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給富二代是什么體驗?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1 11:23:53 點擊:71487 回復:2234
脫水 打賞 看樓主 設置

字體:

邊距:

背景:

還原:

上頁 1 2 323 下頁  到頁 
  朱青云站在校門口,看著遠處緩緩行駛著的迎親車隊,胡子拉雜的臉上現出因為痛苦而有些扭曲的神態。
  車子慢慢行駛,越開越遠,轉過眼前的村莊后,就在朱青云的視線里消失了。
  朱青云布滿血絲的眼里露出無比憤怒的神情,許久,朱青云咬牙切齒地說了一句:他瑪的,煮熟的鴨子飛走了!
  朱青云無限落寞地回到自己位于校園角落里的單身宿舍。
  這個偏僻的村完小里,只有朱青云一個年輕的住校老師,其余的老師都是家在附 時除了教學,都在家里忙自己的莊稼,和莊稼漢沒有什么區別。
  朱青云的宿舍簡單得就只有一張榻和一張桌子。
  這張簡易而又破舊的椅子榻,只要一坐下去就會發出吱吱呀呀的叫喚聲。
  朱青云一屁股坐了下來,立刻傳來一陣破敗的叫喚聲。
  “他瑪的,叫什么叫,今天又沒擦你!”朱青云沒好氣地說。
  三天前,杜睿琪最后一次走進這個房間之后,朱青云就連續三天沒有睡覺。
  那天中午,杜睿琪來到朱青云房間的時候,朱青云正躺在榻上看書。
  “中午怎么來了,不是晚上才想我的嗎?”看到杜睿琪進來,朱青云有些喜不自禁,心里卻瞬間就想到了屬于他們之間那些幸福甜蜜的事情。

打賞

3332 點贊

主帖獲得的天涯分:0
舉報 | | 樓主 | 埋紅包
樓主發言:1011次 發圖:0張 | 添加到話題 |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1 11:24:15
  杜睿琪把門鎖上,沒有接朱青云的話。
  她默然地坐在榻沿上,低著頭不停地踢著腳下的一支粉筆頭。
  杜睿琪反常的神情讓朱青云很是不解。
  “發生什么事了?”朱青云摟著杜睿琪的肩膀問道。
  “我要結婚了!”許久,杜睿琪輕聲說道,只是依舊低著頭。
  “結婚?我們說好再過一年啊,干嘛要那么快!”朱青云不解地說。
  他們每天都在一起,想親熱了幾乎隨時都可以,和小夫妻沒有什么區別。原本說好一年后再考慮結婚的。
  “我,要結婚了!”杜睿琪刻意把“我”加重了語氣。
  “什么?你要結婚,你不是要和我結婚的嗎?”朱青云依舊不解地問道。
  他似乎還沒有聽明白杜睿琪話里的意思。
  杜睿琪終于抬起頭,看著朱青云睜得很大的眼睛。
  “我今天就是來告訴你,我要結婚了,三天以后就辦酒席!”杜睿琪看著朱青云的眼睛,一字一頓地說。
我要評論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1 11:24:22
  “你說什么?”朱青云的眼睛幾乎要暴跳出來了,這句話猶如晴天霹靂一般,讓他瞬間被震暈了!
  “你要和誰結婚?那個男人是誰?”朱青云幾乎咆哮著問道。
  “這個你就別問了。我來就是要告訴你,青云,雖然我和別人結婚了,但是我心里最愛的男人還是你,你相信我!”杜睿琪摸著朱青云的臉說。
  “愛我?愛我為什么還要和別人結婚!”朱青云站了起來,額頭上的青筋瞬間就突出來了。
  “青云,我愛你,可是我不能嫁給你,請你原諒我!但是,我的心是屬于你的!”杜睿琪也站了起來,“今天,就讓我們做個了斷吧,我再最后一次給你!云,我愛你!”杜睿琪抱著朱青云,腦袋緊緊地貼在朱青云的胸口,聽著他有力的心跳。
  天啊,這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女人?六年啊,我們六年的感情,怎么能說嫁人就嫁人呢?朱青云只覺得大腦一片空白,木木地站在原地,并沒有迎合杜睿琪的擁抱。
  杜睿琪抬起頭,看到朱青云憤怒的眼神有些害怕。
  眼前的朱青云臉色發青,眼睛因為憤怒而圓睜著,就像要把她給吃了似的,神情十分可怕!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1 11:24:45
  “青云,你別這樣,我也是有苦衷的,但是,青云,我愛你!永遠愛你!”杜睿琪說完,情不自禁地吻上了朱青云的唇。
  “滾,既然你選擇嫁給別人,為什么還來我這里?滾!”朱青云撇過頭,憤怒而又用力地推開了杜睿琪。
  “青云,你!”杜睿琪沒有想到,往日里那么愛自己的朱青云今天會如此粗暴地對待自己的柔情。
  眼前的男人讓她感覺太陌生太可怕了!
  一種從未有過的傷心和委屈,還有內心的痛苦和糾結,讓杜睿琪再也無法控制自己,她雙手掩著臉,無聲地啜泣起來,然后,她緩緩轉過身就往門口走去。
  杜睿琪的手觸到了那把冰冷的鐵鎖頭,內心再次涌起無限的痛楚!
  她知道,今天走出這扇門,來日或許就是陌路了。曾經的愛和海誓山盟都將化為泡影,她和朱青云之間的一切都要消失了!
  想到這里,杜睿琪更難掩心里的痛苦,不禁不住失聲痛哭。
  朱青云看著杜睿琪抖動著的肩膀,快步走到門口,從后面緊緊地抱住了杜睿琪。
  “琪,別走,別嫁人,我娶你,我明天就娶你,你說過你是我朱青云的女人!你不能再屬于任何男人!”朱青云貼著杜睿琪的耳朵說。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1 11:24:56
  杜睿琪轉過身,緊緊地抱著朱青云,已經泣不成聲了。
  兩張濕漉漉的唇情不自禁地吻在了一起。
  “云,我愛你!我舍不得你!”杜睿琪帶著淚呢喃道。
  “我也愛你,別離開我!”朱青云喘著粗氣說。
  往日的激情瞬間就在兩人之間復活了。
  杜睿琪潔白美麗的身體展現在他的眼前。
  這是朱青云熟悉的女人,三年的榻第之歡,杜睿琪的每一寸肌膚,朱青云都已摸過無數遍了??墒墙裉飚斉税尊纳眢w出現在眼前時,朱青云的心里卻有著與往日絕然不同的感覺。
  這個自己愛過無數次的女人,要帶著與自己的那些激情嫁給另外一個男人?朱青云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但是杜睿琪的性格朱青云很清楚,一旦她決定了,事情就無法挽回。
  朱青云的內心頃刻間就涌起了一種深深的挫敗感,一種被拋棄被打敗的感覺從腳底直襲到朱青云的天門穴,讓朱青云腦袋上的青筋暴突出來。
  既然不能挽留,那就最后一次愛這個女人吧,最好能把她愛死!這樣她就永遠是我朱青云的了。
  朱青云想著,嘴里的氣息就喘得更粗了。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1 11:26:19
  “不,云,不,你弄疼我了!”杜睿琪喊道。
  可是朱青云卻絲毫不予理會,繼續瘋狂地咬著,在杜睿琪不停地哭喊聲中,朱青云卻在她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紅紅的齒印。
  怒火攻心的朱青云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他的動作也近乎開始瘋狂起來,完全不是往日的溫情脈脈,而是變成了無禮的粗暴,對杜睿琪的愛幾乎成了一種虐貸——
  杜睿琪被朱青云這樣“虐貸”還是頭一回,她感覺到了朱青云對自己的報復性發泄,眼角流下了兩行清淚……
  當朱青云離開她的身體時,杜睿琪心里的絕望襲遍了全身。
  這幾天是她的排卵期,天啊,千萬別出什么意外!杜睿琪躺在榻上有些瑟瑟發抖。
  最后,杜睿琪帶著傷心和絕望,更帶著滿身的屈辱離開了朱青云的房間。
  杜睿琪走了,朱青云就像一頭瘋了的獅子——
  朱青云把自己關在屋子里,不吃不喝也不睡,任憑滿臉的胡子瘋長起來。
  和杜睿琪曾經美好的點點滴滴在朱青云的眼前飄過——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1 11:26:31
  六年前,朱青云經過一翻忘我的發奮努力,終于以高出重點高中20分的成績被龍江師范錄取,告別了自己摸了兩年的斧子。
  到了龍江師范,朱青云比同班的同學大了兩歲,加上曾經的勞動歷練,顯得比較成熟穩重,很快被班主任選為班長并進入了校學生會,成為了一名學生會的干部。
  成熟的朱青云還有一個令女生們著迷的風姿,那是就籃球場上的精彩投籃。
  師范學校本來就女生多,男生少,再加上朱青云平時的沉默,外表的成熟,朱青云幾乎要成為女生心中的偶像了。
  但是朱青云卻不為所動,總是獨來獨往,這讓朱青云顯得極為神秘。
  其實,只有朱青云自己心里清楚,處在青春萌動期的自己十分渴望和女生戀愛,可是內心里的那種自卑和曾經做木匠的經歷讓他很難跨出這一步。
  農家子弟,在這方面總是有先天的不足。一個學期下來,朱青云心里已經有了心儀的女生,但是他卻沒有膽量向對方表白。這個人就是同樣是學生會干部的杜睿琪。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1 11:26:44
  杜睿琪和朱青云不同班,但都是同年級普師班的,朱青云是普師2班,杜睿琪是普師4班,和朱青云一樣來自安河縣。
  杜睿琪總是扎著一個高高的馬尾辮,穿著運動服,走路的時候昂首挺胸,馬尾辮在腦袋上一甩一甩的,朝氣蓬勃的樣子朱青云很喜歡。
  杜睿琪是學校的宣傳委員,朱青云是勞動委員,作為學生會干部,兩人經常在一起開會,一起檢查各班的衛生,做宣傳畫,也經常一起組織學生會的活動。
  杜睿琪很活躍,對于學生會的各項活動都很熱心很積極,和杜睿琪在一起工作,朱青云覺得很開心,也很受感染,只要有杜睿琪參與的工作,朱青云都會積極參加。
  朱青云能感覺得到,杜睿琪對自己也很有好感。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08:36:45
  期末考試結束后,學生會組織了一次旅游,爬東弋的龜山。龜山上的樹木遮天蔽日,第四紀冰川遺跡也很讓人著迷。據說當年《西游記》劇組就到此處取景,片尾那個流著瀑布的大巖石就是龜山的其中一景,只是后來電腦制作加上了瀑布。
  一群人爬上了好漢坡之后,就各自朝著自己的目標進發了。
  杜睿琪很喜歡挑戰,那些有人走的路她不愿意重復,而是偏偏選擇一些叢林小道,有的甚至是她自己開發的路。慢慢地杜睿琪就與其他人走散了,朱青云一直跟在杜睿琪的后面,亦步亦趨。
  走過一條小道,前面已經沒有路了,腳下就是一個近90度的陡坡,杜睿琪站在那兒發愣,不敢往下走。
  朱青云看在眼里,快步走到前面,小心翼翼地探身下坡,待朱青云下去之后才發現,這個坡度竟有一人多高,難怪杜睿琪不敢往下跳呢!
  朱青云站在下面,向杜睿琪招了招手,說:“下來吧,我接著你!”
  杜睿琪猶豫了一下,蹲下去準備往下跳。朱青云雙手伸開,準備抱著跳下來的杜睿琪。
  杜睿琪深吸一口氣,跳了下去,穩穩地落在了朱青云的懷里。
  杜睿琪立馬轉身,臉頰緋紅。朱青云的心也是一陣狂跳。
  但是這一次“親密的接觸”卻讓朱青云的膽子大了很多,從這一刻起,朱青云就緊緊地抓住杜睿琪的手,兩人在幽靜的山林里正式開始了青澀而又甜蜜的初戀。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08:57:00

  捅破了這層窗戶紙之后,兩人在校園里就開始變得形影不離了。
  除了上課不能在一起,睡覺不能在一起,其余的時間兩人幾乎都在一起。一起去食堂吃飯,一起去散步,一起去開會,一起周末回家。
  師范的三年,他們度過了非常美好的青澀歲月。
  轉眼就到了畢業分配的時間。按照當時的招生計劃,學生基本是哪兒來回哪兒去,更何況杜睿琪家鄉的小學根本沒有外地的年輕教師愿意去,杜睿琪就只能分配到安河縣畫眉鎮杜家莊小學任教。朱青云卻不一樣了,三年過去了,朱青云的舅舅王建才已經當上了黃麻鎮的黨委書紀。
  舅舅利用自己的關系,把朱青云分配到了黃麻鎮中心小學,這是除縣城之外最好的一所小學。
  可是朱青云卻不想去,他要求分配到杜家莊小學,和杜睿琪在一起。
  舅舅王建才當時就被朱青云氣得簡直要發抖,王建才指著朱青云的鼻子說:“你個沒出息的東西,為了一個女人,值得嗎?你知道我為了把你弄到這個學?;ㄙM了多大精力嗎???!你說不要就不要了!”
  朱青云低著頭,不敢看舅舅。
  半天朱青云囁嚅出一句話:“要我留在黃麻鎮可以,你把杜睿琪也分配到這里來吧!”
  “你——你去吧,我沒有那么大的本事!你的事我以后再也不管了!”王建才撂下這句話頭也不回地走了。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09:17:15

  就這樣,朱青云跟著杜睿琪一起,來到了杜家莊小學當了一名數學老師。
  因為他是唯一一位年輕的男教師,所以還兼帶學校所有班級的體育課,不過學??偣惨簿臀鍌€班。杜睿琪教語文,兼教學校所有班級的音樂課。
  兩位年輕的教師給杜家莊小學帶來了生機和活力。
  這個以前從來不上音樂課的學校,現在每天都能聽到孩子們歡快的歌聲;已經長滿了雜草的草場上,朱青云經常和孩子們一起踢足球。孩子們都很喜歡這兩位年輕活潑的教師。
  鄉村小學的教學任務很輕松,從來不補課,也沒有加班,學生課后幾乎沒有作業,每天下午四點鐘左右就放學了。
  杜睿琪和朱青云有了大把的時間來經營兩個人的愛情。
  他們之間刻骨銘心的第一次,朱青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杜睿琪那殷紅的處子之花綻放的時候,他是那么的驚喜,那么的激動——
  三年的純粹之戀,他為她放棄了更好的去處,來到了這個小小的杜家莊小學;三年的肌膚之親,讓他認定了這個女人就是自己一輩子要相守的愛人,他非她不娶!
  可是——
  可是這個女人,怎么說變就變了呢?
  朱青云不禁仰天淚流!
  他使勁兒地揪著自己的一把頭發,似乎要把整個頭皮都揪下來。
  已經吃到嘴里的肉都跑了,一個男人怎么能這么失敗呢?朱青云睜著血紅的眼睛,環視著這個簡陋而又窄小的房間,斑駁的墻壁上依稀還留著兩人信手涂鴉的影子。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09:37:35

  那個用黑色鉛筆勾勒出的輪廓,是杜睿琪的杰作,畫的是燈下的朱青云。
  杜睿琪說,她最喜歡的就是朱青云的粗獷、豪放,長得很有英雄氣概。于是在燈光的映襯下,她為朱青云臨摹下了他的輪廓。
  朱青云也在旁邊畫了杜睿琪上課的樣子,簡單的線條,生動的情景,是他們曾經幸福生活的縮影。
  如果自己的生命里沒有了杜睿琪,那么這里的一切都沒有存在的意義;如果杜睿琪真的從自己的身邊消失,那么當初毅然決然放棄舅舅的安排來到這個狗不拉屎的杜家莊小學,就是最愚蠢的選擇……
  朱青云用力地捶打著墻壁,任憑淚水無聲地滑過臉盤……誰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此時的朱青云,心被活生生剜走了一塊,變得鮮血淋漓……
  小小的杜家莊,今天格外的熱鬧。
  一輛黑色的桑塔納轎車穩穩地停在了那棟看起來有些簡陋的平房前面。
  車門打開,一位瘦高個兒的年輕男子從車里鉆了出來。
  他穿著筆挺的西裝,系著大紅的領帶,臉色略顯蒼白,手里還捧著一朵用紅布扎成的大紅花,看到這么熱鬧的場面,年輕的男子略顯害羞地低下頭看著自己手里的紅花,一時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也許是六月的天氣太熱,小伙子的頭上滲出了點點汗珠。
  他就是新郎官丁志平。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09:57:59

  此時二十二歲的杜睿琪正穿著租來的婚紗,坐在自己的房間里。房間很簡陋,只有一張老式的木榻,一張桌子和凳子,再找不出多余的家具來。
  杜睿琪僅有的幾件衣服,只能收納在自己的箱子里。這個放在角落里的紅皮箱,是杜睿琪考上師范的時候,姑媽送給杜睿琪的禮物。
  這是杜睿琪唯一的財產,也是今天她能帶走的唯一的嫁妝。
  “睿琪啊,準備好了吧,小丁開車來啦!”媽媽易?;ㄔ陂T外催促道。
  杜睿琪拿起桌子上的那面小鏡子,照了照自己的臉。
  眼睛被涂得黑黑的一圈眼線,眉毛也畫得很濃很粗,臉上的粉底鋪得很厚,白白的,看上去就像墻面上的石灰粉,嘴巴也是紅紅的,這面小鏡子無法把杜睿琪的整個臉照進去。
  杜睿琪看不到自己整體的化妝后的具體樣子,但是看到局部的這些樣子,杜睿琪覺得自己的樣子有些慘不忍睹,可是已經來不及了,這個家里唯一會用化妝品的人就是自己的姑媽,這個妝是按姑媽的標準來化的。
  唉,就這樣吧,反正好不好看也無所謂了。
  “來,志平啊,先進來坐啊,還有司機,都進來坐,喝茶,喝茶,睿琪在里面打扮呢,一會兒就好!”媽媽易?;ǖ穆曇袈犉饋硎悄敲磁d奮。
  杜睿琪聽到幾個人走進廳堂的聲音。
  廳堂里擺放著一張四方八仙桌,桌子上用一塊很花的塑料布蒙著。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0:18:15
  幾只白色的碗里斟滿了茶水,一個圓圓的紅盤子里放著各種糖果。
  四條長板凳放在八仙桌的四邊,廳堂中央靠墻的地方放著一張長長的案幾,上面擺放了兩個很大的白蘿卜,蘿卜上插著的兩支紅蠟燭正在忘情地燃燒著。
  鄉村的規矩,家里有喜事,都要在案幾上點燃紅紅的蠟燭,以示喜慶。
  “睿琪,好了就出來吧,??!”媽媽又在催了。
  “媽,不著急,讓睿琪慢慢準備吧!”這是新女婿丁志平的聲音,聽起來是那么斯文。
  “好,好,不著急,不著急!”易?;ǜ吲d地附和道,“你們喝茶??!”
  “媽,待會兒還有兩輛公共汽車開過來,您讓叔叔嬸嬸、姑姑舅舅他們家的人都過來,待會兒一起去縣城的酒店里參加我和睿琪的婚禮!”丁志平說。
  “好,好!上次親家母跟我說要這樣做酒席的時候,我就跟他們說了。志平啊,親家母想得真周到,真不愧是當干部的!”易?;ㄕf話的頻率和聲調都很高,聽起來一直處在極其興奮的狀態中。
  在鄉村嫁女兒,本來都是在娘家和婆家分開請客的,但是丁志平的媽媽卻提出全部由男方一起來做這個酒席,而且是放在縣城的大酒店里,由他們派車來把女方家的親戚全部接到酒店里。這樣大手筆的聯姻酒席在這個小小的杜家村還是頭一回,這可是讓杜睿琪的父母賺足了面子。
  杜睿琪把房門打開,穿著婚紗走了出來。
  “哇,新娘子出來啦!”門前聚集的一群人開始歡呼起來。
  “看,新娘子化了妝,還穿了婚紗,跟電視上的人一樣哦……哇,真漂亮!”門口傳來陣陣議論。
  丁志平轉過身,看到杜睿琪低著頭,披著白色的婚紗,就像個仙女一樣。
  。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0:39:17
  “來,他舅,他舅呢?”易?;ㄔ谌巳褐袑ふ抑蓬g鞯木司?,“他爹啊,快去把舅舅叫過來!”
  “唉,來了來了!”正說著,一位抽著煙的男子走了進來,胡子拉雜,卷著褲腿,腳上還有點點的泥巴??磥砭司耸莿倧牡乩锘貋淼?。
  在安河鄉村,外甥女結婚,舅舅是最重要的人。
  中原一帶都有這樣的風俗,結婚當天,舅舅得背著外甥女上轎?,F在雖說不坐大花轎了,但是這個規矩卻沒有省。
  “睿琪啊,聽媽說啊,從家里出門后就不能回頭看了,只能往前看,這樣將來你們兩人的日子才會越過越好?!币缀;ɡ蓬g鞯氖纸淮?,“再就是鞋子不能踩著地面,這里出去是舅舅背著你,到了酒店得踩著地毯呢!記住了嗎?”
  媽媽的啰嗦杜睿琪是領教了的,今天無論如何也不能朝媽媽發火了,杜睿琪在心里對自己說。
  媽媽早就對她說了,出嫁那天走出家門就不能回頭看娘家,這是家鄉這一帶的風俗,據說女兒要是回頭看了,會帶走娘家的好風水,將來讓娘家破財。所以也有的娘家人,女兒出嫁那天,只要女兒前腳跨出家門,娘家立馬把大門關上,不讓女兒把娘家的好風水帶走。
  “我知道了,媽!”杜睿琪擠出一絲笑容說。
  “好,知道就好!”易?;犃撕芨吲d。
  “睿華啊,睿華!”易?;ㄓ衷趯ふ抑蓬g鞯牡艿?。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0:59:30

  “唉!”門外的孩子堆里,杜睿華鉆了出來。
  杜睿華比杜睿琪小了八歲,今年才14歲,小小的個兒,剛上初中一年級。
  今天是姐姐結婚的日子,杜睿華向老師請了假,母親交代要去給姐姐送嫁呢!就為這個,杜睿華昨晚一晚都很興奮。聽說姐夫的家里可好了,里面什么都有,而且不能穿鞋進去,只能光著腳進去。
  這樣高級的房子,杜睿華可是從來沒有進去過??!
  今天一大早,杜睿華就穿上了媽媽買來的最好的衣服,一套西服,還有一雙皮鞋,這可是杜睿華穿過的最高檔的衣服了。
  杜睿華像只泥鰍一樣鉆到了母親易?;ǖ纳磉?。
  “來,兒啊,待會兒陪著姐姐坐小汽車去縣城的家里?!币缀;ɡ蓬HA的手說。
  弟弟跟著姐姐去婆家,這是“送嫁”,在安河一帶,也是很重要的習俗。
  “嗯!”杜睿華看著姐姐使勁點了點頭,難掩內心的喜悅。
  “睿琪,拿著,這是上路錢!”丁志平從口袋里掏出一個鼓囊囊的大紅包放在杜睿琪的手里,“睿華,這是給你的!”丁志平給了睿華一個一樣大的紅包,只是沒有給睿琪的那只那么鼓。
  睿華接過紅包,笑得很燦爛,雙手不停地磨梭著手里的紅包。
  “舅舅,這是您的!您辛苦了!”丁志平拿著紅包對杜睿琪的舅舅說。
  “嘿嘿,這個……”舅舅本想說不用了吧,但還是高興地接了過來。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1:20:47

  “好,發財發財!”易?;丛谘劾?,高興地說道。
  別人家嫁女兒這個上路錢都是新娘子爭著要來的,丁志平卻是主動給,而且看起來給得還挺多的,易?;丛谘劾?,喜在心頭,看來女兒真是找了個好人家哦!易?;ㄇ那牡匕讯蓬HA拉到身后,收走了杜睿華手里的紅包。
  杜睿華剛剛還咧開的嘴一下子就噘起來了。易?;ǚ诙蓬HA的耳邊說了幾句話,杜睿華噘著的嘴巴終于舒展開了。
  “新娘子上轎了!”舅舅一聲喊,便蹲下來背著杜睿琪往門外走去。
  “噼里啪啦……嘭……”鞭炮聲又開始響起。
  “哦,新娘子出來啰!”門外又是一陣歡呼聲。
  杜睿華跟在后面雙手托著姐姐的婚紗下擺。
  上了車,杜睿琪和丁志平坐在后面,杜睿華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杜睿華第一次坐小汽車,覺得特別新鮮和刺激,左看看右瞧瞧,一副喜不自禁的樣子。
  司機把車子開得很慢,后面兩輛裝滿了親戚們的公共汽車也緩緩地行駛著。車子沿著村道慢慢行駛,一路上站滿了看熱鬧的鄉親們。
  “聽說睿琪嫁了個大官的兒子哦,你看坐的都是黑色的小轎車!”一個婦女看著行駛的車子神秘地說著。
  “可不是嗎?這樣的轎車只有縣里的官才有坐的。你看我們這個鄉里的書紀都只能坐那輛爛吉普?!迸赃叺膵D女附和道,難掩羨慕的神情。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1:41:00

  “哎,睿琪不是和我們小學的朱老師那個嗎,怎么說嫁人就嫁人了……”一位婦女說道。
  “噓,這個可別亂說啊……”另一位婦人撇著嘴說。對方立刻就閉上嘴巴了。
  車子慢慢地駛過了村莊,杜睿琪看到了自己任教的小學,一棟兩層的樓房孤零零地佇立在田野的中央。
  這個曾經工作了三年的地方,給杜睿琪留下了許多美好的記憶。
  突然,學校門口的那個身影竄入了杜睿琪的眼里,是他!朱青云,今天的他一定很難受吧……想到這里,杜睿琪不由得低下了頭,不敢再看那個熟悉的身影。
  迎親的車隊開上了國道,車子開始快速行駛起來。
  兩邊的白楊迅速地往后退去。
  杜睿琪看著車窗外,長長的安河大堤似乎在跟隨著車子行走。
  就在這條大堤上,留下了多少她和朱青云美好的記憶??!
  當初朱青云放棄舅舅王建才對他的安排,毅然跟著自己來到這個寂寞的村莊小學,這是杜睿琪沒有想到的。
  對于朱青云的執著,杜睿琪心里是十分感動的。他們也曾山盟海誓,這輩子非對方而不娶不嫁。
  可是今天,自己卻背叛了當初的承諾,成為了別人的新娘!如果不是因為那件事兒,杜睿琪或許不會走上這樣的決然之路——
  那是半年前的一個周末,杜睿琪的家里發生了一件讓她傷痛徹骨的事情——
  那天,杜睿琪的爸爸杜雨生想把家里的豬圈翻修一下。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2:01:15
  在原先的基礎上加固加牢并且擴大一點兒。豬圈建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是不需要審批的。這在鄉村是很常見的事情。
  可就在杜雨生卷起袖子和褲腿兒使勁兒掄著鐵鍬挖地基的時候,一個高高瘦瘦的身影站在了杜雨生的跟前——
  “你這是往哪兒挖???”咄咄逼人的聲音從杜雨生的頭頂響起來。
  杜雨生聽到聲音抬起頭一看,原來是同村的杜葉生,按輩分杜雨生叫杜葉生為大哥。
  “葉生大哥,我這豬圈太小了,想擴大點兒——”杜雨生說道。
  “你往哪兒擴?嗯?”杜葉生叉著腰站在杜雨生上面盛氣凌人地說道。
  杜雨生囁嚅著嘴,看了看杜葉生,“我這是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擴??!”
  “自家的?”杜葉生擺開雙腿叉腰站在那兒,一只腳踏上了杜雨生的鐵鍬,“這是我家的地!”
  杜雨生一輩子老實巴交,謹慎為人,從來不和人爭搶什么??山裉焖窃谧约业恼厣贤诘鼗?,礙著杜葉生什么事兒了?
  “葉生哥,我這沒有占到你的地兒???”杜雨生弱弱地說道。
  杜葉生微微彎著腰,靠近杜雨生,輕蔑地說道:“你現在挖的地方,就是我家的自留地,念在你叫我一聲大哥的份上,你把土填回去,我就不追究了!”
  杜雨生雖然老實,但他也是有骨氣的人。杜葉生這明顯是在欺負他,明明是他的自家地,杜葉生卻說是他家的!
  杜葉生就是仗著自己老婆的娘家人多勢眾,仗著他的大舅哥是鎮政府的一個小頭目,總是在村里耀武揚威。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2:21:30

  “葉生哥,我挖的是自家的地,與你沒有任何關系!”杜雨生也毫不示弱地說道。
  “喲呵!杜雨生,你這是長膽子了!敢跟我叫板?”杜葉生馬上發威道,“識相的,趕緊給我填回去,再也別挖了!這地兒老子還等著蓋樓房呢!你家這豬圈,趁早扒拉掉!”
  杜雨生氣得直喘粗氣。他倔強地反抗著,不僅沒有停下來,而是用力地甩開杜葉生,掄起鐵鍬再次挖了起來!
  “他瑪的,給臉不要臉!”杜葉生馬上吼道,“來,給他拎起來!”
  杜葉生說完,就和站在他身后的兩個兒子一起,架著杜雨生的胳膊一下子就給扯了上來,并且把杜雨生重重地甩了出去!
  杜雨生被他們這么一甩,腰椎直接撞在地上,頓時就疼得起不來了!
  “你們——”杜雨生痛苦地看著他們,腰椎上的疼痛一陣緊似一陣,讓他幾乎無法動彈。
  “我告訴你杜雨生,你這豬圈不僅不能擴大,就連原先這個都必須扒拉掉!這塊地,我要定了!”杜葉生盛氣凌人地說道。
  “你們——”杜雨生疼得齜牙咧嘴,嘴里就只能反復吐出這兩個字了。
  看到這架勢,很多村民都過來圍觀。
  杜葉生父子三人對付老實的杜雨生一人,這讓很多人心里大為不滿??墒?,誰也不敢吭聲,誰也不敢出來勸阻一下。
  因為杜葉生從來就是這樣對付村里人的,大家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聞訊而來的易?;吹秸煞虮凰υ诘厣咸鄣脽o法說話,頓時就沖上去扯著杜葉生的衣服——
  “你憑什么打人????”易?;ㄒ皇殖镀鸲湃~生的衣服。
  沒想到杜葉生絲毫不顧及易?;ㄊ莻€女人,毫不猶豫地就掄起大巴掌打了易?;ㄒ粋€響亮的大嘴巴子!
  “草他娘的,敢扯老子的衣服,找死!”杜葉生邊打邊怒聲罵道。
  。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2:42:15
  易?;ㄖ挥X得自己的臉上頓時火辣辣地疼了起來,用手一摸,嘴角已經流血了!
  而杜葉生打了易?;ㄖ?,帶著他那兩個大兒子,轉身就耀武揚威地走了!
  圍觀的村民都不由得發出一陣噓噓聲!
  這杜葉生太沒人性了!連女人都打!
  易?;粗约旱哪腥吮淮虻米诘厣喜荒軇訌?,自己又被人給打得嘴角流血,屈辱的淚水不由得滑落下來!
  當杜睿琪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父母已經在鎮上的醫院里了。
  看到父母如此被人欺負,杜睿琪要去找杜葉生算賬!
  可是,媽媽卻拉住了她,流著淚說道:“孩子啊,算了,我們斗不過人家!人家有權有勢,人多勢眾,你去找他,只能是自取其辱??!我們村里,哪個人敢和這家人斗???”
  “媽——我們不能這么無聲的忍讓,就得跟他理論,他們這樣太過分,天理難容!”杜睿琪傷心而又憤怒地說道。
  “孩子啊,胳膊拗不過大腿,何況他們家鎮里縣里都有人,我們怎么斗得過他們??!”易?;髦鴾I說。
  “算了吧,孩子,忍一時之氣,免百日之憂——”杜雨生痛苦地說道,“我們是平民百姓,斗不過人家的——”
  看著父母受了這么大的侮辱,卻如此忍氣吞聲,年輕的杜睿琪覺得自己真的是太沒用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念頭升騰起來:她必須走出杜家莊,成為一個有權有勢的人才能保護自己的家人!
  “睿琪,喝點水吧!”丁志平把一瓶礦泉水放在杜睿琪的手里。
我要評論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3:02:30

  杜睿琪接過水卻并沒有喝,眼前的這個男人,就是自己未來的丈夫。
  看著丁志平瘦削的臉,杜睿琪的眼前立刻浮現出了另一張臉,那是與丁志平決然不同的一張臉,胖胖的,和藹可親的,說話時總是眼睛微笑著看著對方。就是這張臉改變了自己的選擇。
  杜睿琪熱愛自己的工作,每堂課都精心準備,上課時充滿了激情。
  工作兩年以后,畫眉鎮輔導站要挑選新教師在全站上公開課,校長舉薦了杜睿琪。杜睿琪精心準備了一堂二年級的語文課——《風娃娃》。
  第一次面對全鄉幾十位語文老師上課,杜睿琪心里還是有點緊張,但是很快杜睿琪就調整好了自己的狀態,把孩子們帶進了一個美麗的童話世界。尤其是杜睿琪的語言活潑、普通話標準,加上用上了當時的電教設備——幻燈,而且做了許多形象的課件設計,整堂課上得活潑而又生動,效果非常好。
  事后評課,輔導站長給予了很高的評價,杜睿琪的這堂課被評為一等獎,并被選送到縣里參加優質課比賽。有了第一次的經驗,杜睿琪把課件稍作修改,兩個星期后信心滿滿地參加了縣里的優質課大賽。
  這次聽課的是全縣的優秀教師,杜睿琪的精彩授課同樣獲得了一致的好評。作為一位剛站上講臺的年輕教師,能在第一次參加優質課大賽中有如此精彩的表現,這讓縣教研室的領導們非常高興,縣教研室要把杜睿琪作為縣里的優秀骨干教師進行培養,杜睿琪獲得了參加縣里的骨干教師培訓班的機會。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3:23:15

  就在杜睿琪參加全縣的優質課比賽的時候,有一位特殊的聽課人員——安河縣機關幼兒園的園長方鶴翩。
  當天,方鶴翩受老同學——安河縣教研室主任李良田的邀請,參加了小學低年級段的聽評課。杜睿琪活潑的授課風格,深刻地感染了方鶴翩。
  作為多年幼教工人和研究者,方鶴翩覺得杜睿琪如果放在自己的幼兒園里,一定會是一個十分出色的幼教老師,而作為安河縣唯一一家機關幼兒園,缺少的正是這樣科班出身的出色人才。
  聽完杜睿琪的課后,方鶴翩心里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盤。
  會后,李良田按方鶴翩的要求,把杜睿琪帶到了方鶴翩的面前。
  眼前的杜睿琪明眸皓齒,尤其是那一雙丹鳳眼,看上去會說話似的,一束馬尾隨意地扎在腦后。
  真是一個琪春靚麗的孩子。方鶴翩從心底里喜歡上了杜睿琪。
  “方園長好!”杜睿琪大方地叫道。
  “杜老師,課上得真不錯!語言活潑風趣、表述得體,很適合低年級段的孩子,很好很好!繼續努力!”方鶴翩笑著說。
  “謝謝方園長夸獎,還請園長多多指教!”杜睿琪乖巧地說。
  能得到安河縣第一幼兒園園長的夸獎,杜睿琪心里真是樂開了花!
  整個安河縣,對于這個方園長的大名和能力,幾乎是無人不知。安河縣機關幼兒園在方園長的帶領下,短短幾年內被評為省一級幼兒園,從硬件配套到軟件設置,再到教師的培訓教育,方園長都創造了安河縣第一,整個龍江市只有兩家幼兒園被評為省一級幼兒園,安河縣就占了一家,這讓當時分管教育的縣領導覺得十分自豪,方園長因此被評為龍江市十佳教育工人,并被評為當年的省教育戰線的勞動模范。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3:43:30

  看著方鶴翩臉上燦爛的笑意,杜睿琪覺得方園長雖然頭頂那么多榮譽,卻不像傳說中的那么難以接近,而是十分平易近人。
  “杜老師,歡迎到我們幼兒園來參觀!”方鶴翩臨走前對杜睿琪發出了邀請。
  “謝謝方園長,有機會我一定會去向您學習的!”杜睿琪心里比吃了蜜還甜。
  一個月后,杜睿琪參加了安河縣優秀青年骨干教師培訓班,為期半個月。
  杜睿琪每天跟著經驗豐富的教師參加聽課評課,進步非???,這半個月的學習勝過自己在師范三年的積累。杜睿琪覺得自己就像是加滿了油的汽車一樣,隨時準備向前奔去。最后上匯報課的時候,杜睿琪以絕對的優勢獲得了一等獎!
  上完匯報課,還有半天的時間自由活動。許多年輕的女教師都趁著這個時間上縣城里去購物,杜睿琪本打算和她們一起去的,但是李良田主任上午有交代,說下午有人來找她,讓她兩點半在教研室門口等著。
  杜睿琪站在教研室門口,遠遠看見一個身影走了過來,待走近才發現,原來是方園長。方園長依舊笑瞇瞇地看著杜睿琪。
  “方園長,您好!”杜睿琪說道。
  “杜老師,你好!”方鶴翩走到杜睿琪身邊,“跟我走吧!今天我要正式邀請你,去參觀我們的幼兒園!”
  直到此刻,杜睿琪才明白李良田主任叫自己等的人就是方園長。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4:03:45

  杜睿琪有些忐忑地跟在方園長身后,不知道方園長找自己的目的是什么?自己一個村完小的教師,按理和幼兒園是搭不上邊的,更何況這是安河縣的機關幼兒園,多少人想擠破腦袋往里鉆??!能進去的都是有來頭的主。
  杜睿琪記得自己的同學吳巧玲就分到了這里,因為吳巧玲的爸爸是縣財政局的副局長。
  很快就到了安河縣幼兒園的大門口。
  很大的一扇鐵藝大門,兩邊的白墻上畫了許多兒童畫,使得這個幼兒園與周圍的建筑顯得截然不同,充滿了藝術感和童話氣息。
  走進里面,杜睿琪立刻覺得自己進入了一個童話般的彩色世界。
  這幢三層的大樓里,中間是個很大的天井,是學生活動的草場,四周是建筑。正中間二樓走廊的墻面上掛著幾個很大的紅字:敬業愛崗、愛校愛生;左右兩邊掛著:孩子成長的樂園、職工幸福的家園。
  園里面所有的墻壁都是彩色的,而且都畫上了不同主題的兒童畫,有白雪公主、唐老鴨和米老鼠,還有機器貓、蠟筆小新、阿童木等等,教室里的桌子凳子也是黃綠相間的,還有很多卡通的小玩具散布在院子里。
  孩子們正在上課,有的正跟著老師做游戲呢!看著孩子們快樂的樣子,杜睿琪心里很感慨,縣城的孩子可真好!從小就能在這么美麗的環境里學習。不像她杜家莊的孩子們,上小學前只能在田地里撒野,玩泥巴,每天弄得渾身臟兮兮的。
  有的孩子很小就開始跟著父母下地勞動,真是天壤之別??!如果將來自己的孩子也能在這樣的幼兒園上學,那該多好??!
  “這是教室、這是美術室、這是音樂室……”方園長的話打斷了杜睿琪的思緒。
  方園長帶著杜睿琪參觀園里的每個地方,邊走邊向杜睿琪介紹這里的一切設施和設備。
  “這是午休的地方?!狈綀@長指著一扇關著的紗門說。跟著方園長走進去,杜睿琪看到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小小的榻、小小的被子、小小的桌子、小小的枕頭……就像白雪公主看到七個小矮人的家似的,杜睿琪覺得太吃驚了!榻是卡通汽車造型的,被子也是卡通的,一切都是那么可愛!這里的孩子真是太幸福了!
  參觀完了整個幼兒園,方園長把杜睿琪帶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來,杜老師喝茶!”方園長熱情地給杜睿琪端來一杯茶。
  杜睿琪有點受寵若驚,接過茶杯不好意思地說:“謝謝!”
  “杜老師覺得我們幼兒園怎么樣?”方鶴翩的臉上還是燦爛如花。
  “太好了!我從來沒有看到過這么美麗的幼兒園,就像一個童話世界!”杜睿琪抿了一小口杯子里的水說。
  “喜歡這里嗎?”方鶴翩目光炯炯地看著杜睿琪,似乎要從她的臉上打撈起什么。
  。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4:24:00
  “喜歡,太喜歡了!”杜睿琪難以抑制自己的興奮。
  “想沒想過來這里工作!”方鶴翩的眼睛是那么定定地看著杜睿琪,意味深長。
  “……”杜睿琪頓時睜大了眼睛看著方園長。
  “沒有想過,這里好像離我比較遙遠——”杜睿琪不敢看方園長的眼睛,她是一個村完小的教師,和縣城最好的幼兒園似乎根本打不上邊兒。
  “呵呵,只要你愿意,我來促成這個事情!”方鶴翩開門見山地說。
  “這……我當然愿意,能來這里工作是我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杜睿琪感覺自己真的是在做夢。
  “好,那就這么說定了!我來負責你的調動!”方鶴翩拍了拍杜睿琪的肩膀說。
  兩人正說著,從外面走進來一個年輕男子,高高瘦瘦的,顯得有些弱不禁風。
  “媽?!蹦凶訉χ晋Q翩叫了一聲。
  “志平,我介紹你們認識一下,這是杜睿琪老師。這是我兒子丁志平?!狈晋Q翩站在杜睿琪和丁志平之間。
  “你好!”丁志平走過來握住了杜睿琪的手。
  “你好!”杜睿琪有些怯怯地說。
  “你們聊著,我有點兒事?!狈晋Q翩站起來朝外面走去。
  房間里只剩下杜睿琪和丁志平兩個人,杜睿琪頓時有些窘迫起來,不知該怎么辦?只得端起茶杯喝水。
  “聽說杜老師的課上得很不錯,真想去聽一聽?!倍≈酒酱蚱屏顺聊?。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4:44:30

  “方園長夸獎,我覺得自己還有很多不足?!倍蓬g饔行┎缓靡馑?。
  “杜老師是在哪個小學教書?”
  “畫眉鎮杜家莊小學?!倍蓬g魇冀K不敢直視丁志平的眼睛。
  丁志平卻是一直盯著杜睿琪看著。
  這個姑娘還真的像媽媽所講,不是很標致,但是很耐看,而且是越看越好看的那種。
  尤其是她全身散發出來的那股朝氣,讓人感覺很舒服,和他之前交往的那些女孩很是不一樣。
  “杜老師下午有空嗎?要不我陪杜老師去外面逛逛?”丁志平說。
  “謝謝,我下午還要趕車回學校去,對不起?!倍蓬g鞑恢綀@長這樣安排究竟是何用意。
  難道是……想到這個有可能的后果,杜睿琪心里頓時緊張起來。
  杜睿琪站起來往外走,剛走到門口,正好方園長從走廊的那頭走過來。
  “方園長,我想先回去了。謝謝你!”杜睿琪說道。
  “好,那讓志平送一下你吧。志平,你送杜老師回教師進修學校去?!狈晋Q翩對丁志平說。
  丁志平跟著杜睿琪往外走。
  杜睿琪覺得很別扭,兩人之間沒有什么話題,就這樣走著很尷尬。
  丁志平有一搭沒一搭地跟杜睿琪聊著,但是杜睿琪都提不起興趣。眼看就快到教師進修學校的門口了,杜睿琪停下來,說:“我到了,謝謝你!”
  “杜老師下次過來可以到我單位去喝茶,我在縣廣播電視局上班?!?
作者:總是如此沉默 時間:2019-04-02 14:52:12
  v好像是富二代。簽名===== ===================《最執拗的是時光》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5:04:45
  丁志平說。
  “好的?!?br>  杜睿琪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坐上了開往畫眉鎮的公共汽車。
  一路上,杜睿琪都在琢磨著方鶴翩的話,為什么要給自己搞調動?為什么又要讓丁志平出現在辦公室?難道把自己調過去,是為了她的兒子丁志平?
  可是按丁志平的條件,找一個像自己這樣的鄉村老師應該是很容易的,為什么偏偏要看上我?杜睿琪閉上眼睛,眼前盡是丁志平和方鶴翩的樣子。
  本來這趟進修學習讓杜睿琪覺得自己好像插上了翅膀的小鳥,感覺就要飛起來似的,可是想到這背后的事情,杜睿琪的心里卻很難平靜。
  再加上前不久家里發生的那件事情,杜睿琪迫切想走出杜家莊,走進縣城里的渴望更加強烈了!現實告訴她,留在杜家莊,她絲毫不能改變家里人的命運,不能更好地保護自己的家人!只有走出去!
  可是,自己走了,朱青云怎么辦?
  方園長能出面動用她的關系為自己搞調動,這里面一定不會很簡單,如果不是為了自己的兒子丁志平,她犯得著這么做嗎?
  可是這個丁志平在杜睿琪眼里,卻絲毫沒有吸引自己的一點魅力。
  人長得不賴,可就是感覺缺少了點什么。而且自己和朱青云已經感情很深了,難道能說斷就斷?想到這些,杜睿琪感覺心里很亂。
  生活還在繼續,杜睿琪每天照例上課,和朱青云也一如既往地好著。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5:25:00

  只是心里總有個疙瘩似的,不捅它似乎不存在,可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方鶴翩和丁志平的臉就會出現在眼前,想走出杜家莊的愿望就會是那么的強烈!
  大概過了一個月左右,校長通知杜睿琪去安河縣一小聽課,說是縣教研室點名叫去的。
  杜睿琪來到安河縣第一小學,發現原來是學校的開放日。
  觀摩活動結束后,教研室主任李良田把杜睿琪留了下來。
  兩人聊了一會兒觀摩課的話題,李良田突然問道,“上次見過方園長的公子,你覺得怎么樣?”
  “挺好的!”杜睿琪心里思忖了一下,笑著說。
  “呵呵……”李良田聽杜睿琪這么說,爽朗地笑了起來,“杜老師啊,不瞞你說,我這個老同學找媳婦的眼光可高著呢!這個縣城里,多少女孩子愿意嫁給丁志平啊,可是方園長就是看不上。你啊,是她唯一看上而且十分喜歡的人,更關鍵是志平上次見了你之后,感覺非常好。杜老師,機不可失??!你也知道,方園長就這么一個兒子,女兒已經出嫁了,嫁給了安河縣一中校長姚天明的兒子,那也是家大業大的主??!方園長的愛人是縣廣播電視局的副局長,這樣的家庭條件可是難挑第二個啊?!?br>  杜睿琪笑了笑,沒有言語,這些她也早就知道了。這樣的家庭條件,朱青云是無法和丁志平相比的。
  “方鶴翩跟我說,過兩年她也要退休了,現在幼兒園的副園長一職一直空著,她就是在等合適的時機提一個自己需要的人上來。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5:45:15
  這樣她就可以順利交接了。你要是嫁給丁志平,前途無量??!”李良田意味深長地說。
  原來方園長是想調自己過去接她的位置??!杜睿琪心里更是無法淡定了!
  這個幼兒園園長的職務不高,可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跳板,踏上去,說不定就能借此實現自己的理想和抱負了!
  “杜老師,我個人以長輩的口氣對你說句話,丁志平這個孩子是我看著長大的,人本分老實,家教很好。大學畢業后就到了縣廣播電視局,跟你杜老師是很般配的。下個周日是丁志平的生日,上午10點丁志平會在縣幼兒園門口等你,希望你能一起去慶祝他的生日!”李良田說。
  杜睿琪想了想,說:“李主任,謝謝您的好意!我回去好好考慮一下?!?br>  去,還是不去,這是個問題。
  去了,就表明自己愿意和丁志平發展,就要接受他們之間的這個結果,了斷自己和朱青云之間的一切。不去,拒絕這個能往上跳的機會,繼續和朱青云留在杜家莊,面對自己的父母被人無端欺侮卻無能為力!
  一邊是和朱青云的感情,一邊是可以一步達到自己十幾年努力都達不到的地步……怎么辦?怎么辦?
  杜睿琪在極度的糾結中煎熬了一個星期。周末朱青云本想帶著杜睿琪一起回自己的家里,杜睿琪卻借口推脫了。
  周日上午,杜睿琪經過精心打扮,出現在安河縣機關幼兒園門口,她看見丁志平果然站在那兒等自己。
作者:打奔但 時間:2019-04-02 16:00:20
  加油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6:05:29

  迎親的車子已經進入縣城,杜睿琪靠著車窗,出神地望著窗外。
  一路上,杜睿琪都沒怎么說話,顯得很沉默,丁志平幾次想調動杜睿琪的熱情,但是都沒有成功。丁志平感覺到了,杜睿琪有心事。
  其實,對于杜睿琪過去的戀情,丁志平也是有所了解的。為了這個,丁志平也想過要放棄杜睿琪,但是媽媽很看好她,自己在交往中也覺得這個女孩很陽光。
  關鍵是杜睿琪曾經表示過,只要選擇了丁志平,她就會處理好其他的事情,不會再有任何糾葛??墒墙裉?,丁志平能感覺到,對于過去的感情,杜睿琪心里還是有些放不下。
  正想著,車子開進了安河縣大酒店。這是縣城里最好的酒店。
  車子剛在大門口停下,掛在旁邊的大鞭炮就響了起來。
  丁志平快速下車,來到另一邊牽著杜睿琪的手,杜睿琪從車里慢慢地出來。眼前的景象讓杜睿琪有些吃驚,地上鋪著紅紅的地毯,門口放了許多花籃,一塊紅色的大牌子上寫著:丁府、杜府婚宴。
  丁志平的父母和李良田都站在門口,還有其他一些杜睿琪不認識的人,都笑著看著他們。丁志平牽著杜睿琪的手走到父母身邊,杜睿琪看著他們,內心掙扎了一下,笑著叫了聲:爸、媽!樂得方鶴翩是眉開眼笑,旁邊站著的丁志平的父親丁光信馬上從褲兜里掏出兩個很大的紅包,放在杜睿琪的手里。
  方鶴翩則拿出了一個首飾盒,從里面取出了一個金燦燦的黃金手鐲,戴在杜睿琪的手上。杜睿琪很明理,乖巧地說:“謝謝爸爸,謝謝媽媽!”
  進入酒店大堂,里面一派喜氣洋洋!幾十張圓桌上都已經坐滿了來客,菜也開始上了。
  杜睿琪挽著丁志平的手,來到了最前面的舞臺上,方園長請來的主持人已經開始隆重介紹這一對新人了!
  杜睿琪看著眼前熱鬧的場景,心里卻總是想起杜家莊小學門口那個孤獨的身影。
  杜睿琪強迫自己回到眼前,并且不斷地告誡自己,從今天開始,不能再想過去的事了,丁志平才是自己的丈夫,今天的宴席一過,自己就要開始與往日完全不同的生活,這不正是你所渴望的嗎?
  。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6:25:44
  杜睿琪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不再胡思亂想。
  可是主持人說的什么,她卻一句也沒有聽清楚。只是下意識地跟著丁志平,他讓自己做什么就做什么。
  輪到雙方家長講話。方鶴翩第一個結果話筒,熱情洋溢地講了起來。
  杜睿琪看著方鶴翩,卻只看到她的兩片唇在動,究竟她說了些什么,她一句也沒聽清楚!易?;ㄒ舱f了幾句,無非是讓杜睿琪以后要好好孝敬公婆、相夫教子之類的,畢竟是農村婦女,能在這樣的場合說幾句話已經很不簡單了。
  婚禮結束,酒席正式開始。
  杜睿琪和丁志平被方鶴翩和丁光信領著穿梭在各個酒桌上敬酒,幾十桌轉下來,杜睿琪只覺得一雙腳被高跟鞋憋得生疼,難受極了,但是這種場合卻無論如何要堅持,好不容易敬完了酒,坐下來休息,杜睿琪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丁志平往杜睿琪的碗里舀了剛端上來的雞湯,體貼地說:“睿琪,趁熱喝點!”杜睿琪看著丁志平,心里覺得暖暖的,低下頭喝了幾口湯,但是嘴里卻沒有一點兒味道。
  丁志平又夾了幾個餃子放在杜睿琪的碟子里,并囑咐道:“睿琪,趕緊吃點,墊墊肚子!”杜睿琪本想說,實在吃不下了,可是看到丁志平那張飽含笑意的臉,還是不忍心說出口,勉強吃了一個,就再也沒有動筷子了。
  看著大家觥籌交錯,杜睿琪只想早點逃離這個地方,可是宴席未散自己是不能走開的。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6:46:00
  好不容易熬到大家都要撤了,方鶴翩夫婦又拉著杜睿琪和丁志平到一樓去送客,杜睿琪只好忍著鉆心的腳疼,強顏歡笑著跟大家打招呼。
  終于送走了所有的來客,乘車回到家里,杜睿琪一頭扎進了房間里,躺在榻上渾身像散了架似的,一動也不動。杜睿琪知道,客廳里還有丁志平的幾個同學正等著鬧洞房呢,可是現在自己真的是沒有一點力氣了。
  丁志平伏在杜睿琪身邊,小心體貼地問道:“怎么了?不舒服嗎?”
  “頭痛,腳也很痛,渾身都不舒服?!倍蓬g髡f,“志平,你跟那幾個同學說說,今天就算了別鬧了,我實在是太累了,好不好?”
  “……好吧!”丁志平沉默了一下說道。
  杜睿琪閉上眼睛,聽著丁志平走進客廳的聲音,然后就聽到幾個人在大聲說道:“太不夠哥們了吧,就這樣把我們給打發了,不行,得叫新娘子出來點根煙抽抽!”
  也不知丁志平跟那些人怎么解釋,最后終于是把他們給支走了,房間里終于安靜了下來。
  這個三層小樓是丁志平的家,一樓是客廳廚房和客房,方鶴翩夫婦住在二樓,三樓是丁志平的住所,現在布置成了新房。兩房一廳的格局,倒是很大。門口的小院子里還種了許多花和果樹。
  杜睿琪躺在榻上,本想沉沉睡去,可是腦子里卻是很亂,總覺得一堆堆的黑暗無邊地壓過來。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7:06:30

  朦朧中,杜睿琪感覺到丁志平在給自己脫鞋、洗足,正當丁志平要給杜睿琪脫下外套換上睡衣的時候,杜睿琪猛地清醒了,突然間一個翻身坐了起來,丁志平被杜睿琪嚇了一跳,說:“我還以為你睡著了呢!”
  “沒,我自己來吧!”杜睿琪感覺到了自己的反應不對,低著頭說。
  丁志平卻不肯就此放過,說:“我們都是夫妻了,我來幫你吧!”說著就要給杜睿琪脫衣服。
  杜睿琪想拒絕,但是轉念一想,算了吧,今天進了這個門,一切都得心肝情愿地接受,與其讓彼此不愉快,還不如好好配合他。心里想著,也就隨了丁志平。
  丁志平有些激動,一層層剝落杜睿琪的衣服,呼吸開始急促起來。杜睿琪閉著眼睛說,把燈關了吧。丁志平猶豫了一下,還是“啪”地把燈給關了。
  杜睿琪平躺在榻上,任憑丁志平激動地在自己的身上磨蹭,她內心卻十分平靜,沒有絲毫的波瀾。
  她沒有迎合也沒有抗拒,就那么木然地躺著,任憑他在自己的身上親吻磨梭著。
  丁志平卻似乎有些等不及了,他那么激動,又那么笨拙。黑暗中杜睿琪就想著他能快點結束,本想幫他一把,可是沒想到自己剛抬起手來,丁志平就不動了。
  “怎么了?”她愕然地問道。
  “太激動了……”他有些懊喪地說。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7:26:45

  “……睡吧?!边^了一會兒,她松了口氣說。
  黑暗中,兩人都沒再說話,沒多久,杜睿琪沉沉地睡去了。夢中她又回到了那個簡陋的宿舍里,她看見朱青云正微笑著迎接自己。
  丁志平卻怎么也睡不著,剛才的失敗讓他很懊惱,難道自己還是不行?為什么這種事總是在關鍵的時候就泄氣了呢?丁志平想起自己曾經的戀愛經歷,總是在即將成事的時候失敗了。難道一場腎炎對這事真的有這么大的影響?
  可是當時自己明明是已經治好了啊……唉,還有杜睿琪對自己的反應很冷淡,完全沒有新婚的激情,是太累,還是因為自己不行,難道她還想著以前的男人……丁志平的大腦里出現了很多聯想,徹夜難眠……
  第二天,杜睿琪和丁志平還在睡夢中就被一陣陣的敲門聲給驚醒了。門外婆婆方鶴翩在不停地催促道:“志平、睿琪,快起床啦!時間不早了,你們還要回娘家呢!”
  杜睿琪一聽“回娘家”幾個字,馬上就清醒了,一個骨碌爬了起來。
  按照家鄉的習俗,結婚的第二天是新姑爺回門的日子,而且要早早就到,不能太晚,否則大家又要議論個不停。
  于是馬上起榻穿衣服,還不忘催促丁志平快一點。
  此時的丁志平正在瞌睡的頭上,昨晚胡思亂想了一晚,到天剛亮才朦朦朧朧睡著,剛進入夢境就被吵醒,心里正窩著火,但是丁志平沒有發作,更沒有表現出來,今天一定要高高興興地陪著杜睿琪回娘家。
作者:windstvxq 時間:2019-04-02 17:42:50
  老司機每天帶你上個道,,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7:47:00

  丁志平從榻上爬起來,拿起衣服來到衛生間,他要從頭到腳好好沖一遍,這樣看上去才會精神抖擻,他可不想讓人看到自己結婚的第二天就神情懨懨的樣子。
  兩人都準備好了,下到一樓,方鶴翩早就把早餐準備好了。
  “快,吃點東西,馬上上路,現在已經八點多了,太陽都上房頂了?!狈晋Q翩說,“回門的東西我都給你們準備好了,放在車上,司機在門口等著呢,快點??!”
  杜睿琪看著方鶴翩,笑了笑,說:“謝謝媽媽,您想得真周到!”
  方鶴翩就是喜歡杜睿琪這個乖巧的樣子,聽了杜睿琪的話,更是喜上眉梢了。
  “應該的,你們的事就是我的事?!狈晋Q翩燦爛地笑著,“今天回去,一定要讓父母和叔叔伯伯們高興,他們每家都有禮物,待會兒我告訴你怎么分配的?!?br>  杜睿琪邊吃著早餐,心里不免對方鶴翩辦事的干練佩服至極,只有這樣的女人才能當好領導。杜睿琪心里想,以后自己一定要像婆婆一樣這么干練能干。
  吃過飯,兩人帶著杜睿華,坐著廣播電視局的專車回到了杜家莊。杜睿華依舊是那么興奮,似乎昨天的喜悅一直持續到現在,那裂開著的嘴怎么也合不攏。車子剛進村口就有許多人圍上來看了。
  “快來看,睿琪夫婦回來了!”一群婦女站在村口議論著。
作者:總是如此沉默 時間:2019-04-02 18:03:09
  v好像是富二代。簽名===== ===================《最執拗的是時光》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2 18:07:15

  杜睿琪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九點一刻,不早不晚,這個時間正好。
  車子停在門口,杜睿琪的父母早就在門口等著了,又是一掛長長的鞭炮。許多小孩圍了上來,丁志平拿出了一大袋糖果分給他們,小孩子拿到糖果都高興地歡呼著,然后四散躲開去吃糖果。
  叔叔伯伯們也都來了,杜睿琪和丁志平把準備好的禮物一一分發給了他們??粗@么多這么好的禮物,每個人都樂呵呵地笑著。給娘家的禮物是最好的,里面有吃的有用的,易?;粗@么大方的婆家,心里真是樂開了花。
  大家圍著這對新人坐著,邊吃果子邊聊天。
  丁志平已經少了昨天的羞澀,很大方方地跟杜睿琪的叔伯們聊著。還不停地給他們敬煙、倒茶,顯得文質彬彬,一家人更是喜歡丁志平了。
  很快就到了吃午飯的時間,廳堂里放了四張八仙桌,都坐滿了。
  杜睿琪的姑姑和媽媽在廚房里忙碌著,一盤盤大魚大肉被端上了桌。
  看著這些菜,杜睿琪覺得這好像是昨天宴席上的菜品。杜睿琪來到廚房,看到媽媽正在鍋里翻炒著琪菜,滿頭大汗的,脖子上掛了一條毛巾,媽媽一邊翻炒著,一邊擦著不停地流下來的汗水。
  “媽,這些菜是昨天酒席上的嗎?”杜睿琪站在易?;ǖ纳砗髥柕?。
  “是啊。那么多菜都沒怎么吃,倒了太浪費了,我就讓他們用塑料袋裝著帶了回來?!币缀;^也沒回地說道。
  “可是,那是丁家人花錢請客啊,不是我們花的錢,你怎么能把這些菜都帶回來呢?”杜睿琪有些生氣,媽媽真是太摳了!
  “你這孩子,什么丁家人?他是你的婆家,你的婆家就是你的家,你的家不就是我的家嗎?還分得那么清楚!再說了,這些菜你婆婆都不要,如果她要我就不會要了嘛!”易?;ㄞD過臉看著杜睿琪,一臉的義正言辭。
  “你……你今天怎么能讓人家吃剩菜呢?”杜睿琪氣鼓鼓地走了出去。
  今天可是丁志平第一次在杜家吃飯,母親就讓人家吃這些昨天的剩菜,真是太寒磣了!杜睿琪心里十分難受。
  母親這么小氣,和方鶴翩比起來真是天壤之別!杜睿琪從心里感覺到了兩個家庭的差距,她很怕母親的這種舉動讓丁志平家更加瞧不起自己和自己的家人。這樣的話,將來自己在丁家就不可能有什么地位了!杜睿琪是個好強的人,不愿意被人瞧不起,更不想過低人一頭的生活。
  站在門口,遠處的小學依稀可見,杜睿琪心里又想起了朱青云,如果自己嫁給他,或許就不會有這么大的差距吧?
  。
  6
作者:11716 時間:2019-04-03 03:57:10
  可喜歡你了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3 09:53:00
  杜睿琪走了,朱青云整個人就像被抽離了靈魂一樣行尸走肉。
  這個狹窄的小宿舍里再也沒有往日的歡笑和溫存,再也看不到杜睿琪美麗的身影。朱青云躺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也不睡。
  他知道今天是杜睿琪回門的日子,朱青云很想從榻上掙扎起來,跑到杜睿琪的家里,質問這個狠心而又絕情的女人,為什么就這樣拋下他而去?為什么不信守他們之間的承諾?為什么把他一個人孤零零地扔在這個本不屬于他的地方?當初要不是為了她,他何苦放下舅舅為自己的安排而跑到這個偏僻的窮旮旯里來呢……
  他要去找她!對,現在就去!
  朱青云突然間從榻上坐了起來,抓過榻頭的衣服穿上,踉蹌著出了門。
  跨過校門前的那條小河,朱青云停下了腳步,他看到了那輛黑色的小車停在了杜睿琪家的門口,許多人圍著,過了一會兒,車子緩緩啟動了,慢慢走遠了。
  走了,真的走了,他們回去了!
  朱青云睜著猩紅的眼睛,絕望地看著車子越開越遠,消失了,消失了……
  朱青云,走吧,何苦還留在這兒呢?既然沒有讓自己留下的人,就更沒有讓自己留下來的理由,對于這個地方,自己注定是個可憐的過客,多少人在背后嘲笑你啊,還能回頭嗎?走吧,也該走了……
  朱青云此刻的心里只有逃離,逃離這個讓自己傷心而又絕望的地方。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3 10:13:14

  返回宿舍,朱青云收拾了自己的行李,其實也沒有什么,就是幾件衣服,少得連一只箱子都裝不滿,提起這個輕飄飄的箱子,朱青云頭也不回地走了。
  三年的時間,一千多個日夜,自己在這里一無所獲,來去都是這只空虛的箱子,為了一個女人,三年的光陰就這樣荒廢了。
  朱青云越想越覺得窩囊,如今這樣的一副模樣,該去到哪里呢?工作不要了?
  朱青云迷茫地看著遠方,稻田里一片青翠,禾苗已經抽穗,在微風的吹拂下發出沙沙的聲響,這么生機勃勃的六月,為什么自己卻是如此絕望呢?
  朱青云不覺悲從中來,淚水不知不覺溢滿了眼眶。
  可是朱青云馬上就把眼淚強忍了回去,為什么要流淚?難道就是為了那個絕情的女人?
  不,絕不!
  提著箱子,朱青云徑直從田間小道中穿過,來到公路上等車。
  以前,朱青云總是從杜睿琪的家門口走過,也曾經多次去到杜睿琪的家里,只是易?;▽λ坪蹩傄矡崆椴黄饋?。在易?;ǖ墓亲永?,自己的女兒應該找一個更有出息的男人,而不是一個小學教師。
  于是在面對丁志平的家業和背景時,易?;o條件地只持了女兒的選擇。
  今天,朱青云沒有勇氣再走過那條熟悉的路了,那里有太多的口舌,他不想看到別人異樣的目光,更不想看到杜睿琪的父母,也許這輩子再也不會回到這個傷心的地方吧,朱青云想著,不免對遠處的學??戳丝?。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3 10:33:37

  這時,一輛公共汽車在朱青云的身邊停下,朱青云本能地走了上去,車子朝著朱青云家里的方向開去,從此,杜家莊小學再也沒有了年輕的朱青云老師……
  朱青云迷迷瞪瞪回到了家里,家里空無一人,父母估計是出門干農活了,妹子朱小燕在學校內宿,朱青云一頭扎進自己的房間再也沒有出來。
  媽媽干活回來,發現朱青云放在大堂前的行李,知道他又在房間里睡覺,就獨自去做飯了,也沒有叫醒他。
  晚飯時間到了,母親在門外叫他吃飯。
  可任憑母親如何叫喊,朱青云卻充耳不聞。母親擔心孩子出事,從廚房叫來朱青云的父親,父親剛從田地里回來,一聽朱青云在這個該上班的時間回家了,還悶在屋子里不出來,氣兒一下子就上來了。
  “你個兔崽子,快出來?有什么事不可以說嗎???!”
  朱青云聽到父親在門外吼道,心里不禁有些膽怯了。從小,朱青云就怕父親,因為只要三句話不聽,父親的大巴掌就落下來了??墒墙裉熘烨嘣普媸遣幌氤鲩T,更不想吃飯,所以他依舊沒有回應。
  “你個王八羔子,再不出來看我怎么收拾你!”父親已經在踢門了,估計再大力一些,這個木門就要被踹開了。朱青云從榻上站了起來,來到門邊,猶豫了一下打開了門。
  站在門外的父母看到朱青云的樣子,都被嚇壞了!這個胡子拉碴、眼睛血紅、瘦了一圈的人是自己的孩子嗎?
  “青云,兒子,你怎么了?”媽媽眼眶一紅,伸手過來心疼地摸著朱青云的臉說。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3 10:54:00

  “沒什么,身體不舒服?!敝烨嘣票鞠胪崎_母親的手,想想還是不忍心這么做。
  “兔崽子,病了就去看醫生啊,躲在房間里像個什么話氣,像個女人似的!”父親還是有些生氣道,但是語氣明顯軟了下來。
  “不用了,睡一覺明天就好了?!敝烨嘣普f。
  “今天不是還要上班嗎?你回來工作怎么辦?請假了嗎?”父親看著朱青云說。父親從來就把工作看得比一切都重。
  “請了?!敝烨嘣频椭^不敢看父親。
  “好了,吃飯吧,吃完飯好好睡一覺,我看你這樣啊好像幾天沒睡覺一樣?!蹦赣H拉著朱青云的手往廚房走去,朱家的飯堂就在廚房里,廚房在正屋的前面。
  朱青云吃著母親盛過來的米飯,頓時覺得肚子里饑腸轆轆,狼吞虎咽著就吃了起來。三天沒吃飯了,確實是餓壞了。
  母親看著朱青云的吃相,很心疼的樣子,不知這孩子究竟為什么餓成這樣。
  朱青云三下五除二就吃了三大碗飯,摸摸嘴巴,說:“我吃飽了,睡覺去了!”轉身就走了。
  “唉,青云這是怎么了?”母親看著父親像是自言自語道。
  “別管他,這個小兔崽子,總是不讓人省心!”父親邊抽煙邊說。
  朱青云吃飽了,躺在榻上,竟然一覺睡到了第二天半上午。
  朦朧中又是一陣敲門聲,朱青云睜開眼睛,發現窗外的陽光很明媚。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3 11:14:30
  睡了一覺的感覺還真好,神清氣爽的。
  “青云,快起來,舅舅來啦!”母親在門外叫道。
  “舅舅?他怎么來了?”朱青云一時半會兒腦袋還轉不過來,但是已經一骨碌爬了起來。
  來到廳堂,朱青云看到舅舅王建才坐在八仙桌的上座上,一副嚴肅的表情。
  “舅舅?!敝烨嘣平辛艘宦?。有些睡眼朦朧地在王建才的對面坐了下來。
  “為什么不打招呼就回家了?不想要工作了?”王建才盯著朱青云的臉說。
  朱青云囁嚅著嘴,終究還是沒有說話。
  “沒出息的家伙,為了個女人,把什么都給丟了!我怎么會有你這么個外甥!”王建才越說越生氣,鼻子里的氣息就像火似的烘烤這他,此刻他真恨不得扇朱青云幾個耳光。
  朱青云的母親站在旁邊,聽著弟弟王建才的這些話,不知道朱青云究竟出了什么問題,王建才要氣成這樣?為了女人?難道是那個睿琪?他們不是要結婚嗎?唉,真是不讓人省心的孩子!
  母親心里很難受,卻又插不上嘴,只是站在一旁,手不停地在圍裙上擦來擦去,一副焦急的神態。
  “你倒是說話呀????真不想要工作,要回來種田了?”王建才瞪著大眼睛問道。
  “我,我不想回杜家莊了?!敝烨嘣频椭^,不敢看舅舅。
  “好,那你就回朱家店來種地吧!”王建才生氣地說,站起了身子準備走。
樓主小樹嫩芽兒 時間:2019-04-03 11:35:00

  “別,財哩,不能丟下青云不管??!”母親拉著舅舅的手,不讓他走。雖然她不知道朱青云究竟出了什么事,但是她看得出來,這孩子遇到大麻煩了,只有舅舅才能幫得了他。
  財哩是王建才的小名,