠實力。爬到螢火塔,不過就是一個笑話。
  也許這也是小玉的絕望吧,小玉對自己已經絕望了,所以她走了。走了也好,不會看到自己的無能。
  驚鴻眼看陳香似乎陷入了過度的悲傷和自責之中,導致站在螢火塔的腳跟有些不穩,身體搖晃。他非常焦急,害怕著小子一不小心沒站穩墜入萬丈懸崖就要出人命了。伸出手,但又不敢上前,急切地喊道:“陳香?!?br>  這聲呼喚就像劃過黑夜的光芒,迷迷糊糊中,陳香抬起頭,淚眼模糊,連驚鴻的模樣都看不清了。
  驚鴻見陳香上下眼皮打架,糟糕,正要上前拉住他,沒想到陳香眼睛一閉,身體失衡,從螢火塔跌入萬丈懸崖。
  “陳香——”
作者:左小飛飛617 時間:2018-09-13 12:34:45
  等待更新中
我要評論
作者:g6621729 時間:2018-09-13 13:58:03
  樓主寫得很有水準
我要評論
作者:游慶君 時間:2018-09-13 18:00:45
  記號。。。
我要評論
作者:whyfatL 時間:2018-09-13 19:27:14
  好好看啊,一天刷了幾十遍!
我要評論
樓主李亮童話 時間:2018-09-14 09:17:42
  3,奇怪的小和尚
  “老山,死亡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
  曾幾何時,陳香問藥材鋪老板雪老山這個問題,老山放下手中的活兒,點燃一支煙,想了很久,說道:“那要看你怎么死,如果生老病死,你可能會感到疼痛,如果意外而死,你連疼痛的感覺都沒有?!?br>  “那這到底是什么感覺呢?”陳香并不明白。
  “痛和不痛的感覺,看你自己了?!崩仙綄虢責燁^扔在地上,踩滅,干活兒,繼續說道:“生命實在太脆弱了,活著就是一個奇跡,死才是最普通不過了,所以不要去想死之后的事情。那會讓你浪費偶然因素中的奇跡,劃不來的?!?br>
  幸虧驚鴻一直盯著陳香,一直觀察著他的情緒變化以及體內氣息的流動,就在陳香突然昏迷從螢火塔摔下懸崖的一剎那,她已經坐上了沙蠶寶寶,從空中將陳香救了下來,并緩緩將他放到了地上。
  等他慢慢醒過來,睜開眼睛卻看見驚鴻一直呆在他身邊,他有點懵,從地上坐起來,望著頭頂高聳入云的螢火塔,大叫一聲:“哇,那么高,我是怎么下來的?”
  “你忘了嗎?”驚鴻問道。
  “忘了什么?”陳香不解。
  “你忘了你從螢火塔摔下來,是我和沙蠶寶寶把你救了的嗎?”
  “真的嗎?”陳香深情地看著驚鴻,半晌說不出一句話。
  驚鴻被陳香深情得眼神盯得有些面紅,從陳香身邊站起來,跳上了沙蠶寶寶,臨走之前,回過頭,對陳香說道:“我要鄭重地警告你,陳香,在你沒成為東土大陸最強采藥師之前,你一定不能死?!?br>  “什么?”好像耳邊涌出來的風越來越大,大得讓他有點兒沒聽清楚西野驚鴻剛剛講了什么。西野驚鴻正要走,陳香從地上站起來,大喊一聲:“喂。等等?!?br>  “什么?”驚鴻看著陳香。
  “剛剛你說要警告我的,我沒聽太清楚,能再說一遍嗎?”陳香的心撲通撲通跳著,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采藥師的職責是救人,不是殺人,見死不救不是真正的采藥師?!?br>  “不,”陳香搖搖頭,說道:“不是這句,你說在我沒成為東土大陸最強采藥師之前絕對不能死的,是不是?”
  驚鴻微微一笑,轉身飛向夜空。
  “喂,”陳香追著西野驚鴻的身影奔跑,大聲喊道:“你還沒回答我是不是?!?br>  “陳香,你要記住,在你沒成為東土大陸最強采藥師之前,你絕對不能死,因為你的命是我救的?!?br>  陰冷的夜空回蕩著西野驚鴻清脆的聲音,陳香非常感動,“驚鴻,是你說的嗎?是你嗎?我一定會成為東土大陸最強的采藥師,一定會的?!?br>  說完,陳香跪倒在地嗷嗷大哭。
  他哭了很久,差不多眼淚都哭干了,一直到很晚才回到厚街,回到雪老山的檔口。雖然已經很晚了,但老山還沒有打烊?;椟S的燈光下,雪老山見陳香剛回來,嘴上叼著煙,漫不經心地問道:“喂,小子,沒被神秘分子盯上嗎?”
  “???什么神秘分子?”陳香的世界不是每個人都能看懂,如今全城都在盯防不知道什么時候潛入沙漠城的神秘分子,但是他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老山這會兒有點生氣了,從桌子上拿出一張告示,放在陳香面前,教育道:“你看看,告示貼得到處都是,你怎么就不長個心眼?!?br>  陳香拿起告示,確實是西野府邸發出來的官文,官文上寫道:最近城內不太平,大家小心。如有發現神秘分子,立刻舉報。
  老山繼續說道:“神秘分子猖獗,專抓小孩,你這么晚出去亂跑,要是被犯罪分子盯上了出事了怎么辦?”
  陳香低著頭,他知道這是老山對他的關心,但是他不想讓老山看見他已經哭腫的眼睛,從老山面前繞過,走上了樓。說道:“老山,謝謝你?!?br>  雪老山被溫柔一擊,看著已經上樓了的陳香,自言自語,這小子啥時候學會了禮貌?
  陳香走進房間,蒙上被子就睡著了。
  說起雪老山,旁人知道的并不多,只知道他是雪城人,15年前追隨雪城段家參加了東土大陸對維的總攻之戰。大戰勝利之后他不想回到冰冷刺骨的雪城,一個人留在了沙漠城,在厚街經營一家中藥鋪。
  陳香從小和老山生活在一起,老山將他當自己家孩子般對待。他對老山非常感恩,也一直認為老山是一個很有哲學深度的人,問他關于生與死的問題,轉世與輪回的問題,老山都有一番精彩的見解。
  “咣咣咣咣——”老山拿起那面爛鑼,敲個沒完沒了,驚醒了睡夢中的陳香,陳香掀開被子走下樓,望著老山那猥瑣的身子骨,問道:“老山,這么早又在發什么神經?”
  “你小子昨晚回那么晚還沒罵你呢,趕緊起來,今天檔口搞活動?!?br>  “搞什么活動?”陳香慢慢從床上爬起來,只聽見老山嘹亮的聲音回蕩在厚街:“走過路過的父老鄉親,千萬不要錯過,為了慶祝即將到來的云霄學院入學考試邀請函即將抵達沙漠城,本檔口今天推出特大優惠活動——”
  “喂,喂,老山,剛剛你說什么?”陳香瞬間清醒,跑到老山面前,纏著老山不放手,問道:“前些天去云霄學院請函的大公主西野望蜀回來了嗎?”
  “哎呀,我哪知道,最近城內人心惶惶,你看大街小巷都沒幾個人敢出來,不搞活動哪有生意?”老山不耐煩,頭都沒轉,敲著鑼,繼續吆喝:“今天橘皮、桃仁免費送?!?br>  陳香大吃一驚,喊道:“老山,你這是干嘛?這不叫優惠,這叫免費!”
  雪老山瞪著陳香,罵道:“你個小子懂啥,有人氣就行了,還怕賺不到錢?”
  父老鄉親從街頭巷尾蜂擁而來,在雪老山中藥鋪排起了長長的隊伍。一位大媽憂心忡忡,問雪老山:“老山啊,最近城內不太平,我小孩都不敢出門啊,干嘛只拿橘皮和桃仁搞活動啊,應該拿一些具有防護作用的藥材啊?!?br>  大媽的話立刻得到了很多人的認同,人們質疑老山,是不是橘皮和桃仁快過期發霉了才拿出來做活動。
  但是老山這人很和氣,也很耐心,對大媽說道:“大媽,你知道咱東土大陸誰最厲害?”
  大媽回答:“這千百年來是采藥師為咱老百姓主持正義,維護公道,采藥師才是最厲害的?!?br>  老山鼓起掌,說道:“大媽說的沒錯,如果你的孩子成了采藥師,你還怕什么神秘分子呢?”
  街坊鄰居都認為老山說的很在理,老山繼續說道:“如今一個神秘分子還不是犯罪分子就把我們給整的人心惶惶,什么原因呢?就是因為我們沙漠城采藥師太少了。大家想想,如果我們沙漠城人人都是采藥師,那些神秘分子還敢來嗎?我們需要恐懼嗎?”
  父老鄉親們為老山鼓起了掌。
  “但是要想成為采藥師并沒有那么容易,首先你得學會發光,發光的要領在于體內氣息在經脈之間的運轉。別看橘皮普通,卻有理氣健脾的功效,可以調整體內氣息的流通,再加上桃仁活血的功效,對于發光有極大的幫助?!?br>  街坊鄰居們為了讓自家孩子們在即將到來的云霄學院入學考試邀請資格考試中更好發揮體內的輝光,瘋狂采購。因為只有發出輝光才能拿到云霄學院入學考試邀請,拿到邀請函才有機會成為采藥師。這是全天下父母對子女的最高愿望。
  雪老山中草藥檔口火爆的人氣徹底激怒了對面福建草藥鋪、廣州草藥店、江西草藥店,三家店老板和老板娘氣不打一處來,沖到老山店門口,罵道:“你個雪老山,存心不讓我們活了是吧?”
  雪老山還沒開口,他們三人就被這排成長長的隊伍的唾沫星子給淹沒了。
  “老山這都是為了下一代,瞧瞧你們,就知道賺錢?!?br>  三家店老板氣得跺腳,雪老山什么也沒說,微笑著一筆帶過。街坊鄰居拿著打包好的橘皮,對老山千恩萬謝,然后走了。
  “喂,喂,喂,你們別走,還沒給錢呢?!”陳香這小子不識抬舉得追了出去,老山非常不高興,罵道:“你小子又干什么呀?!?br>  “老山,再送下去我們會破產的?!标愊阃切]付錢的鄰居們就這樣大搖大擺得走了,心痛不已。
  “傻小子,記住一句話,在這片東土大陸,只有采藥師越多,我們才越安全?!崩仙綇亩道锬贸隽藷?,點著,深深吸了一口。
  “道理沒錯,可是我們不能破產啊?!?br>  老山將煙霧在肚子里醞釀了好一陣,然后輕輕吐出了一個煙圈,走到陳香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哈哈,傻小子,我可是富可敵國的公子哥啊,拿我一包橘皮就讓我破產?太小看我了吧?!?br>  老山正要走上樓稍作休息,卻被陳香攔住了,說道:“既然你那么有錢,那你把去年欠我的獎金15萬,上上個月欠我的工資8000,加上上個月我替你修破車花掉的5000一共16.3萬全部給我?!?br>  老山好像并沒有認真聽陳香說話,卻一直盯著門口,對陳香說道:“你去看看那小和尚要點什么?!?br>  “不要轉移話題,接著清一清我們的賬?!钡愊阋娎仙侥茄凵袼坪醪幌袢鲋e,轉過頭,門口果然站著一個眉清秀目的小和尚。他走到小和尚面前,問道:“小和尚,您需要點什么藥?”
  那小和尚生得一副娃娃臉,很是討巧,說道:“貧僧自西天而來,路過——”
  陳香一拍巴掌,說道:“大師,您別說了,我知道了,您是唐僧轉世,唐四藏,對不對?”
  小和尚一臉不明白,問道:“唐四藏是誰?”
  “就是唐三藏的弟弟?!?br>  “唐三藏?”
  “對啊,你忘了嗎,他是你哥,你是他弟?!?br>  “我怎么不知道我有個哥?還叫唐三藏呢?”
  “這樣啊?!标愊銖牡昀镒叱鰜?,圍著小和尚走了一圈,東張西望的。
  “施主,您這是哪一出?”
  “哦,沒什么,我只是想確認一下你是否也有三個徒弟?!?br>  那小和尚臉色大變,眼神中流露出一股陰暗歹毒,殺氣騰騰。
  “哎呦?!崩仙綇牡昀镒叱鰜?,敲了一下陳香的腦門,陳香很無語,問道:“干嘛打我?”
  “打你笨啊,你以為是個光頭就是唐僧?”然后看著小和尚,給小和尚賠禮,抱歉道:“小孩子不懂事,還請大師不要見怪?!?br>  小和尚連忙回禮,說道:“阿彌陀佛?!?br>  “大師應該不是沙漠城的人吧,千里迢迢來到這沙漠城,想必也餓了吧,不如進小店吃點兒紅棗面條,如何?”老山說道。
  小和尚非常有禮貌,說道:“多謝施主,相比于腸胃的饑餓,貧僧更想讀書,不知這偌大的厚街是否有書店?”
  “哦,很不巧,厚街只有中草藥,并沒有書店?!崩仙秸f道。
  小和尚有些失望,說道:“貧僧打攪了?!比缓笕顼L一般在厚街消失了。
  老山迅速抓住陳香的手,將他拉進房間。
  “喂,干嘛?”
  老山松開手,什么也沒說,拿出紙筆,畫了一張像,寫下一行字,折好,塞進信封,蓋上老山專有封印,然后將信交給陳香,說道:“我非常懷疑剛剛那個光頭小和尚可能與神秘分子有關,你快把這封信交給城主西野平川。讓他查查,越快越好?!?br>  現在提到城主的名字陳香全身都發麻了,昨天鬧了那么一出,現在哪里還好意思去見他,指不定就會被西野平川給活剝了。
  老山早已看出了陳香的猶豫和害怕,拍了拍陳香的肩膀,說道:“昨天的事我都知道了?!?br>  “你怎么知道?”陳香很好奇。
  “你上樓之后我就去了西野府邸,見了城主?!?br>  “???”陳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沒想到老山那么晚等他回來,之后又去了西野府邸。這到底有多辛苦。
  “老——”
  “好了好了,別抒情了,你去吧,城主并未怪罪你?!?br>  “可是——”
  老山突然臉色大變,變得非??膳?,罵道:“你再不走這個月的工資也別想要了?!?br>  這話果然起作用,陳香拿著信,騎上那臺黃色外賣玲瓏車,正要走,卻又被老山攔住了,“那一邊?!崩仙街钢c小和尚相反的路線喊道。
  陳香從未見過老山像今天這樣緊張,他知道一定發生了什么或者即將發生什么。會發生什么呢?他并不知道。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這封信交給城主西野平川。
我要評論
樓主李亮童話 時間:2018-09-14 09:19:27
  4,被羞辱的夢想
  “城主,大事不好啦!”陳香騎著那臺黃色玲瓏車狂奔數十公里終于到了西野府邸,然后扔下玲瓏車正要闖入,將信交給城主,但是這一次卻被十幾位士兵當場攔下。
  “你這個小王八蛋,還有臉來,昨天被你害慘了?!币粋€士兵兇狠狠地罵道。
  “趕緊讓我進去,我有急事找城主?!标愊阍僭趺磪柡?,也不可能突破十幾位士兵的封鎖。他也不硬來,拿出那封信,說道:“厚街發生了大事,這是我老板雪老山的親筆信,他囑咐我一定要交給城主,壞了事,你們可擔不起?!?br>  剛才那位士兵不屑一顧,說道:“切,嚇誰呀,更何況城主也不在這里?!?br>  “城主去哪了?”陳香反問。
  “你不知道嗎?他們一早就到東門迎接大公主和云霄學院的特派教授去了?!?br>  陳香大喜,說道“你是說云霄學院的入學考試邀請函已經請回來了?太好了?!?br>  陳香抬起剛剛丟在地上的玲瓏車,調轉方向,再向東門狂奔數十公里。
  玲瓏車越跑越慢,還沒跑5公里,顯示屏上已經發出強烈“!”沒電了。
  “什么?關鍵時刻沒電?”想起來了,昨晚回去的太晚,忘記給玲瓏車充電。自作孽不可活啊。陳香只能用腳力代替電能,半推半蹬著向前。
  “喂,陳香老弟?!?br>  聽聞背后一個那么熟悉的聲音呼喚自己的名字,陳香邊蹬邊回頭,原來是西野家的藥童李阿泰。陳香喜不自禁,向阿泰招手,喊道:“喂,阿泰哥!”
  李阿泰的父親是西野家族的長工,負責西野家族的藥材分配。他大陳香五歲,今年二十歲,他們相識于十年前。十年前李阿泰在他爸爸手里做工,替爸爸給厚街的店鋪配送草藥,一回生二回熟,草藥送多了,兩人也就熟了,沒想到最后成了最要好的兄弟。
  阿泰騎著他那臺經過改造的哈雷電動摩托車追了上來,停在陳香身邊,說道:“可把我憋壞了,父親跟我說最近城內不太平,不讓我出門?!?br>  陳香笑道:“神秘分子?”
  “對啊,你不知道嗎?”
  “那你今天怎么敢出來?”
  李阿泰突然變得有點不自信,低著頭,支支吾吾地說道:“我,我只是想去考場看看?!?br>  為了拿到云霄學院入學考試邀請函,阿泰哥從15歲一直考到了20歲,今年是他第六次參加考試了。陳香當然能看出阿泰哥的沮喪、自卑和膽怯。但是陳香并沒有打擊阿泰哥,說道:“哈哈,我追趕了五年,終于等到和哥哥一同參加考試了?!?br>  背后傳來驚天動地的嘈雜聲,陳香以為發生了什么,沒想到厚街那群經常打照面的小伙伴騎著各式電動摩托車,如洶涌澎湃的洪水猛獸奔騰而來,揚起的沙塵似乎要將這里的一切吞噬。
  “咳咳——”風沙太大,陳香不小心吸進一顆,嗆得連聲咳嗽。
  “啾——”千軍萬馬突然在陳香和李阿泰面前急剎車,灰塵更大了。他倆反應及時,掀起衣服擋住了眼睛和鼻子。
  “抱歉,現在灰塵落了,可以放下衣服了?!闭f話的正是江西草藥店的公子吳尚可,15歲。
  福建草藥店老板娘的女兒林璐突然冒了出來,15歲。林璐兇巴巴看著陳香,罵道:“陳香,你們家什么玩意兒生意?我們店一大早上一個子都沒進,氣得我媽把我罵個狗血淋頭?!?br>  陳香還沒來得及辯駁,林璐又推開了陳香,看著李阿泰,輕蔑一笑,說道:“喲,我以為誰,這不是連續五年沒拿到邀請函的阿泰哥嗎?五年都沒拿到今年你還好意思來?”
  同行的伙伴們笑得前俯后仰。
  “阿泰哥,我看你還是回去吧,不要自取其辱了,都一大把年紀,怎么還像個孩子一樣懷著不現實的夢想?對于一個不能發光的人來說,還是打消成為采藥師的念頭,這輩子好好當個藥童,一輩子替西野家族打工吧?!?br>  同行的伙伴再次笑得前俯后仰。
  “你說什么?再說一次?八婆——”陳香正要沖到林璐面前討一個說法,卻被阿泰拉住了。林璐嘴不饒人,怒氣沖天,面對面與陳香對峙,罵道:“居然敢罵我?你個發不了光的小混蛋?!?br>  “再說一遍?!”
  “再說一遍也一樣,如果你連光都發不了,跟這個沒用的李阿泰有什么不同?”
  “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許你侮辱我哥?!?br>  陳香與林璐臉貼著臉,把拳頭握得緊緊的。
  林璐憋足了勁,身體內爆發出了所有輝光,欲將這小子揍得滿地找牙。吳尚可眼看不對,使出無色輝光將兩人隔開。
  “不要攔著我?!标愊阆霃膮巧锌傻妮x光中掙脫出來,可即便他用出全力也無法擺脫。
  什么?陳香驚詫地看著吳尚可,這個江西人怎么可能在短短幾個月時間內將輝光的能力提升這么多?就在兩個月之前,以他超出常人數倍的力量隨時都可以打敗吳尚可。但是現在,面對吳尚可卻束手無策。
  林璐不依不饒,沒有要結束的意思,還想再罵,卻被吳尚可呵住了:“如果發光只是為了欺負別人,那么我一定不會袖手旁觀?!?br>  林璐明顯知道這是吳尚可對自己剛剛過分言論的警告,便收住了自己的怒氣。見林璐怒氣已消,吳尚可也收住了自己輝光,雙手抱拳,向陳香致歉,說道:“陳香,期待你也能拿到入學考試邀請函?!?br>  吳尚可說完,騎著電動摩托車,帶著剛剛那群人離開了這里。
  看著漸漸遠去的吳尚可他們,陳香依然站在那里,盡無言以對。冷風吹過,他的心,好涼。
  “抱歉,老弟,怪我沒用,發不出光,被別人看不起,連累你也受辱了?!痹締适Я诵判牡睦畎⑻?,受到了十萬點的重創,瞬時間沒了男孩子的骨氣,低著頭,癱坐在那臺帥氣的哈雷玲瓏車上。講話的聲音也沒有了底氣。
  雖然陳香心里確實不好受,但是他知道阿泰哥肯定比他還難受。這么多年來,他一直與阿泰哥形影不離,兩人閑下來就會在一起互相敦促對方修行。為了能夠成為采藥師,沒有人比他還清楚阿泰哥有多努力。
  “陳香,我們都要努力修行啊,爭取早日練出輝光,早日成為采藥師?!?br>  “嗯?!?br>  那時候陳香還很小,阿泰哥說什么就是什么,阿泰哥做什么,他就跟著做什么。那時候他們都還很小,認為只要努力了就能發光??墒侨諒鸵蝗?,年復一年,不管再怎么努力,他們兩個都無法發光。
  阿泰哥15歲的時候雖然看見了云霄學院入學考試邀請函,卻因為不能發光而沒有拿到。那一天,他哭了很久,陳香一直默默地坐在他身邊,默默地陪著他。
  阿泰哥是一個很能照顧別人的人,也很能體會別人的心思,他看出了陳香的沮喪,然后擦干自己的眼淚,對陳香說:“哈哈,老弟,沒關系的,15歲發不了光16歲一定可以,16歲發不了光17歲一定可以,如果17——”
  “不對,不對,”阿泰哥搖著頭,繼續說道:“我是說,總一天,我一定能發光,你也一定可以,到時候東土大陸就屬我們兄弟倆輝光最強,哈哈?!?br>  “嗯?!?br>  看見阿泰哥臉上終于露出的笑容,陳香也更有信心。
  可是一年又一年失敗,一年又一年備受打擊,阿泰哥永遠都沒有放棄。雖然很多事情都沒根本改變,阿泰哥還是沒有發光。但是這么多年來,阿泰哥的努力和執著一直深深地鼓舞著與他一樣無法發光的陳香,這讓他堅信不管如何都不能放棄,終究有一天女媧娘娘會看見凡人的努力,終將有一天他能發出東土大陸最強的光芒,成為東土大陸最強采藥師。
  陳香深吸一口氣,臉上露出了微笑,說道:“阿泰哥,還記得小時候你對我過的話嗎?你說終將有一天,我們都會發光的?!?br>  看著弟弟臉上如此自信的微笑,不知為何,李阿泰心生感動,這個傻小子,他不知道以前都在騙他的嗎?怎么他都相信了呢?
  他擺擺手,說道:“老弟,我想我也該認清楚現實了?!?br>  “什么現實?”陳香心頭一顫,他非常害怕阿泰哥就此放棄。這么多年來,阿泰哥一直都是自己的精神支柱,支撐著一個不能發光的自己堅定往前走。如果阿泰哥放棄了,那么他的世界也會暗淡,這叫他以后怎么面對自己該要走的路?
  • 人生如春: 舉報  2018-12-25 14:10:31  評論

    什么?陳香驚詫地看著吳尚可,這個江西人怎么可能在短短幾個月時間內將輝光的能力提升這么多?就在兩個月之前,以他超出常人數倍的力量隨時都可以打敗吳尚可。但是現在,面對吳尚可卻束手無策。提問作者:描寫這段時,陳香身體內到底有沒輝光?看之前的描寫,沒發現有寫他體內有輝光呢?
  • 李亮童話: 舉報  2018-12-25 14:11:51  評論

    評論 人生如春:??
剩余 3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天津誠信 時間:2018-09-14 09:56:15
  先來記個號~~
我要評論
作者:滿腔熱血耶 時間:2018-09-14 16:51:43
  太吸引人了
我要評論
作者:金絲猴0008 時間:2018-09-14 19:28:55
  果然慢~   同是散人,哈哈哈哈   《道德經》好啊   想問下佛道之間有無高下?何解?對道教不甚了解。   不求樓主一定回答,但留一分希望   四川老鄉的,頂了。   
我要評論
作者:溪溪媽咪 時間:2018-09-15 09:07:39
  加油啊,樓主。
我要評論
作者:江南水玲瓏 時間:2018-09-15 11:38:54
  拍成電影應該好看。
我要評論
樓主李亮童話 時間:2018-09-15 12:22:03
  5,高人指點
  “現實就是——”阿泰哥還沒開口,身后又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哎呀,我的小毛驢啊,你跟我相依為命這么多年,跋山涉水,風餐露宿,辛辛苦苦一輩子,怎么說倒下就倒下了,女媧娘娘啊,請告訴我誰能幫幫我這個快要死的老頭???”
  一個穿著邋遢滿臉長胡子背著一個大葫蘆的老頭跪倒在一頭受傷的小毛驢面前,那雙無助的眼神是落入深淵的絕望。
  李阿泰毫不猶豫從玲瓏車上站起來,一路小跑到老人家跟前,蹲下身子,正要替小毛驢檢查,卻被老人家一鞭子抽打在手背。
  “啊——”的一聲慘叫,李阿泰疼得使勁揉擦著自己通紅的手背,喊道:“老人家,我給您的小毛驢看病呢,干嘛打我呀?”
  “你何德何能能治好我的小毛驢?”老人家反問。
  “我是西野家族的藥童,他們家的羊都是我治好的?!崩畎⑻┤套∈直成系淖茻?,說道。
  “可是驢不是羊,能治好羊也不代表你能治好驢?!崩项^說道。
  “世間萬物發病的原理都是一樣的,老的壞的病變的細胞不斷吞噬健康的完好的細胞,導致劣幣驅逐良幣,身體機體運轉不流暢。只有清除那些病變的細胞,讓機體功能流轉順暢,病自然就好了,這跟它是驢還是羊并沒有本質關系?!?br>  老頭眼前一亮,被李阿泰的專業所折服,軟口,說道:“那就給你試試?!?br>  李阿泰微微一笑,說道:“救死扶傷不是試一試,而是要有把握。而我對救活這只小毛驢有十足的把握?!?br>  老頭兒點點頭,那眼神流露出對阿泰哥的完全信任。阿泰哥沒有辜負老頭兒的信任,他順著小毛驢的經脈一直往下摸,終于確診,原來這小毛驢早上吃了不該吃的東西,導致腹脹,繼而發燒休克。
  阿泰哥從背包里面拿出三味草藥:山楂、橘皮和青蒿,山楂治消化不良,橘皮理中氣,青蒿退虛熱。然后將三味草藥揉搓在一起,塞進了小毛驢的嘴里,小毛驢將草藥咽了下去,沒過一會兒就從地上站起來了,生龍活虎。
  “哈哈——”老頭兒看著自己的小毛驢活過來了笑得跟個孩子似的,然后問李阿泰:“謝謝你救活了我的小毛驢,你說我該如何報答你?”
  李阿泰連忙擺手,說道:“不不不,舉手之勞何足掛齒?!?br>  老頭兒一臉不高興,說道:“你是擔心我老頭穿的這么邋遢沒什么給你是嗎?”
  李阿泰繼續擺手,說道:“爺爺,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要是您有個其他事情我還真幫不上您,但是正好這事兒我懂行,才湊巧幫了您,您千萬別介意?!?br>  “哈哈,”老頭兒似乎有些喜怒無常,一會兒生氣一會兒笑的,讓李阿泰和陳香捉摸不透徹。老頭兒繼續說道:“如果全天下的采藥師都有你這樣一顆仁慈的心該有多好啊?!?br>  聽到采藥師三個字,李阿泰嘆了一口氣,說道:“爺爺,不瞞您說,我都二十歲,還發不了光,以我的資質,恐怕這輩子都無法成為采藥師了?!?br>  “你說過,你一定可以發光的?!辈幌肼牭降脑捯矎陌⑻└缈谥姓f出來了,陳香的世界暗淡無比。
  李阿泰笑著說道:“弟弟,這么多年來,感謝你一直那么相信我,讓我能夠堅持到現在,可是如今我也看清楚了自己,也許我這輩子都無法發光,這輩子都無法——啊——”
  李阿泰還沒說完,老頭兒又是一鞭子抽打在李阿泰的手背上,李阿泰緊緊握住灼燒得更加強烈的手背,質問老頭兒:“爺爺,干嘛老打我???!”
  “我打你健忘?!崩项^兒說道。
  “我忘了什么?”李阿泰反問。
  “你剛剛怎么對我說的?”老頭兒說道:“你剛剛說,世間萬物發病的原理都是一樣的,你不會發光,難道不也是一種發病原理嗎?”
  “您的意思是?”李阿泰似乎有所領悟。
  “身體之所以不能發光,那也是因為光細胞病變造成的,病變的黑暗細胞不斷吞噬發光體,導致劣幣驅逐良幣,長此以往,病人不得不接受自己不能發光的現實。只有清除那些病變的黑暗的細胞,發光體才會遍布全身,你才會發光?!?br>  李阿泰點點頭,似乎他已經明白了。
  老頭兒繼續說道:“你坐下來,再運轉一下體內的氣,看有什么不同?!?br>  李阿泰點點頭,雙腿盤纏而坐。當他正要按照以往的習慣運轉體內之氣的時候卻發現剛剛被老頭兒抽打兩鞭子的手背上的傷口由紅色變成了藍色,藍色傷疤源源不斷給他灌輸真氣,真氣瞬間貫通全身,打通了他久未運轉開來的經脈,驅逐了他內在長期積累下來的黑暗細胞。他察覺自己獲得了前所未有的能量。全身散發著藍色的蒸汽。
  “老頭兒,哥哥怎么了?”陳香看著冒汽的李阿泰以為他會出事。
  “難道你沒看到嗎,你哥哥已經發出了藍光啊?!?br>  就在李阿泰輕輕將丹田之氣提至心肺的一剎那,一道藍色的光芒從他的身體內散發出來。
  “哇——這么漂亮的綠光,哥哥,你真的發光了耶?!标愊阃耆两谛腋V?。
  老頭兒又笑了,說道:“你救了我的小毛驢一命,我治療了你體內的黑暗細胞,這算是回報吧?!?br>  李阿泰看著自己身上的綠光,從地上站起來,雙眼含淚,向老頭兒深深鞠躬。老頭兒拍了拍李阿泰的肩膀,讓他挺起胸膛,看著他那雙通紅的眼睛說道:“從此以后,你有機會成為東土大陸上一名堂堂正正的采藥師了?!?br>  陳香心情激動,他可不想放過一個可以快速發光的機會,靈機一動,拉著老頭兒破舊的衣袖,老頭兒一眼看穿了陳香的小心思,說道:“小子,你把我老頭兒的衣服拉破了可是要賠的?!?br>  陳香死不松手,說道:“只要爺爺能讓我發光,我會把我這么多年積累下來的工資全給您買新衣服?!?br>  “哈哈,你這小子油嘴滑舌,我哪有那么大本事教你啊?!?br>  陳香一嘟嘴,說道:“爺爺,您一定要幫我發光啊,看在我哥哥幫您治好了小毛驢的份上,您就幫幫我吧,否則待會拿不到入學考試邀請函,恐怕我——”
  “哈哈——”老頭兒笑道:“你相不相信我?”
  陳香點點頭。
  “假以時日,當你站在東土大陸的最頂峰,請記得你的善良?!崩项^兒非常嚴肅地說道。
  陳香吞了一口口水,以為老頭兒很快就會幫他打通奇經八脈,讓他成為絕世高手,可是他的美夢做錯了,問道:“然后呢?”
  “沒然后啊?!?br>  “完了?”
  “對?。??要不然你還想怎么樣?”
  “難道不要像抽打哥哥一樣抽打我一下,讓我冒蒸汽?”
  “你欠揍嗎?”
  老頭兒用食指輕輕點了一下陳香的肩膀,他感覺有什么東西鉆進了他的體內,卻又察覺不到任何力量。他正要問老頭兒那是什么意思,老頭兒牽著他的小毛驢早已騰云駕霧,消失在天際。
  “喂,爺爺,您還沒教我怎么發光??!”
  雖然這聲音在天空回蕩,但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陳香一臉沮喪,低著頭,自言自語:“說幾句騙人的話有個屁用,一點兒實際的都沒有,什么假以時日,怕是今天連邀請函都拿不到了,陳香啊陳香,你真是一個沒用的小笨蛋啊?!?br>  “相不相信哥哥說的話?”
  陳香抬起頭,看著一臉陽光的哥哥,不知道為什么,他現在也說不出那種感覺,是羨慕,嫉妒,還是什么。
  他覺得自己有這樣的想法卑劣,小人,狹隘,沒有風度,難道哥哥不是一直在這看不到希望的暗無天日中傻呵呵的堅持到現在才獲得女媧娘娘的眷顧嗎?這是用他的執著和努力換回來了,這是他應該得到的。每一個堅持自己信念,隱忍別人侮辱,并保持自我善良的人,難道不應該獲得女媧娘娘的垂青嗎?
  女媧娘娘沒有欺騙那些正在為自己夢想努力奮斗的人,雖然前進的道路有時候很黑暗,有時候又看不到希望,有時候還會踐踏你的自尊,但終究,夢想會得償所愿。
  哥哥很偉大啊。想到這里,他笑了,還和小時候一樣,看著哥哥,點點頭,說道:“我相信你說的每一句話?!?br>  “如果我這樣的資質都能做到,你一定也可以?!?br>  陳香苦笑一聲,點點頭。也許吧,也許經過漫長的努力,也會有哥哥這么好的運氣,得到高人指點。但不管怎樣,未來終歸還是光明的。
  他舒了一口氣,暗自發誓,陳香啊陳香,你得努力啊,哥哥都已經能發出有顏色的光芒了啊。再不努力,你可要被甩到十萬八千里了。
我要評論
樓主李亮童話 時間:2018-09-15 12:23:00

  6,邀請函
  陳香和李阿泰剛到東門的時候,很慶幸,大小姐西野望蜀和云霄學院的特派教授還沒到。東門口匯聚了來自沙漠城所有的青年才俊,他們都年滿了15歲,都到了入學的年齡,他們都想成為采藥師,走上榮耀與權力的殿堂。
  擁擠的人群,他們都在焦慮地等待著從天而降的邀請函,他們都想第一個拿到邀請函,然后向周邊的人們炫耀他有多了不起。
  陳香看穿了一切,他也懶得擠進人群聞那些汗餿味,如果擁擠在一起就能拿到邀請函,那還需要練輝光做什么呢?輝光的強烈與否,才是最終決定能否拿到邀請函的關鍵所在。
  他擺擺手,不屑一顧,正要離開擁擠的人群,找一處安靜之地修行,嘗試運轉體內的氣??墒钱斔D身剎那,沒想到老冤家林璐一直站在他身后,似乎在等著他似的。陳香大嘆一口氣,想必這輩子都無法擺脫這個討厭的家伙。
  “喲,陳香,你不應該在我面前嘆氣,而是立馬斷氣?!?br>  林璐這家伙罵起人來夠狠的,不過他真的不想跟這個人吵架,純粹浪費時間。目前他最擔心的還是怕自己釋放不出輝光,拿不到邀請函,那時候所有的人都會看不起他。
  他想從林璐身邊走過去,但是林璐卻鐵了心要找他的茬,說道:“不知道為什么,我突然對你小子刮目相看?!?br>  “我?!”陳香指著自己,不知道林璐葫蘆里賣得是什么藥。
  “明明弱爆了,光也發不出,又不夠聰明,居然還敢來東門拿邀請函?我不知道你的勇氣是從哪里來的?你這種盲目的信心真讓我佩服啊?!?br>  “哦,這樣啊,那要謝謝你了?!?br>  “你?!”林璐突然方寸大亂,指著陳香罵道:“你這家伙,怎么沒有了之前吵架的狠勁?來呀,拿出剛才的狠勁跟我吵啊?!?br>  陳香一臉無奈,說道:“大姐,我都說過了,隨便你怎么侮辱我,我都無所謂啊,并且敞開雙手,熱烈歡迎啊。來吧,大姐,就讓你的罵聲和侮辱來得更猛烈一些吧?!?br>  “陳香,你就是一個十足的流氓?!绷骤磧扇鶜獾猛t,熱淚盈眶,轉身離去。
  我做什么了嗎?陳香并不知道林璐為什么哭,不過現在也管不了這么多了,他只想找個安靜的地方,嘗試打開經脈,釋放輝光,為拿到邀請函做準備。
  “城主來了?!?br>  嘈雜的東門漸漸安靜,擁擠的人群自動讓開了一條道路。守在東門的太守以及幾位將軍分別上前向城主匯報周圍情況,城主很滿意,點點頭,向這邊走來。
  糟糕,陳香突然想起了今早那件最重要的事情,他摸了摸口袋,慶幸老山交給他的信沒有弄丟。他拿著信,跑向乘著戰沙蠶的城主:“城主,我有事情要向您稟報?!?br>  城主見是陳香,關于昨晚的事情一個字都沒提,心平氣和地問道:“小子,什么事?”
  “老山讓我把這封信交給您?!标愊銓⑿胚f給城主,城主打開信,面無表情,然后將信拿給副手,副手看完,立刻離開,城主看著陳香,說道:“辛苦你了,我們會處理?!?br>  看著城主走遠,陳香并未離開,因為他一直在找驚鴻,卻怎么也沒找到。奇怪,為何驚鴻沒有隨城主一起來呢?難道她不來拿邀請函嗎?
  “報——”城外士兵從東門口跑進來,跪在城主面前,說道:“報告城主,大小姐和云霄學院的特派教授回來了?!?br>  這么快?陳香簡直不敢想象,這經脈還來不及打通,輝光也沒有釋放的跡象,大小姐和特派教授回來得也太快了吧?莫非真要趕鴨子上架?
  然而與陳香形成鮮明對比的還是剛剛那群擁擠的人群,他們歡呼雀躍,終于等來了邀請函。好像他們都能拿到似的。
  城外散發著兩道祥和的光芒,一道黃沙顏色的輝光,一道綠色的輝光。
  黃沙顏色的輝光正是大小姐西野望蜀自帶的西野家族專屬輝光。西野望蜀乘著沙蠶寶寶走過城門的時候就看到爸爸西野平川正在城內迎接她們。出了遠門的女兒不管離開了幾天,回家見到爸爸都像一個沒長大的黃毛丫頭一般天真燦爛。
  “父親?!蔽饕巴駨纳承Q寶寶身上跳下來,一路小跑,跑到父親面前,仍然像一個小女孩一樣要父親擁抱。
  西野平川看著這個愛搞怪的大女兒,雖然望蜀最大,但心智上卻沒有驚鴻那般沉穩。他搖著頭,都不知道自己這三個女兒是怎么長大的。有點兒無奈:“你都長這么大了,父親可抱不起你啊?!?br>  “那我要給父親一個擁抱?!背侵鬟€沒來得及反應,女兒已經抱住了好幾天沒見到的父親。
  “哈哈——”也許這就是天倫之樂吧,西野平川繃得緊緊的弦這會兒終于可以放松了片刻。
  “父親,來?!迸畠豪赣H的手,走向那位全身散發著綠色輝光的教授。而陳香卻一直盯著教授腳下的南瓜子,非常好奇。此時,吳尚可正好走過來,陳香逮著機會,拉住吳尚可,問道:“尚可,那人怎么踩著一片南瓜子???”
  吳尚可笑道:“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叫馭草術?!?br>  陳香云里霧里,問道:“什么是馭草術?”
  “東土大陸也僅僅只是那幾大家族有自己的專屬坐騎,比如我們沙漠城西野家族有沙蠶。但是還有很多家族并沒有自己的圖騰,也沒有自己家族的專屬坐騎,可是他們能力也很強,于是這些能力屈居在幾大家族之下的采藥師們就開發了一種名為馭草術的本領,用以馴服駕馭草藥,讓草藥成為自己的坐騎?!?br>  “這么看來,馭草術應該是全天下除了幾大家族之外其他采藥師能力的最高象征了?!标愊悴粺o感慨。
  “你說的沒錯,假如有一天我也能像教授一樣學會馭草術,擁有自己的草藥坐騎,那就是太厲害了?!闭f到這里,吳尚可嘴角露出了美好的幻想。
  眼看城主和望蜀已經走過來了,教授從坐騎南瓜子上走下來,向城主行禮,說道:“在下南瓜子,乃云霄學院陳凌云院長第26代關門弟子?!?br>  人群議論紛紛,沒想到這就是傳聞中素有“大學士”、“活字典”之稱的南瓜子。更讓人想不到的是南瓜子不是老頭而是一位風度翩翩二十出頭的美男子。這完全顛覆了人們對于飽學之士的看法。
  南瓜子出身采藥世家書香門第,自幼苦讀經書,二十歲學有所成,對采藥師乃至整座東土大陸的歷史爛熟于心。同時兼任云霄學院圖書館館長一職,深得陳凌云信任。
  陳凌云在與西野平川的書信中幾次提到他的愛徒南瓜子,聞名不如一見,果然心有詩書氣自華,乃東土大陸之才俊。還禮,笑道:“后生可畏,教授一路辛苦?!?br>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萬卷書已讀,萬里路的修行才剛剛開始?!?br>  “哈哈——年輕人不怕吃苦非常難得,來——”西野平川上前一步,攙著南瓜子的手,以學士之禮待之,學士之禮乃東土大陸各城主對賓客最高禮遇。說道:“來,請上城樓,上座?!?br>  “城主先請?!?br>  他們到了城樓,吉時未到,兩人稍作寒暄。
  “不知院長近來如何?”西野平川問道。
  “家師身子骨硬朗,平日里簡素,家師也經常在我們面前提起城主,說城主乃東土大陸的脊梁?!?br>  “院長抬愛,若說脊梁,為了這東土大陸,為了這延綿不絕的血脈,院長豈只鞠躬盡瘁?”
  情到深處,城主站在原地,凝望著城外那片連綿的山丘,情緒低落。提起了陳凌云,他永遠也繞不開一年前的那件事。因為那件事陳凌云唯一的女兒和女婿離開了這個世界,白發人送黑發人之痛,又有誰能理解呢?
  “如果當時我能再快一點,陳晨和馮集成就不會慘死了?!背侵餮劭敉t,是他對不起陳凌云,這是他此生欠他最沉重的債。
  “城主,”南瓜子上前一步,說道:“家師常說生死有命,況且當年陳晨師姐和集成師兄接手這個案件的時候早就料到了結局。還望城主不要自責,這件事跟您沒關系的?!?br>  “發生在我的管轄范圍,我就有責任?!蔽饕捌酱ㄑ鐾n穹,“我西野平川這一生自問光明磊落,坦坦蕩蕩,無愧于天地,無愧于先祖,但這件事,我愧對陳凌云,愧對陳晨,愧對馮集成,愧對瓜瓜?!?br>  南瓜子和西野望蜀站在身后,一度哽咽,沉默無語。良久,司儀見城主情緒稍有平復,上前提醒道:“城主,吉時已到?!?br>  西野平川擦拭眼角的淚水,強露微笑,說道:“教授請入席?!?br>  “城主請?!?br>  司儀敲響鐘鼎,嘈雜的人群再度安靜。司儀喊道:“吉時已到,請函?!?br>  司儀話音剛落,南瓜子揚起手,一大群綠色的紙鴿井然有序從他的袖子里飛上高空。紙鴿變幻莫測,時而組成心形,時而組成正方形,時而變成綠沙蠶,時而時而——甚是喜慶。
  紙鴿環城一周,所到之處自帶煙花,煙花長空,炫耀奪目,宣示著新一代采藥師即將登上歷史的舞臺。東土大陸延綿不絕的血脈,世世代代由采藥師來守護。人們歡欣鼓舞,老人們帶著孩子,孩子們帶著寵物,男男女女停下手上的活兒,駐足原地,抬頭仰望著綠色的紙鴿飛過的天空,那是自由與和平的象征。
  “爸爸,長大了我也要成為一名采藥師?!?br>  “爺爺,長大了我也要成為一名采藥師?!?br>  街頭巷尾,阡陌的人家,孩子們指著劃過天空的綠色紙鴿,幻想著已經15歲了,已經拿到了入學考試邀請函,已經成為了采藥師。
  綠色的紙鴿完成了沙漠城的巡禮和宣示,回歸東門,盤旋在少年們的頭頂,變幻成七個字:“云霄學院歡迎你”。然后舒展平攤成一張張的入學考試邀請函。
  “哇——”少年們抬頭仰望著飛舞在天空中的邀請函那綠色的封面,黑色的字體,憧憬著一封屬于自己邀請函。
  那個原本在人群中尋找書店的小和尚儼然也被天空中飛舞的綠色紙鴿吸引,離開東土大陸這么久,再次看到如此熟悉而又震撼的場面也忍不住欣喜若狂。像個孩子一樣緊緊追逐著紙鴿的方向。奔跑著到了東門。
  東門人可不少,也許他們當中有人知道哪兒書店。他正想找個人問問,只見城主西野平川從城樓的座位上站了起來。小和尚有點兒害怕,害怕被城主看到,然后躲進了一條冷僻的巷道。
  西野平川向前走一步,正式宣布:“我宣布,一年一度云霄學院入學考試邀請函資格考試正式開始?!?
樓主李亮童話 時間:2018-09-15 12:24:07
  7,被侮辱的陳香
  在東土大陸要想成為采藥師沒有捷徑,只有一條路,那就是考入云霄學院。只有在云霄學院修滿學分并獲得畢業證書,才算成了真正的采藥師,從此走向榮耀與權力的殿堂,成為萬人敬仰的英雄。而要考入云霄學院,首先要獲得云霄學院入學考試邀請函。
  漢字博大精深,雖然名為邀請函,但若沒有絕對實力,根本拿不到的。與其說是邀請函,不如說是資格函,有資格才能拿到,沒資格那就等你準備好了以后再來吧。
  也許很多事情都不公平,但是在東土大陸唯獨一件事情是公平公正公開的,那就是只要你年滿15歲,你都可以為了一張云霄學院入學考試邀請函而義無反顧的拼搏一次。只要能發光,都有機會獲得邀請函。只要獲得了邀請函,就有百分之九十的幾率考入云霄學院。
  只有成為采藥師才能在東土大陸揚名立萬,這條路哪怕再艱辛,都鼓舞著所有懷抱著夢想的少年終其一生為之努力奮進,哪怕失去所有,也在所不惜。一年失敗了再來一年,一年不行又一年,云霄學院的大門永遠向所有人敞開,從未關閉?!安伤帋煛敝闪怂腥藠^斗的希望。
  陳香抬頭仰望著飛旋在半空中的邀請函,思索著,這么高,怎么才能拿到手???如果現在下場雨或者飛過的鳥在邀請函上拉一泡屎,邀請函不就掉下來了嗎?到時候撿起來不就可以了嗎?
  簡直太天才啦。陳香不禁為自己聰明絕頂的想法折服,正要坐在地上等著邀請函掉下來,背后一群人邊推搡邊嚷嚷著:“對不起,讓讓,讓讓?!?br>  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一群考生,他們居然早已編織好了長長的登云梯,登云梯不負其名,直沖云霄。
  “哇——”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事實證明陳香剛剛的想法太弱智了,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智商偏低。再看一眼考場上其他的考生,有的拿出了捕蜻蜓的網,想套一張邀請函;有的掏出了彈弓,想把邀請函打下來;有的甩出了釣魚竿,魚鉤上掛滿了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香蕉、蘋果、娃娃等等莫名其妙的東西,以為邀請函是會咬鉤的怪物;還有的扔出了鎖喉繩、拔出了飛刀、拉起了弓箭……為了獲得邀請函,各位考生無所不用其極。
  不過最終,他們都失敗了。坐在城樓上的城主以及南瓜子無不捶胸頓足,都什么玩意兒?南瓜子忍無可忍,重申這一輪考試比拼的是輝光,而不是這些歪門邪道。第一批考生宣告失敗,失去了資格,灰溜溜離開了考場。
  工作人員收拾了狼狽的考場,考試繼續。
  吳尚可再也按耐不住,這次他首先站出來,剩下來的所有考生都看著他,不知道吳尚可實力如何。能不能成為第一個拿到邀請函的人。林璐以及剛剛那群囂張的家伙們站在一旁,握緊了拳頭,為吳尚可默默加油。
  吳尚可擦干了手心的冷汗,雙手合十,氣從丹田流轉心肺,再由心肺集中于手掌之間。一束無色輝光環繞在吳尚可的雙手。
  “快看啊,吳尚可發出輝光了!”
  “他真了不起,是一個會發光的男人?!?br>  “聽說他是厚街江西草藥店的公子,以后肯定要去他家買草藥,或許也可以發光?!?br>  考生群中花癡女孩子們議論紛紛。而坐在城樓上的城主和南瓜子對吳尚可的輝光也很滿意。
  吳尚可心無旁騖,繼續將輝光匯聚于雙手之間,只見飛旋在半空中的邀請函似乎感應到了輝光的召喚,飛落下了一張。
  “哇——”司儀忍不住驚嘆一聲,“天啦,沙漠城終于有人獲得了第一張云霄學院入學考試邀請函。他就是吳尚可?!?br>  吳尚可收住了輝光,興奮地接過了飛在他面前的邀請函。
  “恭喜你,吳尚可,從此開啟榮耀與權力之門?!?br>  城主、西野望蜀和南瓜子紛紛起立為他鼓掌。全場沸騰,高喊吳尚可的名字。
  在場的所有考生都被吳尚可帶起了節奏,他們的自信被突然激發,很多考生也完成了超水準發揮,紛紛拿下了邀請函。

  冷僻的巷道里,小和尚暗中觀察著考場上發生的一切??粗倌陚優榱双@得邀請函的資格而拼盡全力,這讓他非常溫馨,一股暖流上心頭。讓他在短時間內選擇忘記自己踏上這片土地的目的,他想多看看,等這場考試結束之后再下手。

  陳香看著大伙兒一個個都拿到了邀請函,站在原地著急啊。天啦天啦,為什么我始終感覺不到輝光的存在?眼看著其他考生都拿到了邀請函而自己什么都做不了,難道真要完蛋嗎?
  他環顧四周,阿泰哥也是奇了怪,自從他們一起趕到東門就沒見他,哪去了?關鍵時刻想請教如何運用氣息讓身體發光卻找不著人?!
  “哇,快看啊,沙漠城居然出現了藍色的輝光???”
  人群中再度沸騰,連坐在城樓上的城主、望蜀和南瓜子都忍不住站了起來,他們也很想知道這天底下除了沙漠城西野家、雪城段家、百業城云霄學院以及水都牧家,到底還有誰能夠使出帶顏色的輝光?
  人們將目光集中在李阿泰身上,就連剛剛還在路上羞辱了他的林璐以及她們那些同伴也目瞪口呆,不敢相信這家伙為何在這么短的時間內發出了只有水都牧家才能發出來的專屬藍色輝光,并且還如此璀璨,他到底是誰?到底怎么做到的?
  李阿泰收住輝光,輕描淡寫伸手拿著飛落在他面前的邀請函,也無歡喜也無悲。他正要離開這里,沒想到林璐突然站了出來,向城主喊道:“報告城主,我要舉報有人作弊?!?br>  李阿泰當然知道這是針對他的質疑,他停下了腳步,站在那兒,一動不動。
  “我要舉報的正是這位剛剛獲得邀請函的李阿泰?!绷骤凑f道。
  李阿泰?提起這個名字,在場的很多考生包括城主和西野望蜀都很熟悉,他不就是西野家族一個小小藥童嗎?他資質這么平庸,條件這么差,從15歲開始,考了五六年都拿不到邀請函,怎么這一次卻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發出了讓天下人羨慕的藍色輝光并且還拿到了邀請函呢?
  一定作了弊。全場沸騰,考生們對李阿泰指手畫腳,對于李阿泰的質疑越來越強烈,都想知道真相,以此徹底擊垮李阿泰最后的尊嚴,讓他無地自容。
  城主從城樓上飛下來,飛到李阿泰面前,二十年了,雖然一直在西野家族當藥童,但這可是他第一次這么近距離見到城主西野平川。讓李阿泰難免有些緊張。
  陳香以為城主要對李阿泰不利,正要上前,將那老頭傳授阿泰哥輝光一事告訴城主,卻被人拉住了。陳香回頭一看,不知幾時南瓜子居然就在他身后。
  “教,教授?!标愊阆氚咽虑榈膩睚埲ッ}告訴南瓜子,但是南瓜子微微一笑,說道:“沒事的?!?br>  城主瞥見李阿泰手背上的那兩條藍色傷疤,問道:“能不能讓我看看你的傷疤?”
  李阿泰戰戰兢兢伸出手。城主輕輕撫摸了一下傷口,沒想到傷口里面飛出來一封用輝光寫下的信,城主接過信,嘴角露出微笑,道:“原來如此?!?br>  “什么?”女兒西野望蜀問道。
  “女兒,你最尊重的老國師牧聽明老先生剛剛來過了沙漠城?!背侵髡f道。
  “真的嗎?真的是聽明爺爺嗎?”西野望蜀笑得像個傻孩子。想起小時候聽明爺爺帶著她和二妹一起逛東土之心王者之地的情形,如今也有15年沒有見到聽明爺爺了。
  城主拍了拍李阿泰的肩膀,說道:“你知道是誰傳授給你輝光的嗎?”
  李阿泰搖搖頭,城主說道:“正是老國師牧聽明?!?br>  “誰?”確認剛剛遇見的那位老頭兒是牧聽明,李阿泰激動的差點要暈倒了,牧聽明可是傳說中的人物,在東土大陸,不管男女老少,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傳說他不僅是東土大陸實力僅次于萬城邦的采藥師,更是東土大陸最強的占卜師,具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能看透未來。他與云霄學院院長陳凌云并稱為仙的存在。
  但自15年前四城聯盟打敗萬城邦之后,就再也沒人見過牧聽明了。這次牧聽明重現江湖,讓西野平川甚是興奮。當場宣布:“李阿泰沒有作弊,他用自己的堅持和善良獲得了神仙大國師牧聽明的指引,是神仙安排在沙漠城的采藥師?!?br>  全場爆發出熱烈的掌聲,原來如此,原來資質平庸條件不好五年都拿不到邀請函的李阿泰獲得了神仙牧聽明的指點,考生們對李阿泰刮目相看。將李阿泰視為榜樣,只要堅持,總會像李阿泰一樣成功的。
  南瓜子一邊看著李阿泰,一邊說道:“陳香,我說的沒錯吧,沒事的?!彼詾殛愊氵€在,伸手準備拍他的肩膀,卻拍了一個空,咦,人呢?
  “讓——開——”
  人群中爆發出了一個強大而堅定的聲音,這聲音延綿起伏,將剛剛人們為李阿泰吶喊歡呼的聲音都覆蓋掉了。同時這聲波也碰觸到了冷僻巷道中那封躺在小和尚懷里的書信。
  那封信又一次“撲通撲通”的跳,這是小和尚來到沙漠城懷第二次聽到書信跳的這么厲害。第一次是在厚街臊子面館遇見的那個少年。第二次就是現在。
  他死死地盯著考場,當再一次看見早上在厚街臊子面館看到的那個少年的時候,他已經確認,這個少年就是他一直在尋找的人——陳香。
  考場內所有人露出討厭的眼光看著這個只會無下限不顧后果惡作劇博人眼球的跳梁小丑,議論紛紛。
  “這不就是厚街雪老山家的小藥童嗎?”
  “不就是他嘛,聽說他跟雪老山一樣好色?!?br>  “這小雜碎不僅好色,據說以前還在高利貸公司借過錢,后來差點被打殘?!?br>  “怎么沒被那些神秘分子盯上呢?他要是被神秘分子抓走了,我們反而要為神秘分子鼓掌呢!”
  “可不是,我都巴不得他被神秘分子抓走,你們還不知道昨晚上發生的事情嗎?這小丑差點點燃了螢火塔的火盆?!?br>  “天啦,不會吧,他居然敢做這種要害死我們的事情嗎?”
  “后來還是三公主把這小子好好教訓了一頓,否則我們現在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哎,不提了,走吧,不要和這個掃把星有任何瓜葛?!?br>  “哎,女媧娘娘無眼了,為什么允許一個這樣的人出生呢?死了算了??纯慈思依畎⑻?,好的不學,盡學些壞的,注定拿不到邀請函的,他這樣的人如果能拿到邀請函我的眼珠子都可以挖出來喂狗了?!?br>  “你們說夠了沒有,我到底哪里招惹你們了,讓你們如此羞——”
  陳香不說話還好,一說話反而激發了更強烈的民怨,剛剛喋喋不休的男生女生脫下腳底下的鞋,一鞋板一鞋板“啪啪啪”地打在陳香身上,“你這個害人精,不僅要羞辱你,還要打你?!?br>  陳香雙手難敵眾拳,擋住了左邊沒擋住右邊,擋住了上面沒擋住下面,被打得退到了城墻腳下退無可退。
  他正要哀求他們把他放了,沒想到當他張開嘴巴的時候就被人塞進了一只臭鞋,那一瞬間他好像就要咽氣,眼睛泛白。但眾人似乎并沒有停手的意思,不知從哪里伸出一條腿,直接將他踢倒在地,踩在腳下。
  “你應該好好學學人家李阿泰,要做就做城主家的藥童,腳踏實地,腳、身子和手得趴在地上,接地氣腳踏實地訓練,或許有一天女媧娘娘也會可憐你?!蹦侨喝撕翢o節制地踢打陳香,還不忘教育他如何做人。
  李阿泰見弟弟被打成忍無可忍,正要動手,卻也被城主攔下了。李阿泰的眼淚在眼眶打轉,哀求道:“我要去幫他?!?br>  “你現在過去,只會帶給他更大的羞辱,讓他這輩子抬不起頭?!?br>  “什么?”李阿泰一臉震驚。
  “我認識這孩子也有15年了,他的身體結構和所有人都不同,主經脈全被封鎖,導致氣息不暢,直到現在我也沒發現他具備發光的潛能,可為什么他還要逞能呢?”
  城主看著李阿泰,李阿泰終于明白了,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獲得了牧聽明的指點,而弟弟什么也沒有得到,女媧娘娘似乎并沒有垂青弟弟。他之所以逞能,只想證明就算自己沒有獲得女媧娘娘的垂青,也能通過自身發出最耀眼的光芒。
  “爸爸,還是讓我去阻止吧?!蔽饕巴駨男⊥槿跣?,她實在不忍心看到陳香被打成那樣。
  “為何你們還不明白城主的意思呢?”西野望蜀看著走過來的南瓜子,南瓜子說道:“這個時候,不管誰出手,對陳香都是一種極大的羞辱?!?br>  南瓜子站在西野望蜀邊上,看著被眾人狂扁的陳香,繼續說道:“如果成為采藥師那么簡單,采藥師又為何是每個人從小到大的夢想呢?不管精神上的侮辱,還是肉體的傷害,如果這些都承受不了,何談成為采藥師?既然他選擇了這條道路,就要做好準備,不管成敗,不管生死,都要面對?!?br>  西野望蜀漸漸平復了情緒,祈禱著陳香不要被打死了啊。
  南瓜子的心情最為復雜,作為一名歷史學家,今天這場考試注定要被載入歷史,這里很多人都將成為未來的歷史人物,他之所以沒有伸出援手,也想看看陳香這個少年是歷史的主角還是一筆帶過的配角。讀了那么多過去的歷史,作為一名歷史學家的私心,他也很想看到活著的歷史是什么樣的。
  而那小和尚,靜靜地坐在那個不起眼的地方,依然靜靜地觀察著這個被揍的陳香,他不關心歷史會把今天寫成什么樣子,他只想知道陳香到底是一個什么角色,為何值得大人物關注?
作者:huang4568546 時間:2018-09-15 16:52:59
  找個好導演,拍成電視劇應該好看
我要評論
作者:李勝勝邢龍龍 時間:2018-09-16 08:30:18
  終于趕上大部隊了
樓主李亮童話 時間:2018-09-16 10:57:49
  8,彩虹輝光
  陳香被揍得難以反抗,蜷縮在角落里不能動彈。那胖子還想給他來一腳,卻被另外一個女生攔住了,說道:“算了算了,再打下去會出人命的?!?br>  那胖子并不在乎,說道:“怕什么,你沒看到城主和教授都沒過來阻止嗎,他們肯定對這小子恨之入骨,巴不得我們把他打死,為沙漠城除害?!?br>  胖子有恃無恐,又一腳惡狠狠地踢在陳香的太陽穴,“啊——”的一聲慘叫,陳香腦袋里面一片空白,晃晃悠悠,耳朵邊嗡嗡作響,雙手癱在地上,連蜷縮著的力氣都沒有了。他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死。

  “陳香,陳香?!?br>  他好像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正在呼喚他,那聲音好熟悉,他微微睜開眼睛,沒錯,那就是他一直都在思念著的驚鴻。
  “驚,驚鴻,我,我快,快——”陳香聲音微弱,連自己都聽不見。
  “你不會死的,你答應過我的,你說在你沒成為東土大陸最強采藥師之前,你都不會死的?!?br>  “驚,驚鴻——”
  “陳香,你不會死的,告訴你,你是一個男子漢,說話算數的,算數的?!?br>
  陳香的眼淚在眼眶打轉,驚鴻,我也不想死,可是我要怎么活?每當我運轉體內氣息的時候,就感覺好像有無數把鎖鎖住了我的經脈,一旦用力,心如刀絞般的疼痛,太痛苦了。我該怎么辦?怎么辦?
  有一天晚上,他記得很清楚,臊子面館早早歇業了,店里就剩下他和老山,他們兩個人坐在店里做了很久,陳香突然問了老山一個問題:“老山,聽說你參加過15年前的那場大戰?!?br>  “啊,對呀?!崩仙揭贿呂鼰熞贿呎f道。
  “你是以什么身份參加的呢?”
  “普通士兵啊?!?br>  “你騙我,如果你僅僅只是普通士兵為何與城主關系那么好?你明明是采藥師?!?br>  “哈哈,小子,你好聰明啊,這都知道?!崩仙矫嗣愊愕哪X袋瓜子,看來陳香長大了,很多事情都該知道了。
  “那我問你一個問題,為什么我每次運轉體內真氣的時候,就感覺經脈好像被無數把鎖鎖住了呢?”
  “就這個問題?”
  陳香有點著急,催促道:“哎呀,你是采藥師,快回答我問題?!?br>  老山抽了一口煙,說道:“我給你這么打個比方吧,如果明天厚街封鎖了,你該走哪條路去送藥材呢?”
  “后門那條狹窄的巷子啊?!?br>  “如果巷子也被封鎖了你該走哪條路呢?”
  “如果地面上的路都被封鎖了,那我只能制作一個熱氣球,從天上飛過去了?!?br>  老山大笑道:“你太聰明了,人體奧妙無窮,就算是東土大陸最強的采藥師也無法將身體所有的經脈看清楚。所謂的封鎖也不可能全部封鎖。既然你的主經脈被封了,那么一定還有分經脈沒有封鎖,你可嘗試找一找你身體內哪一根分經脈是暢通的,如果你找到了,你就能發光了?!?br>  “真的嗎?”
  “你還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嗎?”老山反問。陳香搖搖頭,說道:“沒有?!?br>  “那就按我說的做了?!?br>  陳香點點頭,日復一日的在身體內尋找那根沒有被封鎖的分經脈,可是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找到。
  “要找到那根沒有被封鎖的分經脈談何容易,但是,陳香,你不能放棄,如果你放棄了,連成為采藥師的資格都沒有了?!?br>
  陳香微微睜開眼睛,眼前那世界都是模糊的,傾斜的,人影不分的,說好的不放棄,可是就算死撐著,依然無法找到可以讓體內氣息流通的分經脈啊。該怎么辦呢?
  他嘗試了無數次想從帶著腥味的草地上站起來,可不管如何微動,如何蠕動,終歸連個翻身的可能都沒有。
  “絕對不能讓他翻身?!北娙酥杏幸粋€胖子見陳香想要翻身,掄起拳頭,重重的拳頭砸在他左邊的肩膀。
  “啊——”陳香慘叫一聲,并非這一拳頭有多重,而是這一拳頭砸下去,好像打開了他體內的一個開關,一道藍色的氣體沖入他體內,迅速找到了那根暢通無阻的分經脈。
  陳香突然睜開了眼睛,四肢明顯感覺到了力量。他從地上一躍而起,雙腿盤旋而坐,身上散發著一股超強的熱氣,而那熱氣居然在修復著他身體的傷痕。
  “不,不可能,他,他怎,怎么可能活,活過來了?!”剛剛還耀武揚威的胖子看著打坐運氣的陳香,嚇得癱坐在地,恐懼、慌張。
  “喲,看來奇跡真的發生了?!蹦瞎献拥哪樕珓偛胚€很凝重,現在喜上眉梢。
  但西野望蜀看事物的角度與南瓜子截然不同,她問父親:“父親,為何剛剛陳香的肩膀上也出現一條藍光?”
  “難道陳香這小子也得到了牧聽眀的真傳?”城主疑惑地看著李阿泰。
  李阿泰搖搖頭,當時牧聽眀仙人也并未用鞭子抽打陳香,并不存在傳授一說。
  “那他們之間有沒有什么身體接觸?!背侵鲉柕?。
  城主的話給了李阿泰提醒,李阿泰說道:“若說身體接觸,對了,仙人臨走之前輕輕地點了一下弟弟的肩膀?!?br>  眾人恍然大悟,原來如此,莫非仙人早已看透了陳香的身體結構,在他身上留下了印記??蓛H僅一個印記又為何可以在陳香身上起那么大的作用?他到底是怎么突然復活的呢?眾人依然困惑。
  躲在暗中的小和尚也不禁拍手,暗自贊許,陳香這小子果然不簡單啊。直到現在他或許明白大人物關注他的真意。
  然而更讓所有人想象不到的是,在陳香的頭頂居然冒出了七種顏色的輝光,俗稱彩虹輝光。
  “天啦——”連南瓜子這種飽讀經書的大學士也跌爆了眼鏡,在整個東土大陸漫長的歷史當中一共只出現過一次有關于彩虹輝光的記錄。當時他以為那只是傳說,或者杜撰,如今親眼所見,讓他不得不相信歷史。
  如果按照歷史的說法,陳香即將成為最強采藥師,他是一個注定要成為改寫東土大陸歷史的男人??墒菤v史將往好的方向發展還是壞的方向呢?他不敢想象,但是今天,他有幸見證了偉大時刻,這一天值得史學家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城主和西野望蜀早已目瞪口呆,他們原本預測陳香應該和李阿泰一樣散發出藍色輝光,但沒想到居然是彩虹輝光,這小子的身體里到底還有多少奧妙???!
  陳香收住了輝光,沒想到居然飛過來七張邀請函,他冷笑一聲,邀請函也夠賤的,要么不來,要么一次來七張。所以說生活喜歡跟你開個玩笑,看你能不能承受得住大起大落。
  陳香將七張邀請函收入囊中。那些剛剛還耀武揚威恨不能打死陳香的男男女女此時害怕得要命,沒想到他的輝光那么強,分分鐘可以將他們置于死地。他們害怕陳香報復,集體跪在地上求饒:“怪我們狗眼不識泰山,饒了我們吧?!?br>  陳香拍了拍屁股上的雜草和黃土,看也沒看他們一眼,冷笑一聲,問道:“你們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采藥師嗎?”
  男男女女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不知道該怎么回答。陳香似乎很失望,嘆了一口氣,說道:
  “以前我也不知道,后來我遇到了一個女孩子,我才明白,真正的采藥師背負著責任,懂得如何保護別人。你們這群菜雞,我是不會殺你們的,相反,當我成為東土大陸最強采藥師的時候,我還要保護你們?!?br>  所有的人根本聽不懂陳香在講什么。
  “趁現在,滾吧?!?br>  那胖子終于聽懂了陳香這句直白的話,剛剛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從地上爬起來,帶著那群人邊滾邊跑,“謝謝不殺之恩,謝謝,謝謝?!?br>  陳香拿著七張邀請函本想走到城主面前跟他說一聲謝謝,可是他還沒邁出第一步,就暈倒在地。
  城主四人都為陳香擔心,幾乎同時沖了過來。但沒想到雪老山快他們一步來到陳香身邊,原來雪老山和他們一樣,都在暗中觀察陳香,看著陳香被打,都要快要斷氣了,他心疼的眼淚都流下來了。
  “傻小子,你一定可以,你一定不會出事的,你這個笨蛋?!?br>  老山握著拳頭,使勁捶打著厚厚的城墻,有幾次他也忍無可忍想用輝光暗中幫助陳香,但最終都放棄了,那種煎熬和矛盾,又有幾個人能真正明白?
  他選擇相信陳香,相信這個每天嚷嚷著要成為最強采藥師的傻小子。當他最終等到自己預見到的那個答案——陳香突破自己找到了那條沒有被封鎖的分經脈的時候,雪老山高興的眼睛都哭紅了?,F在終于證明,從小到大,他都沒有看錯這孩子。
  雪老山摸了摸陳香的脈搏,對他們四人說道:“沒什么大礙,吃一碗我特制的中藥,再休息一下就會好的?!比缓蟊持愊闵狭怂桥_老式玲瓏車。
  “不如用我的沙蠶送你們回去吧?!蔽饕捌酱ㄕf道。
  雪老山微微一笑,對城主說道:“還記不記得昨天晚上我們的賭約?我說過這孩子的天賦遠在你我之上。當時你不信,現在呢?”

  昨天晚上陳香離開西門之后,西野平川非常生氣,他一定要陳香這個傻小子為他今天的行為負責任,并讓他這一生都記住不顧后果的任性是要付出多么慘重的代價的。他通過輝光發信息給雪老山,商討對陳香的處罰。
  雪老山點燃一支煙,問道:“螢火塔點著了嗎?”
  “沒有啊?!蔽饕捌酱ㄕf道。
  “那我先回去了?!?br>  雪老山吐出一口煙,隨即要走,卻被西野平川攔住了,說道:“老山,我是為你和那孩子好,如果不給他點教訓以后出大事了可怎么辦?釀成大錯了怎么辦?”
  “這不是你說的嗎,螢火塔也沒點亮,什么大錯?”
  “我知道你從小喜歡這個孩子,可是你這樣一直縱容,這孩子遲早要出事的,到時候你后悔都來不及啊?!蔽饕捌酱ㄒ彩且黄嘈?,繼續說道:“還有,這段時間城內也不太平,你怎么還讓他這么大晚上的跑來跑去,要是出事了怎么辦?”
  老山整理了一下衣領,說道:“敢不敢跟我賭一把?”
  “賭什么?”西野平川問道。
  “如果我贏了,不要再追究這孩子的責任?!?br>  西野平川快要崩潰,他剛剛苦口婆心講的東西這老男孩一句沒聽進去,他搖了搖頭,說道:“如果你輸了呢?”
  “這孩子隨你處置,我都不會插手?!?br>  “怎么賭?”
  “就賭這孩子能不能拿到云霄學院的入學考試邀請函?!?br>  西野平川突然大笑,說道:“這個需要賭嗎?誰不知道陳香發不了光,又怎么能拿到邀請函呢?”
  “到底賭不賭?”
  “好吧,我看你不見棺材不落淚,等考完以后再收拾那小子?!?br>  老山微微一笑,起身,騎上玲瓏車,已經走遠了。

  回想起昨夜的賭約,西野平川也不好意思,說道:“老山,如果這孩子醒了,請替我向他說一聲抱歉?!?br>  “抱歉就免了,今早上我給你的信你上點心就好了,那小和尚我從未見過,不知道與神秘分子有沒有關系?!?br>  西野平川點點頭,說道:“你照顧好孩子吧,這些事交給我們就好了?!?br>  看著老山正要帶著陳香離開,西野平川問道:“有一件事情我一直不明白,為什么你早就知道這孩子一定能發光,并且拿到邀請函呢?”
  雪老山回過頭,一臉嚴肅地看著西野平川,問道:“你真的很想知道嗎?”
  西野平川點點頭,從他眼神中看出了想知道答案的迫切。
  雪老山故作深沉,看了一眼南瓜子,說道:“想必教授也知道答案吧?!?br>  南瓜子一臉懵,說道:“我不知道啊?!?br>  “哈哈——”雪老山帶著陳香,騎著電動摩托車,揚長而去。
  這個世界哪有什么東西從開始就知道答案的呢?僅僅只是一個賭約,而我賭贏了而已。
  雪老山看了一眼躺在自己肩膀上熟睡的陳香,自言自語:“傻小子,如果我沒賭贏,你可就慘了,但不管怎么樣,女媧娘娘都沒有將你遺忘。拗小子,從今天開始,你就是采藥師了。加油吧,也許很多人都不懂,很多人也不明白,但是我很清楚,這片東土大陸,這片未來世界,需要你。傻小子,一定要努力啊?!?br>  老山熱淚盈眶,15年來,這是他最開心的日子。
作者:羅錫文 時間:2018-09-16 12:36:11
  支持??!
作者:魚不識水香 時間:2018-09-16 16:40:40
  精彩,頂一個
作者:youchen1029 時間:2018-09-16 18:01:21
  樓主啊,期待你的更新啊,我中午一會都刷了好幾遍,贊
作者:書架兒不撣灰 時間:2018-09-16 19:29:40
  頂頂頂
樓主李亮童話 時間:2018-09-16 20:33:53
  9,最強的承諾
  老山帶陳香回到店里沒多久,他就醒了,聞到熟悉的中草藥味道。他從床上爬起來的時候頭還有點眩暈。
  “吃了這碗面吧,專門為你特制的?!?br>  陳香看著老山,一臉詫異,問道:“什么特制?”
  “雖然你的外傷自動修復了,但是內傷還需要調理。這碗面是我專門為你制作的,添加了沉香和阿膠,補氣又補血?!?br>  陳香突然從床上站起來,不敢相信,大喊道:“你怎么知道我有內傷,你不會一直躲在考場看著我被人打吧?!”
  老山露出一臉詭異的微笑。
  “呀,”陳香非常氣憤,說道:“你這家伙,居然看著我一直被人打也不過來幫我,是不是巴不得我被人打死你可以把我去年的獎金上上個月的工資全部抵賴掉?”
  “你不是沒死嗎?”老山說的很輕松。
  “萬一死了呢?是不是要把欠我的錢全都抵賴掉?”
  老山點燃一支煙,說道:“不過聽你這么說,我倒是非常有興趣想知道當時你能死而復生到底怎么想的?難道真的怕死了之后收不到我的債?”
  陳香深情地看著老山,看的老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罵道:“喂,你小子干嘛這么看著我?”
  “老山,謝謝你?!标愊阆蚶仙缴钌罹瞎?。
  “喂,”老山嚇得后退一步,喊道:“你這小子變得太快了,是不是腦子壞了,干嘛啊你?!”
  陳香直起腰,說道:“老山,謝謝你這么多年來對我的照顧,在我修煉最困難的時候給我提供了最好的建議。你說如果主路被封鎖了,那么我們就要尋找另外的出路,總有一條路可以出去的。而我也終于找到了可以讓體內氣息運轉的分經脈,謝謝你,讓我發出了輝光?!?br>  老山面色平靜,說道:“我哪有那么厲害讓你發光,自然還有高人指點?!?br>  “高人?誰?”
  “難道你沒察覺當時有一道藍光沖入了你的體內嗎?”
  “藍光?”
  老山點點頭,說道:“有一道藍光從你的肩膀出發,迅速打通了你的分經脈,才讓你發光?!?br>  陳香摸了摸自己的肩膀,恍然大悟,方才記起之前老頭臨走的時候輕敲他的肩膀,他原以為老頭只幫助了阿泰哥不幫他,沒想到老頭也在自己身上留下了開啟輝光的按鈕。他低著頭,錯怪了阿泰哥,錯怪了老頭。自責地說道:“這老頭,太狡猾了?!?br>  “什么老頭,說話怎么這么不尊重人?那可是東土大陸的仙人,你有幸得到牧聽明老先生的指點,算是女媧娘娘待你不薄?!?br>  老山還想說點什么,好好教育陳香一番,可是沒等他出口,陳香已經走出了店,騎上玲瓏車,跑遠了。老山追出去,喊道:“喂,這么晚,去干嘛?”
  “一件重要的事,你先休息吧?!?br>  “小心神秘分子啊?!?br>  老山深吸一口煙,這家伙真不是省油的燈??粗窠值慕值郎贤蝗辉龆嗟暮廊A馬車。咦?這條平民街怎么突然來了這么多權貴富豪?干嘛呢這是,晚上有什么大喜事不成?
  陳香一路飛奔到了西野城主府邸,將玲瓏車放在門口,正要沖進府邸卻再次被門衛攔住了。罵道:“臭小子,又想做什么壞事?”
  陳香搖搖頭,說道:“麻煩你通知三公主,就說陳香求見?!?br>  “對不起,三公主不在家?!遍T衛沒好氣地說道。
  “她去哪了?”
  “三公主一大早就去東門了,一直沒有回來?!遍T衛一臉漠視。
  什么?可為什么他在東門一直沒看到驚鴻?難道在他被別人打得快要斷氣的時候看到的驚鴻不是幻覺,而是她本人?難道驚鴻一直在他身邊?越想越離譜,陳香抓著自己的頭皮,盡可能讓自己保持清醒。
  “陳香,你找我嗎?”
  門衛眼前一亮,微笑著彎腰,說道:“三公主回來了!”
  陳香轉過身,正是驚鴻乘著戰沙蠶寶寶回來了。驚鴻從沙蠶寶寶上跳了下來,沙蠶寶寶也隱遁了。她走到陳香面前,問道:“找我有事嗎?”
  “沒,沒什么大事?!斌@鴻突然在背后出現,讓他有點手足無措。雙手慌亂,不知道是把手插進褲兜還是抱在后腦勺。
  “恭喜你終于獲得了云霄學院入學考試邀請函,向夢想邁出一大步?!斌@鴻看出了陳香的緊張,伸出手,想用握手的方式平復陳香的情緒。
  陳香傻傻地看著驚鴻向自己伸出來的手,良久都沒反應過來要跟驚鴻握手,氣氛有些尷尬。
  “哈哈,沒什么啦?!标愊阆肷斐鋈サ氖钟挚s回來了,然后雙手抱著后腦勺,避免尷尬繼續。
  驚鴻靦腆一笑,將手縮回。他倆就這樣傻傻地站了有一會兒,門衛都有點看不下去,走過來,對驚鴻說道:“三公主,外面天涼,要不然帶您朋友進屋喝杯熱水吧?!?br>  “哦,不了,不了?!标愊憧粗T衛那詭異的表情,以及府內蓄勢待發準備把他綁起來的士兵,看來他與西野府邸的士兵們的梁子算是結下了,說道:“時間不早了,你也該回家休息了?!?br>  “那你呢?”驚鴻問道。
  “我也該回去了?!标愊泸T上玲瓏車,調轉方向,對驚鴻說道:“再見?!?br>  “再見?!?br>  驚鴻看著消失在夜色中的陳香,不免有些傷感。躊躇在大門口的路燈下,久久徘徊。
  看著走來走去的三公主,門衛提醒道:“三公主,該回去休息了?!?br>  驚鴻似乎被門衛叫醒了似的,點點頭,跟在門衛的后面,準備進大門,卻聽到背后一個熟悉的聲音:“驚鴻?!?br>  驚鴻回過頭,沒想到陳香狂奔了數公里有折回來了,停在驚鴻面前,說道:“驚鴻,其實我今天來找你只想告訴你一件事情?!?br>  驚鴻一臉驚訝,問道:“什么事情?”
  “我說話算數的?!?br>  驚鴻皺起了眉頭,一臉不解。
  “我答應過你,在我沒成為最強采藥師之前,我都不會死的。我說話算數?!?br>  驚鴻還沒說什么,陳香又調轉了玲瓏車,一溜煙兒跑沒影了,再次消失在濃濃的夜色之中。
  陳香不時透過后視鏡看著依然站在西野府邸大門口目送著自己的驚鴻,淚流滿面。
  驚鴻,其實我更想告訴你,我一定會成為最強采藥師,你要保護沙漠城和東土大陸,而我,只要保護你。
樓主李亮童話 時間:2018-09-17 08:18:01
  10,油氏家族四兄弟
  回去的路上,后視鏡一直閃現著人影。有時候出現一顆鬼火,有時候閃現一張丑和尚的臉,然而最恐怖的是后視鏡里突然出現一張血淋淋的骷髏頭,那家伙身披蓑衣一雙血淋淋的手伸向陳香。他嚇得急剎車,急轉身,但后面什么都沒看到。
  怎么會這樣?他揉了揉眼睛,也許今天被那些家伙打得太慘了,滿腦子都是幻覺。還是早點回去休息,精神好,就不會有幻覺了。
  小和尚看著陳香走遠,從馬路邊的灌木叢中走出來,指著前面的空氣罵道:“你們仨是不是傻?是不是傻?”
  路燈下昏黃的空氣中剛剛追逐著陳香的三只妖怪現出原形。一顆蒼白的鬼火;一個與小和尚一般大小的丑小和尚;第三個正是那只披著蓑衣的骷髏鬼,從頭至尾血淋淋。
  事實如此,陳香看到的并不是幻覺,而是真相。當他回過頭想要確定那確實不是幻覺的時候,這三個鬼魂隱身了。
  卻說這顆蒼白的鬼火名為油返,在油氏家族四兄弟中排行老二。傳說他本是廟里的一盞燈火,那天油坊偷完菩薩的燈油錢不小心黏到了這盞燈火,從此以后這盞燈火便一直跟在油坊身邊。油坊本缺人手,就一直帶著他,并為他取名油返。油返平日話不多,油坊讓做什么就做什么,非常聽話。人稱二弟。
  丑小和尚名為油赤子,是油坊小和尚的孿生兄弟。油坊生的漂亮,但油赤子生的丑陋,一個天上一個地下,被戲稱為造物主故意開的玩笑。
  哥哥油坊喜歡偷菩薩的燈油錢,弟弟油赤子卻喜歡偷吃菩薩的燈油,這兩兄弟除了長得不一樣,行為方式基本屬于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由于油赤子常年偷吃燈油,造就了他的口臭,因為口臭得讓油坊都受不了,所以在油氏家族中油赤子被排行老三。人稱小弟弟。
  身披蓑衣全身是血的骷髏名為油須磨,在油氏家族中排行老四,人稱小小弟。若說年齡,油須磨可是一只千年老妖,他喜歡對小孩子惡作劇,時不時伸出那雙血淋淋的雙手,嚇得孩子們嗷嗷大哭他就很開心,很滿足。
  有一天,在一片荒山野嶺,油須磨看見一個小和尚。他靈機一動,伸出那雙血淋淋雙手發誓要把這個小和尚嚇得尿褲子才肯罷休??墒撬氖诌€沒觸及小和尚,小和尚已經將他的手折斷。油須磨跪在地上求饒,哀求小和尚把他的手還給他,畢竟這是他引以為豪的耍寶家伙。沒了這雙血淋淋的雙手,拿什么惡作劇???
  小和尚微微一笑,說道:“要我還你手也可以,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br>  “什么條件?”油須磨問道。
  “從此以后你跟我混?!?br>  “你有什么本事那我這樣一位德高望重的千年老妖跟你一個還沒發育的小孩混?”
  “你說你最引以為豪的是這雙血淋淋的雙手,對嗎?”
  “對呀?!庇晚毮タ粗『蜕?,說道。
  “你的雙手是不是受大腦支配呢?”
  “對呀?!庇晚毮ヒ恢倍⒅『蜕?。
  “相比較你的雙手,你覺得我最引以為豪的是什么?”
  油須磨不解,問道:“什么呢?”
  “正是大腦?!?br>  “跟我有什么關系呢?”油須磨一臉迷糊。
  “我能支配你?!?br>  小和尚將油須磨那雙血淋淋的雙手放在地上,用意念操控,反過來掐住了油須磨的脖子,不管油須磨怎么掙扎都擺脫不了自己引以為豪的雙手。
  油須磨恍然大悟,這小和尚的腦子遠在他之上。腦子真是個好東西啊。于是跪在地上求饒:“從此以后,我這把老骷髏愿為你肝腦涂地?!?br>
  油赤子見老哥生氣了,正要上前解釋,還沒開口,他仨已經自行堵住了鼻子,油坊指著小弟弟,罵道:“閉嘴,就是你,你你你,給我閉嘴?!?br>  油赤子一臉委屈,捂著自己的嘴巴,悲傷啜泣。
  油坊仰天長嘆:“我油坊也算一個懂幾樣草藥的人,能迷惑千萬人卻怎么治不好我弟弟的口臭呢?天啦,到底什么草藥治口臭啊,誰給我推薦幾款,推薦成功有重謝啊?!?br>  油赤子被哥哥感動,冰涼的心緩緩升起一股暖流,這世界在沒有人比哥哥還愛他。他捂著嘴,深情地看著哥哥,兄弟情深,骨肉相連,亦是幸福。
  “大哥,不是您讓我們跟蹤陳香的嗎?我們只是照做???!也錯了?”小小弟油須磨一臉委屈。
  油坊指著小小弟,罵道:“你是誰,告訴我你是誰?”
  油須磨立正站好,說道:“報告老大,我是帶腦子的油須磨,油氏家族排行老四,人稱小小弟的正是我?!?br>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腦子是個好東西,可是你就是沒有?!庇头惶搅艘豢跉?,接著說道:“我讓你們跟蹤,你們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跟蹤啊,一直在跟蹤啊?!庇晚毮ヒ荒樢苫?,難道他們不都一直在跟蹤陳香嗎?
  “你懂什么叫跟蹤?跟蹤是秘密的,秘密的,不被發現的,你們這樣大搖大擺的被人發現了也叫跟蹤?哎喲,我的天啦?!庇头幻饣哪X袋,不知道該說什么。
  “那現在怎么辦呢?要不要繼續跟蹤?”小小弟問道。
  “跟蹤什么呀,你沒看到前面的結界嗎?現在還跟進去就是自投羅網?!?br>  仨順著油坊的指向看過去,在離厚街不遠的地方,黃沙顏色的輝光一閃一閃的。好像正在等待著自投羅網的獵物。
  油須磨摸著自己的骷髏頭,不解地問道:“怎么會這樣,早上這里也沒結界???怎么突然就有了呢?”
  “因為我們暴露了?!?br>  “什么?我們仨不都藏在你懷里嗎?怎么可能暴露?”他們潛入沙漠城,一路偽裝,也沒生事端,油須磨不相信他們這么快暴露了身份。
  油坊哈哈大笑,說道:“因為我們運氣不好,一大早在這厚街遇到了高手?!?br>  “你說的高手指的是?”
  “雪老山?!?br>  “可是他看起來無精打采,怎么也不像個高手???!”
  油坊看著血淋淋的骷髏頭,嘆口氣,說道:“我說過腦子是個好東西,而你就是沒有。在這片東土大陸,真正的高手你又怎么能夠感受的到他的輝光?”
  “現在怎么辦?”油須磨問道。
  “沙漠城已經為我們設下了天羅地網,我們成了靶心,沒機會了?!?br>  “我們要離開沙漠城了嗎?”
  “你喜歡這里?”油坊反問。
  “我的意思是,我們不是還要找那什么書嗎?”
  “出師不利?!庇头环髁朔饕滦?,不緊不慢地說道:“找什么書,跑吧,我們已經暴露了?!?br>  油須磨站在原地以為油坊逗他,回頭一看,沒想到他們的蹤跡早已被巡邏的士兵發現,巡邏士兵正向這邊跑過來。大喊:“那個小和尚出現了,抓住那些神秘分子?!?br>  油須磨望著跑遠的油坊,大喊道:“大哥,等等小小弟?!?
作者:邵岳偉 時間:2018-09-17 10:01:55
  頂貼
作者:此木艸央 時間:2018-09-17 11:30:55
  頂一個,跟過來了,
作者:藍色在安靜 時間:2018-09-17 12:42:36
  寫的挺好。
作者:chenxu5983651 時間:2018-09-17 14:09:41
  文筆不錯啊,頂個
作者:Jsinn 時間:2018-09-17 19:37:57
  樓主快更。
樓主李亮童話 時間:2018-09-18 00:19:14
  第二章:地獄之城
  “師父,什么是往上走,什么是往下走?”
  “往上走,你離天空越近,往下走,你離深淵越近?!?br>  “什么意思呢?”
  “往上走,海闊天空,往下走,無盡的深淵將你凝視,最后被吞噬?!?br>
  1,混亂的夜晚
  厚街寂靜的夜空被煙花點亮,煙花絢爛,紅的,藍的,綠的,黃的,相互交錯,美輪美奐。陳香望著厚街絢爛的煙花,盤算著,今天不算個什么特別的日子,怎么煙花那么絢爛?
  原本擁擠的街道塞滿了各種各樣豪華的馬車,一群群穿著光鮮的上層體面人士,他們手里拎著禮盒,排在福建草藥鋪、江西草藥鋪門口。原來這些人都是上門提親的。
  陳香將玲瓏車停在大牌坊下,走到排隊的人群中湊熱鬧。福建草藥鋪。提親者無所不用其極,大展口才:
  “老板娘,你們家林璐溫柔賢惠,端莊得體,大方體面,大家閨秀,一看就知道家教有方,我家兒子今年14,乃是我顧家唯一繼承人,我看不如我們結為親家,待林璐于云霄學院畢業之后舉辦婚禮,郎才女貌——”
  說的連坐在一旁的林璐都以為這是真的。
  ……
  江西草藥鋪門口:
  “老板,我們劉家與你們這店名有很長的淵源,不瞞您說,我老爺爺的老爺爺的爺爺的外甥祖籍正是江西,既然我們這么有緣,不如我們結成親家,我家小女今年14歲,早已對貴公子產生愛慕……”
  吳尚可聽了之后嚇得都快從凳子上跌落下去,他怎么從不知道有一個女孩子一直愛慕著他呢?
  ……
  “呵,”陳香冷笑一聲,什么溫柔賢惠,端莊得體,不過是因為她拿到了云霄學院入學考試邀請函,這些人都來巴結罷了。所謂成功,總會掩蓋一個人很大的缺點,讓人看不清楚她的真面目。
  他們僅僅發出無色輝光都有這么多人提親,想來自己發出的可是彩虹輝光,加上本來長得這么帥,是不是提親的人比他們還多?老山這家伙現在肯定收彩禮收到手軟。
  陳香抱著對自己盲目的自信轉過身看著自家店,居然一個人也沒有,只剩下老山一個人在收拾鍋碗瓢盆,準備打烊。
  “喂,老山。怎么這樣?”
  老山早就看到陳香回來了,只是沒叫他,他頭也沒抬,繼續干活兒,問道:“怎樣???”
  “難道沒一個人來向我提親嗎?”陳香一臉詫異。
  “別做夢了你,趕緊幫我收拾收拾,待會關門睡覺了?!?br>  陳香站在那兒尋思著,不可能啊,我這么帥,輝光那么好看,怎么可能沒人來提親呢?陳香恍然大悟,一拍手掌,恨恨地盯著老山,罵道:“老山,是不是你這家伙貪財好色,把那些提親的人都嚇跑了?”
  老山放下手里活兒,一本正經地說道:“別冤枉我啊,誰叫你自己劣跡斑斑,連小玉都不敢來找你了?!?br>  提起小玉,陳香內心莫名的酸,問道:“老山,你說小玉這一年都不見,到底去哪了?我還想告訴她,我真要成采藥師了?!?br>  老山也嘆了一口氣,說道:“誰知道啊?!?br>  “那你有沒有打聽過她們的消息?”
  “也有問過,但是沒人知道下落啊?!边@件事雪老山也很頭疼。
  “小玉到底哪里去了?”陳香坐在板凳上,老山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我外出辦點事,馬上回來?!?br>  陳香正想拉住老山哀求老山也帶他出去,長夜漫漫實在無聊,但是老山走的太快了,陳香沒來得及開口,老山不見了。
  老山回過頭看了一眼沮喪的陳香,微微一笑,騎上玲瓏車,奔赴西野府邸。
  西野府邸,城主西野平川、西野望蜀、西野驚鴻、南瓜子教授和北門太守都在書房,站在沙漠城地圖面前,滿臉凝重地等著他。
  城主見老山到了,說道:“城北的一位采藥師,剛剛又被一只貓頭鷹吸干了輝光?!?br>  老山大吃一驚,說道:“什么?”
  “加上昨天死去的一位,到現在為止一共死了兩名采藥師?!?br>  “昨天你怎么沒說?”
  “昨天不是被那小子——”城主不想責備誰,說道:“目前我們正在探討如何護送這批孩子安全抵達云霄學院?!?br>  “如果沒有消滅這群吃輝光的貓頭鷹,以目前沙漠城所有采藥師的實力,你覺得我們能將這些孩子平安送到云霄學院嗎?”
  城主嘆了一口氣,說道:“所以這不請你來商量嗎?”
  “早上的小和尚有沒有查清楚什么來歷?”老山問道。
  “這件事情我正要跟你說,那個小和尚剛剛在靠近厚街的地方又出現了??赡苣阆攵枷氩坏?,他們正在跟蹤陳香?!?br>  “他們?”老山不解。
  城主點點頭,說道:“那個小和尚不止一個人,還有三個,據我們調查,他們很可能來自地脈黑暗之地?!背侵髡f道。
  “地脈的人為什么會盯上陳香?”老山問道。
  “也許是他身上的七彩輝光吸引了他們?!蹦瞎献油茰y。
  “不可能?!背侵骱屠仙骄尤划惪谕暦瘩g了南瓜子教授的觀點,老山說道:“今早上我就看見了那個小和尚,如果小和尚盯上陳香是是因為他身上的七彩輝光,可問題是,在小和尚來之前,陳香也不會發光啊?!?br>  西野望蜀問道:“父親,七彩輝光到底是一種怎樣的輝光?”
  城主看著南瓜子,南瓜子說道:“我對七彩輝光也不是很了解,史書上只有一次記載,說七彩輝光世所罕見,當七彩輝光出現,注定他將改變世界。至于怎么改變,史書好像故意將這段刪除了?!?br>  老山擺擺手,說道:“如今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知道地脈、神秘分子和吃輝光的貓頭鷹之間到底有沒有什么內在關聯?”
  “目前根本不知道他們三者之間的關系?!?br>  “這太糟糕了?!崩仙较萑胍苫?。
  就在大家一籌莫展,突然一聲爆炸——“轟”,大地震撼,似乎沙漠城都要被掀翻。大家慌忙從西野府邸跑出來,北門太守望著正在烈火中燃燒的城北,情緒突然激動,喊道:“城主,那是我們的糧倉啊?!?br>  西野平川握緊自己的拳頭,恨不能砸碎自己的腦袋,望著北門太守,命令道:“趕緊調遣兵力前去救火?!?br>  北門太守抱拳,騎馬離去。城主即可呼喚沙蠶,帶上四人,飛赴城北。
  厚街陳香剛剛從浴室洗完澡走出來,突如其來的爆炸讓大地顫抖,他沒站穩就摔落在地,桌子上的杯子也差點砸在他的頭上,幸好被他接住。
  厚街原本還很淡定的貴族馬車也被爆炸聲驚嚇,“嘶嘶嘶——”駿馬嘶鳴,擺脫韁繩,亂作一鍋,四下逃亡。
  剛剛還在排隊提親的貴族被驚嚇的駿馬帶亂了節奏,紛紛跑出厚街,望著熊熊燃燒的北門方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離開厚街就好。不管誰的馬車,沖上去,做鳥獸散。只剩下各門店老板和老板娘一臉遲疑。
  吳尚可從凳子上一躍而起,躲過父母,從后門出,跨上玲瓏車。林璐似乎早知吳尚可會從后門溜出,在后門等著他,見吳尚可要走,問道:“你去哪?”
  “去城北那邊看看發生了什么?!?br>  “不能去,太危險了?!绷骤凑f道。
  但吳尚可并未理會林璐,林璐上前堵在吳尚可面前,說道:“你前途光明,可是終歸還沒有成為采藥師,不能去,一旦出事,那就麻煩?!?br>  也就在此時,天空突然被一股黑色的腥味籠罩,吳尚可剛抬頭,一只巨大的貓頭鷹從天而降。伸出利爪,利爪如箭,向他們攻擊。
  吳尚可眼睛瞪得老大,林璐以為吳尚可怎么了,正要回頭看后面發生了什么,吳尚可大喊一聲:“小心?!比酉铝岘囓嚤ё×骤?,林璐在下,他在上,側摔在地。
  林璐被吳尚可壓在地上,她的雙手緊緊貼在地面,不敢動彈,“滴,滴,滴——”不知道是水還是其他的什么東西滴在她的手背。
  她將手從地面抬起,想要輕拍吳尚可的后背讓他起來,但是當她的雙手碰觸在吳尚可身上的時候,她雙手黏糊,拿過來一看,“啊——”的一聲慘叫,手上全是血。
  “吳尚可?!彼昧巧锌赏崎_,吳尚可昏迷,后背好像被什么東西連劃了數刀,血流不停。
  “吳尚可,你怎么了,你醒醒啊?!钡菂巧锌刹皇∪耸?。
  天空中掠過的那只巨大的貓頭鷹聞到了鮮血的味道,攻擊欲望更加強烈,再次伸出鋒利的利爪悄無聲息向林璐和吳尚可攻擊。
  林璐完全沒發現貓頭鷹,完全沒有任何防備意識,就在貓頭鷹正要用利爪刺穿林璐的腦袋的時候,只見陳香穿著褲衩,不知道從哪里撿來一根木棒正好擊中了貓頭鷹的大腳拇指。
  “咕咕咕——”貓頭鷹被突然襲擊,改變方向,飛到另外一邊。
  林璐聽到貓頭鷹叫聲,抬起頭,四下什么都沒看到卻只看到站在她們邊上僅僅穿著褲衩的陳香,陳香罵道:“你個笨蛋,沒看到貓頭鷹要襲擊你嗎?”
  林璐擦干眼淚,這才看見落在屋檐的貓頭鷹,那貓頭鷹的利爪上還沾著鮮紅的血液。
  “你個笨蛋,就知道耍嘴上功夫,連最基本的防御都不懂,怎么成為采藥師?”
  “你瞎嚷嚷什么,趕緊救救吳尚可,他快不行了?!贝丝痰牧骤丛缫驯罎?,抱著吳尚可,腦子一片空白。
  陳香扔給林璐一袋仙鶴草,說道:“把這些草藥敷在吳尚可后背?!?br>  林璐撿起仙鶴草,將吳尚可拉到一邊,給他處理傷口。
  貓頭鷹剛剛被陳香用木棒砸傷,怒氣沖天,待恢復過來,張開那雙血腥翅膀,如離弦之箭向陳香射來。
  陳香緊握手中的木棒,筆直地站在那里,來吧,非得一棒子把你打上天。然而他太高估了自己或許也低估了貓頭鷹,正當木棒要砸中貓頭鷹的時候,貓頭鷹張嘴巴,居然把木棒吃掉了。
  “什么?”陳香不敢相信這怪物居然能吃了木棒。扔下木棒,正要逃跑,但是貓頭鷹不會給陳香任何機會,利爪抓住了陳香的褲衩。
  陳香邊跑邊拼命撕扯褲衩,沒想到這褲衩質量這么好,怎么撕也撕不爛。此時,李阿泰騎著那臺哈雷玲瓏車及時趕來,向陳香扔出一把小刀,喊道:“老弟,接住?!?br>  陳香順勢接過小刀,一到兩斷,斬斷褲衩,得以從貓頭鷹利爪之下逃脫。陳香拿著小刀,走到李阿泰面前,說道:“謝謝你?!?br>  李阿泰指了指陳香下面,陳香還么反應過來,在一旁正在給吳尚可敷藥的林璐大喊道:“臭不要臉?!?br>  陳香這才察覺,他現在一絲不掛:“嗚啊,天啦,春光乍泄,這可咋辦?”
  李阿泰從摩托車后備箱拿出一條褲子,陳香接過褲子,問道:“這不是我的褲子嗎?你怎么有?”
  “剛剛我去你家了,見你穿著褲衩就出來了,順便給了帶了條褲子下來?!?br>  “你?”陳香不知道該怎么說,五味雜陳。
  李阿泰笑了,眼眶卻通紅,拍了拍陳香的肩膀,說道:“老弟,恭喜你拿到了邀請函,真為你開心?!?br>  陳香還想說什么,但貓頭鷹明顯比之前更加憤怒,硬化了翅膀上的羽毛,羽毛一片片樹立,如同刀片,向倆人切來。
  “小心?!?br>  李阿泰迅速同陳香臥倒在地,躲過了貓頭鷹的橫切,貓頭鷹反應靈敏,調轉頭,再次襲來。
  “分開?!崩畎⑻┐蠛耙宦?,兩人迅速分離,憤怒的貓頭鷹又撲了一個空。貓頭鷹化整為零,剛剛還只是一只巨大的貓頭鷹,頃刻之間裂變成無數只貓頭鷹,分成兩撥,分別將李阿泰和陳香包圍,讓他們倆自顧不暇。
  情急之下,李阿泰啟動體內之氣,藍色的輝光匯聚雙手,向這群猖狂的貓頭鷹喊道:“就讓你們看看小爺藍色輝光的厲害?!?br>  可是當李阿泰一拳一拳朝貓頭鷹砸去,本以為能殺開一條路前去支援陳香,但沒想到每砸出去一拳的輝光都好像被貓頭鷹吸食了,而當他越用力砸,他感覺體內的輝光流逝的越嚴重。
  陳香那邊被圍困而來的貓頭鷹打亂了陣腳,用蠻力驅趕貓頭鷹之時見李阿泰怎么沒過一會兒累得氣喘吁吁,正要使出彩虹輝光速戰速決,卻被李阿泰當場呵?。骸扒f不要使用輝光,這群貓頭鷹能吃掉輝光?!?br>  “什么?”陳香無法理解,卻見阿泰如今想收住輝光卻收不住,他體內的輝光正在大量被貓頭鷹吸食。
  “不——”陳香不顧一切,撿起剛剛掉在地上斬斷褲衩的小刀,向為首的貓頭鷹劃去,而就在陳香的小刀劃在那只貓頭鷹的臉上的時候,他仿佛在貓頭鷹的眼中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那就是小玉。
  “咕——”為首的貓頭鷹慘叫一聲,四散而去,陳香顧不及猜測小玉與貓頭鷹的關系,立刻沖到李阿泰面前,抓起手上的小刀,瘋狂亂砍。
  “咕咕咕——”
  陳香這幾刀下去,劃傷不少貓頭鷹,他迅速拉住李阿泰的手,將李阿泰從貓頭鷹的包圍圈中拉出來。
  受傷了的貓頭鷹圍作一團,又變成一只巨大的貓頭鷹,巨大的貓頭鷹落在屋頂,將剛剛從李阿泰身體內吸食的藍色輝光匯聚于胸口,形成一顆巨大的炸彈。
  陳香眼看事態不妙,為了不傷害厚街的街坊鄰居以及受了傷的吳尚可和沒有了頭腦的林璐,他背起快要虛脫的李阿泰向森林奔跑。
  貓頭鷹在空中緊追陳香,從嘴巴里吐出一顆顆藍色的炸彈。炸彈在陳香周邊爆炸,讓他膽戰心驚,不敢停留。
作者:兔寶寶612 時間:2018-09-18 08:45:39
  等待。。。。。。
作者:liu5595358 時間:2018-09-18 12:33:56
  前排就坐,等待直播。
作者:去亦何求 時間:2018-09-18 16:46:19
  好貼,頂。
作者:xfcy1983 時間:2018-09-18 18:03:00
  67年冬
作者:雄鳥之首 時間:2018-09-18 20:45:10
  頂貼再看
作者:pleasewait123 時間:2018-09-19 08:50:04
  跟上!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時間:2018-09-19 10:38:17
作者:貍貍啦啦啦 時間:2018-09-19 11:26:10
  不錯??!四川臥龍多著呢個   
作者:李勝勝邢龍龍 時間:2018-09-19 12:39:47
  好,學習了
樓主李亮童話 時間:2018-09-19 17:10:21

  2,遭遇貓頭鷹追殺
  經過士兵們的極力搶救,城北大糧倉的火勢被控制,城主趕來的時候,北門太守已經安排的井井有序。城主問道:“太守,什么原因造成的爆炸?”
  太守回復道:“目前還不知道什么原因?!?br>  太守話音剛落,只見在厚街設下的輝光結界閃現黃沙顏色的報警光芒。老山大呼不好,他現在最擔心陳香的安危,立刻向城主辭行,說道:“城主,我先走了?!?br>  “父親,請允許我與老山叔叔同行?!斌@鴻似乎也在緊張些什么。
  城主看著驚鴻,點點頭,說道:“待這邊查明火勢原因,我們馬上過來?!?br>  驚鴻呼喚沙蠶寶寶,帶上老山,奔赴厚街。
  陳香自認為有幾斤蠻力,但是背著李阿泰跑了這么久也吃不消,加上自身體內主經脈被封鎖,氣息并沒有常人順暢,氣喘吁吁。眼看就要被貓頭鷹追上,貓頭鷹突然“咕——”的一聲慘叫,撞在輝光結界上。輝光結界發出黃沙顏色的報警光芒,震懾貓頭鷹。
  女媧娘娘開眼了,沒想到陳香這一通亂跑居然跑進了輝光結界的安全地帶。他把李阿泰放在地上,自己虛脫一般靠在大樹下,望著好像被觸電一般的貓頭鷹說道:“來啊,來啊,追我啊?!?br>  貓頭鷹是一種很容易激怒的動物,受不了陳香的挑釁,張開嘴巴,天啦,居然將結界的散發出來的黃沙顏色輝光慢慢吸進了肚子,結界的漏洞越來越大。
  “怎么可能?這什么怪物,居然可以把安全結界的輝光吃掉?哪里才是安全呢?”
  安全結界的輝光就要被貓頭鷹全部吸完,陳香沒有想法,重新背起李阿泰,向森林更深處逃亡。
  密布的森林遮蓋了貓頭鷹的視線,貓頭鷹將剛剛吸食的黃沙顏色輝光匯聚于胸,從嘴巴里吐出了黃沙顏色火焰,火焰將森林燒光,貓頭鷹一眼看穿陳香的行跡。
  一顆一顆火種從天墜落,掉落在陳香腳下,陳香一雙赤腳,好比踩在火焰山上。貓頭鷹這么強,這是鐵了心要他的命,在這么跑下去也不是辦法,陳香忍受著腳底板的燙傷,忍受著經脈的劇痛,現在該怎么辦呢?
  卻說之前小和尚以及他的仨兄弟在跟蹤陳香的時候被巡邏隊發現之后苦苦逃命,但是逃著逃著城北一聲巨響,巡邏隊接到了上級命令,前往城北救援。油氏四兄弟感謝這突如其來的爆炸,才得以讓他們松口氣。
  他們正準備休息會兒,沒想到設置在距離厚街不遠的森林里的輝光結界亮了。油須磨非常警惕,看著小和尚,問道:“大哥,難道有人在闖結界?”
  小和尚精神抖擻,剛剛還悲觀地認為沒有抓住陳香的機會,如今好像沙漠城看起來比想象中還要混亂,越混亂對他們越有利,越混亂,他們才不會成為靶心。小和尚大笑,天賜良機,說道:“我們過去看看,也許能趁亂打劫,抓住陳香?!?br>  他們一行來到森林,卻見一只貓頭鷹居然把結界的輝光全部吃掉了,大跌眼鏡,雖然一年前早有耳聞吃輝光的貓頭鷹事件,但是親眼所見也會感到毛骨悚然。
  “這貓頭鷹到底誰家養的?居然能吸食輝光?”油須磨問道。
  小和尚搖搖頭,說道:“肯定是那些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干的?!?br>  “誰?”油須磨并不知道偽君子是誰。
  “呵,”小和尚輕蔑一笑,說道:“不管是誰,這筆賬他們都會算到我們地脈身上?!?br>  森林里突然聽見一個小孩的尖叫聲,油氏四兄弟眼尖,一眼看到陳香正被天空那只殘暴的貓頭鷹追殺。
  “哎呀——大哥,要是貓頭鷹把陳香殺了,那我們還怎么抓陳香啊,河童可是讓我們抓活的呀?!?br>  “兄弟們,時機到了,輪到我們露一手了?!?br>  小和尚一聲令下,兄弟仨擋在貓頭鷹中間,貓頭鷹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不管前面有誰擋住,都要用黃沙顏色火焰燒滅??墒蔷退阖堫^鷹的輝光之火怎么燒油赤子、油返和油須磨,他仨都毫發無損。
  貓頭鷹納悶之時,油赤子從胃里翻騰滾滾燈油吐在油返身上,油返由一顆野火變幻成燎原之火向貓頭鷹反攻,貓頭鷹躲閃不及,燒著了尾巴。
  油須磨趁機趁機飛上天空,給貓頭鷹補了一刀,貓頭鷹當場墜落。
  “好了,小子,不用跑了,貓頭鷹已經被我們打敗了?!?br>  油氏家族打敗貓頭鷹的時間實在太短,短到讓陳香還沒反應過來貓頭鷹已經很久沒有再攻擊他了。他聽到后面有人再跟他說話,停下了腳步,氣喘吁吁地回頭,沒想到正是今早上在厚街見到的那個小和尚。
  陳香把李阿泰放在地上,雙手撐住膝蓋,對小和尚說道:“是你打敗了貓頭鷹?”
  “不是跟你說了嗎,是我們,不是我?!?br>  此時嘴臭的丑小和尚油赤子、一顆野火油返、穿著蓑衣帶著斗笠渾身帶血的骷髏油須磨從小和尚背后依次登場。
  陳香看著眼熟,記起來,就是剛剛從西野府邸回來的時候在玲瓏車后視鏡看到的幻像?!澳銈兌际钦娴膯??”
  “難道還是假的嗎?”小和尚反問。
  “可是你們是人還是鬼?”
  “是人是鬼重要嗎?”小和尚反問。
  陳香舒了一口氣,雙手抱拳,說道:“是人是鬼不重要,重要的是,謝謝你們救了我?!?br>  小和尚露出一臉詭異的微笑,說道:“可是我們不是來救你的?!?br>  “可是你們剛剛確實救了我啊?!?br>  “我們是來抓你的?!毙『蜕性捯魟偮?,油赤子、油返和油須磨已經將陳香包圍了。
  “你們到底干什么的?”陳香這才想起早上老山神秘兮兮要他去給城主送信的時候說過的話,他說懷疑這個小和尚可能與神秘分子有關,喊道:“難道你們就是一直潛伏在沙漠城的神秘分子?”
  “哈哈,什么神秘分子,我們從不神秘,我們是明目張膽的地脈黑暗分子,抓你,領賞去?!?br>  四人扭曲身形,正要對陳香下手。然而此時,驚鴻和老山乘坐沙蠶寶寶及時趕到,老山手心聚集無色之氣,一掌打出,將油氏四兄弟掀翻在地。陳香大喜,沒想到關鍵時刻還是老山和驚鴻來救他。
  “哎呀——”小和尚從地上爬起來,又看到了雪老山,嘴角再次露出詭異的微笑,說道:“你果然是一個高手啊?!?br>  話音未落,油氏四兄弟突然比兔子跑的還快,四下逃跑了。驚鴻正要去追,卻被老山攔住了。老山走到昏迷過去的李阿泰身邊,用針灸封住了他的輝光經脈,并給他吃下一塊橘皮。
  “老山,阿泰哥沒事吧?”陳香問道。
  “還好他的輝光沒有被貓頭鷹吸食殆盡,否則他必死無疑?!?br>  “那貓頭鷹到底什么怪物?怎么連輝光結界都能吞噬?”陳香不解。
  “抓住貓頭鷹問問就知道了?!?br>  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貓頭鷹似乎聽懂了老山的話,意識到自身危險,那雙被仇恨吞噬的眼睛狠狠地盯著陳香他們,說道:“你們想要抓住我,沒那么容易?!?br>  仨非常驚訝,以為貓頭鷹會講話,開口居然還是一個女孩子聲音??墒寝D過頭,剛剛躺在地上的貓頭鷹居然變成了一個女孩子,那女孩子滿身血痕,從地上艱難地爬起來。
  貓頭鷹居然是一個女孩子變幻出來的?驚鴻和老山感到不可思議。但是陳香從來都很仁愛,見那女孩子有傷在身,不管她是不是之前攻擊了他們的貓頭鷹還是什么怪物,都想著給她止血療傷,卻被那女孩子當場呵?。骸安灰龠^來了?!?br>  陳香立刻止步,看著披散著頭發的女孩,但隱隱約約也能看到輪廓,非常熟悉,卻又模糊。說道:“我只是想幫你止血?!?br>  “我的血不用你止?!迸⒗淇?,突然將大拇指和食指放進嘴巴里,吹響口哨,天空再度被黑暗籠罩。而就在那一剎那,陳香完全看清了女孩的真面目,那就是他在心里面惦記著的阮小玉。陳香喊道:“小玉,是你嗎?”
  小玉冷冷地看著陳香,說道:“陳香哥哥,我也能發出萬丈輝光?!?br>  啊,果然是小玉,陳香正要沖上去,問問小玉這一年到底去哪了,害得他苦找啊。但就在剎那間一只巨大的貓頭鷹從土地之下拔地而起,救走了小玉。
  “小玉——”陳香想要追上小玉,卻被貓頭鷹帶出來的泥土掀翻,倒在地上,望著消失在夜空中的小玉,無能為力。老山和驚鴻跑到陳香面前,陳香從地上站起來,面色扭曲難堪,說道:“老山,你看到了嗎,看到了嗎,那是小玉啊?!?br>  老山緊緊抓住陳香赤裸的胳膊,說道:“你冷靜點?!?br>  “怎么冷靜?小玉,小玉到底變成了什么怪物???”陳香淚流滿面,蹲在地上痛哭,不知道這一年,小玉到底怎么了,怎么會變成這樣。
  陳香情緒還沒平復,原本設置在厚街周圍的所有輝光結界在這一瞬之間突然全被點亮,黃沙顏色的報警輝光在黑暗的天空中交相輝映。
  老山大喊:“不好,貓頭鷹可能正在大舉入侵?!?br>  “這些貓頭鷹到底是怎么進來的?”驚鴻問道。
  “如果人與貓頭鷹可以互相變幻,那么他們潛入沙漠城,又有幾個士兵能查得出來呢?她太強大了?!?br>  驚鴻聽得心驚膽跳,這可是她的第一場戰斗,而第一場戰斗就要面對如此可怕的對手。
  老山抓起陳香,說道:“現在最重要的是趕往厚街,厚街的街坊鄰居,我害怕他們受傷?!?
我要評論
作者:A翔印象 時間:2018-09-19 18:03:29
  。。。   
作者:雄鳥之首 時間:2018-09-19 19:28:20
  不錯,很好看,一直在追
作者:羅錫文 時間:2018-09-19 20:51:52
  繼續支持?。?!
使用“←”“→”快捷翻頁 上頁 1 2 336 下頁  到頁 
發表回復

請遵守天涯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白金彩票 539| 842| 869| 938| 626| 236| 44| 74| 302| 668| 311| 671| 512| 131| 5| 734| 662| 839| 680| 299| 884| 425| 971| 446| 677| 698| 989| 38| 146| 6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